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正文 333 终于去找她

作者/清风恋飘雪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huwkg.com.cn ,就这么定了!
    ()    穆熠宸回到家之后就自己在沙发里瘫着,想到江之远说的话,叫他去把钦慕接回来!    他只是不想每次都一点面子也没有,何况,他还在她走时对她说过那话。    ——    巴黎的清晨,有些湿漉漉的。    天亮以前悄悄地,来过一场小雨,天亮后雨悄悄地消退。    冯芳华站在房间窗口拿着手机照着楼下拍了一张照片,钦慕肩上搭着暗色的披肩,散着长发漫步在家门口幽静的小路上,低着眉目,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你再不来,你媳妇可要被人抢走了!”    冯芳华给穆熠宸发信息。    穆熠宸那时候早已经吃过午饭在办公室里看文件,看了冯女士发过来的微信后打开手机,然后看到微信里那张照片。    他想,那里大概刚下过雨,还有点雾蒙蒙的。    不过这么冷的天,那个隔着玻璃有些远的,有些失意的女孩子……    不!那早不是女孩子,而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可是哪怕过了这么多年,她偶尔成熟睿智,却总有时,让他感觉她永远是他的女孩,他的小青梅。    “被谁?”    穆熠宸发了个信息过去,虽然就两个字,但是他既然理,就说明他真的很在意。    “很多人啊!她在这边的同行,很多追求她的,昨晚她还半夜才回来,还是被一个帅哥送回来的,那男孩子可不比你差,还比你年轻!”    冯芳华的打字速度还可以,并且几句话就能搅合的他儿子的内心有些凌乱。    钦慕站在家门口望着对面那个篮球场,那个篮球场好像荒废很久了,她情不自禁的看了看路左右,然后迈开步子跑了过去。    冯芳华就站在楼上看着,因为天还早,孩子们也还都睡着,她便自己站在窗口看风景,没想到会看到她儿媳妇。    冯芳华又何尝不知道,看上去再怎么聪明的人,内心也有难过的时候,那种难过,像是润物细无声,悄悄地来的,在那个平时看上去很薄情,很聪明的女人心里,悄然生长。    钦慕看了看周边,突然想,她得去买个篮球来,以后早上,拉上穆子豪一起打篮球,每天半个小时,运动起来后人的心情肯定也会跟着变好。    早饭后冯芳华问钦慕:“今天也在家吗?”    “不!今天我得去趟工作室,然后去趟商场。”    钦慕换了利落的外套,把头发别到耳后,如玉的肌肤,叫人看了忍不住心动。    “去工作室啊!简俨也在吗?”    “在吧!他一般都在工作室!”    钦慕随便想了想,简俨以前还挺爱在家的,家就是他的工作室,不过后来他还是挺爱去真正的工作室,那个有他团队的地方。    “哦!他身体还好吗?”    “挺好的!妈,我先过去了,我会早点回来的!”    钦慕出门前跟她说道,答应了九点之前到,现在已经八点多。    “好!你开车慢点!”    “嗯!”    钦慕答应着,然后拿了车钥匙,背着包出门。    冯芳华看着她出门后无奈的叹了一声,然后又给穆熠宸发了条信息:“现在去找她师父了!我看你媳妇这趟回巴黎,这师徒俩可能要发生点什么。”    “怎么讲?”    “你媳妇是那种无缘无故不去上班,在家一呆就是几天的人吗?”    穆熠宸想了想,貌似不是。    “她最近没在画图,也没有在做衣裳,问她简俨的事情,她虽然总是很从容,但是就是她太从容,才叫我觉得疑惑。”    “您想多了,我得去开会,先不说了!”    穆熠宸听到敲门声,给冯芳华发过那一条微信去便放下了手机。    “老板!有位胡先生来找您!”    “请他进来!”    穆熠宸说了句,将桌面收拾干净,脸上的表情也比刚刚又严肃了几分。    而钦慕开车去了工作室后便跟同事们一起在讨论过阵子秀的事情,简俨站在办公室门口依着门框,手里夹着根烟,带着点忧愁,却不过分忧愁的,看着他们在议论着这场秀的出场顺序。    钦慕知道自己身后站着人,所以自始至终都没敢转头看一眼。    倒是同事抬头去问简俨的意见,简俨只是笑笑,却并不给他们答复,既然已经开始讨论,自然要讨论出一个最好的方案来。    快中午的时候钦慕要离开,本来想背着包直接离开,但是简俨一直站在那里,她便只得去跟他打招呼。    “师父!我今天继续请假啊!”    钦慕笑的如孩童那般,又带着点差强人意的为难。    简俨没说话,只是看着她那沉默的眼神慢慢的垂下。    “先走了!拜拜!”    钦慕便立即背着包离开。    同事们都没发现哪里有问题,直到简俨进办公室后把办公室的门用力的关上。    简俨,不是没脾气的。    钦慕开车自己又去那家小店,在外面坐着吃她简单的午饭,然后去附近的商场,在运动区挑选了个价格不算便宜的篮球。    然后又选了四套运动服,她跟冯芳华的是一个样子的,冯芳华的笔她大一个号,穆子豪跟爷爷是一样的,也是好吗不一样,但是都是同一款。    生活就这样一天天过下去,钦慕开始每天早上起床去跑步,去打篮球,穆子豪偶尔陪她,若不然她就自己玩灌篮。    那些个过往,渐渐地,在眼前开始变得不清晰。    秀结束的那天,简俨第一次喝醉酒。    钦慕担心他,却又不敢照顾他。    便在同事扶着他要送他回家的时候,钦慕从他口袋里找出他的手机。    她的手被抓住一下,钦慕吓的一颤,条件反射的抬眼看着他,在酒店门口,人来人往,突然她有点不知道今是何时。    简俨稍微抬了抬那双猩红的眼眶看她,紧紧地攥着的她的手腕在慢慢泛红,简俨慢慢低了眼,看着自己抓着的那只细腕,然后渐渐放开。    钦慕在那一段时间里,都好像没了呼吸。    直到他放手后,她才慢慢举起他的手机,然后找到他手机里,最陌生的一个号码。    没有名字,但是那个是他未接电话最多的一个人。    钦慕有那样的直觉,那就是那个女孩子。    钦慕拨通了那个号码,打通后却是没说话,而是交给了男同士:“告诉她,让她去照顾j!”    同事了然的点点头,车子过来后同事带他上了车离开。    那时候简俨已经不看她,可是钦慕却站在那里久久的不能动。    眼睛,不知道为什么会模糊了视线。    是心疼吗?    是不舍吗?    是难以取舍吗?    钦慕静静地站在酒店门口吹着冷风,直到发现自己挡了别人的路,然后慢慢的退到一边去,从边上离开。    她甚至能感觉到简俨在知道她要打电话给肖薇的时候的难过,的愤怒,的……    但是,他终究放下,就像是,她终究要转身。    或者,师徒,也不一定要永远在一起。    转身,背对,也是另一种相处之道。    现在,已经不用别人告诉她,简俨喜欢她。    她看得懂,从他的眼神,从他的沉默。    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傻傻的小姑娘,等着小美去跟她说,她师父多么多么喜欢她,她再也不用等着穆熠宸一遍遍的警告她,要距离简俨远一些,再远一些,再再远一些。    可是他是她师父!    那时候他答应教她,让她进屋的那刻,她就在心里暗暗地下定了决心,要一辈子跟着他,不管为他做什么,她都心甘情愿的,哪怕是替他养老送终,那也绝无二话。    然……    自己那时候,是多么的单纯!    风,就那么明目张胆的吹着她的长发。    风,就那么明目张胆的吹着她湿了的脸。    他们都没得选择。    钦慕希望简俨永远对自己不要说出那句话来,那样她就可以少一点内疚。    钦慕突然有些想念穆熠宸,因为她突然好想依偎在他的怀里,像个傻子一样毫无顾忌的哭一场。    她想问问穆熠宸,她跟简俨的师徒关系就这么结束了吗?    她想,只有穆熠宸能给她一个真正的答案。    可是……    穆熠宸让她的心里长了根刺,那根刺那么深又那么粗,一拔出来,不知道还有没有命。    钦慕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她停好车子后轻手轻脚的进了屋,悄悄地抹黑上了楼回了自己的房间里。    扔下包后自己坐在窗口的软椅里弯着腰,把自己的脸深埋在手掌心。    冯芳华跟穆子豪睡醒一觉,两个人躺在床上悄悄地聊着:“那是慕慕回来了吧?”    “应该是,11人足球网:听到车子停在外面了。”    穆子豪答应着,然后转身问她:“你有什么想法?”    “我就是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上次熠宸用假车祸骗钦慕回去,这次,我们用假车祸骗他过来?都分开三个月了,别真的出什么事就完了!”    “嗯!不如找爸谈谈!”    穆子豪觉得说慕慕车祸太不吉利,然,最近老爷子身体的确有点不好。    “也好!那明天跟爸爸说说。”    冯芳华说道,然后往他怀里靠了靠:“你说这小两口怎么都这么倔呢?”    “如果有一个像是我这么好的脾气,那你岂不是无聊了?”    “你在说我爱多管闲事?”    冯芳华从穆子豪的怀里抬起眼。    昏暗中,穆子豪忍不住笑了下,冯芳华却是抬手在他腰上捏了一下。    “哎呀!怎么一把年纪还这么没轻没重?”    “你知情重,咱们全家就你最知道轻重行了吧?”    等第二天钦慕出去打篮球,他们俩便去老爷子房间里说了想法,老爷子刚刚洗漱好准备下楼去喝口茶,听到儿子儿媳妇要想办法让孙子跟孙媳妇复合,那也是义不容辞啊。    不过他们的主意没能实行,钦慕这天打篮球的时候,脚上踩了一个大铁钉,差点把脚心给踩穿了。    那夫妻俩看到她坐在球场上抱着自己的脚前仰后伏的,心里一个不好的感觉,便立即跑了出去。    “怎么了?”    “怎么了?”    夫妻俩跑过去前就担心的问她。    “没事!踩了一根钉子!”    钦慕抱着自己的脚,声音已经发虚,额头上也在冒冷汗。    钉子上还有铁锈,穆子豪看了一眼后立即就找冯芳华:“你照顾慕慕,我把车开过来,得去医院。”    “好!”    冯芳华也吓坏了,她的袜子都被血给染透了。    “你这孩子,怎么不好好的看着呢?”    冯芳华忍不住捂住嘴巴,被那血流不止的吓坏。    钦慕无奈的笑了一声,眼泪也快疼的冒出来。    他们在这里打篮球打了一个多月了都没事,打扫的一直挺干净的,怎么料到砖缝里会有根铁定。    等到了医院之后,就是一波求生不能的消毒,钦慕疼的抱着冯芳华的腰,像是要把冯芳华勒死的感觉,这还是不敢过分用力的,只能用力的咬着自己的嘴唇。    等大夫消完毒,她的大半片嘴唇都被自己给咬的没了血色。    这天的天气更阴郁了,冯芳华没有再发信息,而是直接打电话给了自己儿子:“你过来趟吧,她今天脚上扎了根铁钉,这阵子大概是没办法走路了。”    冯芳华说话的声音里透着疲倦跟圣启。    “怎么回事?”    穆熠宸皱着眉头,刚刚开车在回家的路上。    “篮球场上不知道谁扔了根铁定,被她踩了!”    冯芳华说完无奈的叹了一声,想着钦慕忍着哭抱着她忍疼的时候,她竟然情不自禁的心疼了。    穆熠宸那边一阵沉默,后来只淡淡的说了声:“我知道了!”    穆熠宸挂了点电话。    冯芳华有点不理解,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然后无奈的叹了一声。    “怎么样?”    穆子豪回到房间后问了声。    “说他知道了!也没跟我说到底来不来!”    “这小子也是犟!”    穆子豪也无奈的叹了一声。    在他们不知道穆熠宸会不会去找钦慕的时候,第二天早上他们家门外的那个篮球场却是遭遇了拆卸,篮球框被拆了,场地也被工人撒了一层厚厚的土。    大家听着声音,各自在各自房间的窗口看着,钦慕一只脚跳着,站在窗口看着外面那篮球场被拆了忍不住皱着眉头。    谁这么缺德?    不会是长辈投诉了吧?所以这边的管理人员才找人来把球场给填了?    钦慕一只脚跳着,从墙边慢慢跳到门口去打开门,然后扒着门框叫了一声:“妈,妈?怎么回事?”    冯芳华跟穆子豪的门开着,听着钦慕叫她,她就出去了下,看到钦慕在门口,脸色一冷:“不是让你躺在床上吗?怎么下来了?”    “我听到外面有动静,就看看,为什么篮球场没了?你们投诉了吗?”    “没有啊!我也正纳闷呢!”    冯芳华说着,然后搂着钦慕的胳膊,扶着钦慕往床边走去。    “你先躺在床上别动,我已经给你老公打电话叫他来照顾你,等他来了抱你下楼算了,这两天你就在床上先躺着。”    “您给他打电话了?说我受伤?”    钦慕不敢置信的看着冯芳华。    “不然呢?这都一个季度过去了!在荣城,从冬天到夏天,你还想怎么着?这正好是你们俩破冰的好时机,他要来了,你就别再倔强了,知道吗?”    钦慕不知道,不过钦慕已经猜到了篮球场是怎么回事。    也果然不出她所料。    她们还在聊着,工人就已经来他们家门口了,老爷子正站在门口练太极,工人去找他说话,他听不懂,不过家里的用人竟然听得懂,而且交流的很好。    “老爷子,他说,这是穆先生找他们来铲的,这是收据。”    阿姨手里拿着工人给的收据条给了老爷子。    穆先生?哪个穆先生?    这家里三个男人全都姓穆,两个在这边的都不知道这事,那么……    穆熠宸!    老爷子无奈的叹了一声,然后转身往里走。    穆子豪刚好下来,老爷子站在沙发旁看着他儿子,哼笑了一声问道:“这是你找人干的?”    “不是啊!”    穆子豪说,一头雾水。    “哼!那我就知道是谁了!这小子可真是气死人不偿命啊!”    老爷子哼笑了一声,然后将手里的收据又给了穆子豪。    穆子豪低着眼看了看,然后又抬眼看向走到沙发里坐下的老爷子,然后不自觉的叹了声:“这小子脾气怎么这么大?”    “可不是嘛!我猜他是不会过来的!你老婆整天发朋友圈你们在篮球场打球,他自己在荣城看着你们朋友圈本来就满肚子气,这回又把他老婆给伤了,他还不得找个借口出出气?”    老爷子一副心知肚明的模样,说完后却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他这孙子这性子,真特么是跟他年轻时候一模一样。    “这孙子倒是随我,可是他怎么不随我点好呢?我当年跟你妈那感情……”    老爷子说起来就气不过,但是仔细一想,又好像不太对。    当年的他,可不是就是自己孙子现在这副模样,明明心里爱的要死,嘴上却也是个缺德的,行动上更是差强人意。    穆子豪无奈的笑了声,他对他母亲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但是对他父亲喊他母亲的印象,却是极为深刻的。    偶尔冯芳华跟他闹两句,他就会想起他父亲以前吼他母亲来。    那张爱的很深沉,却又表现的那么不尽人意的感情,其实他后来性格好,大概是因为看多了他父亲对他母亲的口不对心。    看多了他父亲跟他母亲感情明明很好,一个嘴巴毒辣,一个满心委屈,他眼睁睁的见证了那些,所以他不愿意再要那样的感情。    不过,他这儿没发生的遗传,怎么遗传到他儿子那里去了呢?    老爷子正在犯愁,阿姨从他房间里拿着他手机出来:“老爷子,您的电话!”    老爷子抬了抬眼,然后问了声是谁,阿姨说:“上面显示景老头!”    老爷子一听,立即接过了电话。    “喂?”    “老穆,你孙子办的这叫什么事?当年就算我景家做得不厚道,但是道歉我也道过了,他还想怎么样?嗯?不敢办我,办我孙女婿?……”    老爷子被气的入的一阵胸闷。    穆熠宸在这天天黑时到了巴黎,然后找私家车接到他们的别墅。    一楼最大的房间里的窗户里,是亮着的。    这么早开着灯的,肯定是他爷爷的房间。    他穿着笔挺的西裤,白色的衬衫,衬衣袖口开着,大方的挽着一块,手里握着他的西装,大步朝着里面走去。    “您是……”    阿姨在门口见着穆熠宸的时候吃了一惊。    “穆熠宸!”    穆熠宸简洁的三个字回答。    “啊!少爷!快请进!”    “我爷爷在一楼?”    “是的!老爷子住一楼,少奶奶跟太太住二楼,小小姐跟小少爷也住楼上。”    穆熠宸往爷爷的房间走着,耳朵却一直听着阿姨的汇报。    “少奶奶怎么样了?”    “少奶奶还好!幸好太太他们及时把她送到医院,不过下午有点发烧,所以在床上躺着呢。”    “发烧?”    穆熠宸下意识的停下步子转了身,皱着眉头望着阿姨。    “大夫来看过了,没什么大事,早上失血过多,这会儿补不过来!”    “去的什么医院检查?”    “好像是一家私立医院!”    阿姨不太清楚,只想着这附近就那家医院。    穆熠宸没再问她,只是没急着去爷爷的房间里,而是给市中心的医院打了个电话。    穆熠宸进了老爷子房间的时候,穆子豪跟冯芳华都在里面呢,老爷子在床上,穆子豪坐在沙发里,冯芳华正在端茶给水。    听到开门声三个人同时看向门口,都吓了一大跳。    “你小子怎么才给我滚过来?”    老爷子一见他,安静了不到几秒,就开始喘着粗气骂他。    穆熠宸没说话,只是走上前去:“接到电话就立即飞过来了,您以为这是城东城西?这是隔着一个洋呢!”    冯芳华跟穆子豪互相对视一个眼神,然后穆子豪低声问他说:“你爷爷接到景家老爷子的电话,到底怎么回事?听说你又跟景晴的老公干上了?”    “这件事你们别管!爷爷身体怎么样?”    穆熠宸看到老爷子的脸色发白,不确定是被他气的,还是身体抱恙。    “你还关心我身体?我看我还没病死,先被你气死了。”    老爷子说起话来,还大喘气,但是就是忍不住发货。    穆熠宸满脸疲惫,却是禁不住想要笑,所以用力皱了皱眉头,垂着眼不再看他老人家。    “要不,你先上去看看你老婆?她今天身体有点虚,还偷偷哭了一场应该!”    “没必要!我来看看爷爷没事,我就回市中心去了!”    穆熠宸说道,然后在沙发里跟他父亲一起坐着。    冯芳华……    穆子豪也不赞同的看着他儿子。    老爷子却是冷哼了一声:“你倒是走啊!你坐在这里干什么?”    老爷子横眉竖眼的,一看就不是善茬的样子。    “您现在这个情况我怎么走?我已经打了电话,等下会有大夫过来给您看病。”    “什么?”    老爷子一愣!    穆熠宸没再说话,只是那双漆黑的眼睛盯着自己爷爷,仿佛已经看透一切。    老爷子那贼溜溜的眼睛立即看向别处。    穆熠宸装作没看到,只是看了眼房间的其他地方,发现房子还不错,便也安了心。    “我出去抽根烟!”    坐了会儿后,受不了长辈们问东问西,他便站了起来。    “我……”    “您在这儿就好!”    穆熠宸怕他父亲要跟着他,立即抬手压了压,然后自己出去。    他的外套放在沙发里,烟也在外套里。    可是他从卧室去了客厅,像个陌生人一样在房子里慢慢的参观。    阿姨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就看到他站在楼梯口望着楼上。    “少爷!少奶奶住在左边第二间!”    穆熠宸转了转头,只堆起一个很浅淡的微笑,并没有说话。    阿姨不懂他们夫妻之间有什么问题,他们单位有规定不能打听主人家的事情,所以她们很敬业的去忙自己的。    厨房里的另一个阿姨跟刚进去的那个小声交流了两声,那个阿姨摇了摇头,两个人便不再说话。    而穆熠宸从楼梯口又慢慢的往外走去。    “爸爸!爸爸!”    欢欢跟橙橙从外面跑进来,身上已经沾了不少泥巴。    刚刚他们俩在楼后面采了些小野花打算送给钦慕,没想到一回来,就从窗户里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    欢欢瞬间停住步子,站在窗外看了好久,确定后才带着有点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弟弟往家里跑进来,嘴里嚷嚷着爸爸。    穆熠宸漫步过去,慢慢蹲下身子:“你们俩上哪儿去了?”    他来的时候还往四周看了看,没看到人。    “在那边!我们去采花儿了,好看吗?”    欢欢手里的稍微好看点,橙橙手里的已经被橙橙抓烂了。    欢欢看向弟弟手里的时候明显表情变的失望,但是橙橙的表情更是古怪。    或者是因为太小,太久不见爸爸的真人后,他竟然有点眼生了。    穆熠宸便也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儿,虽然不是慈父的眼神,但是那眼神还算是平静温柔。    橙橙有点小委屈,慢慢走到穆熠宸身边去,然后把手里抓烂的花儿送到穆熠宸眼前,手一张开,手心里都是小小的花瓣。    是苦菜花!    穆熠宸一眼便认出那小小的花瓣的出处。    “爸爸!你是来看我跟弟弟的吗?”    欢欢有点振奋,也靠在穆熠宸腿边。    “是啊!我来看看你们俩有没有在这边很听话!不过看起来好像挺懂事的!”    穆熠宸说着,浅笑了一下,温柔的眼神看着他女儿,又看向他女儿手里的花儿。    “我们当然很懂事,很听话,弟弟也很乖,我们要上去给妈妈送花了,虽然弟弟的已经坏了,还好我的还好!”    欢欢看着自己手里的花儿,花瓣没怎么缺。    “去吧!”    穆熠宸轻轻地搂着他们一下,然后让他们上楼去。    “你不跟我们一起上去吗?你不想见妈妈吗?”    穆熠宸就那么望着他女儿,一眨眼,他女儿竟然这么多话了,而且说出来还叫他心里有些难受,竟然不知道该如何跟小孩子解释这种事,所以只能报以微笑。    “去吧!”    他又说了一遍。    欢欢有点失望,也不懂,但是想着花儿再不给妈妈的话,可能就要坏了,所以她就往楼上跑了。    不过橙橙没去,橙橙很想念爸爸,他不像是姐姐那样从小就习惯跟爸爸妈妈分开,他想要粘着爸爸身边。    穆熠宸低头看了看他,他低着头也不说话,但是在边上却不离开,穆熠宸便把他抱了起来:“带我去你们刚刚采花儿的地方看看?”    橙橙纠缠着两根手指头,害羞的点点头,然后指了指门外。    ------题外话------    第二更来了!    宸哥:我来干什么!    作者:谁知道你来干什么,在楼梯口站着干什么?想看又不敢?    宸哥看不上的眼神,很不情愿的看向作者……    宸哥的内心世界:“老婆,我终于来了!”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11人足球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