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正文 327 是不是他?

作者/清风恋飘雪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huwkg.com.cn ,11人足球网:就这么定了!
    ()    穆熠宸跟钦慕都没说话,只是互相对视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顿饭,下去也就罢了!虽然会心里发堵。    这顿饭,不下去,就不仅是发堵,全家人大概都得没办法用餐。    所以钦慕还是站了起来,穆熠宸便跟着她身后下了楼。    哪怕此时谁也看不上谁,但是,还是坐在一起吃饭。    就好像,哪怕是情爱里的缘分差了,但是他们还是一家人,这是谁也无法更改的事实了。    长辈们看他们俩都出来吃饭便以为这事还可以缓和,心里也舒服了些。    这晚的晚饭时间特别的安静,大家都选择了沉默,虽然一肚子的问题想要问他们俩。    吃过晚饭后穆熠宸被老爷子跟穆子豪留在客厅里,钦慕被冯芳华叫到房间里去,孩子们被带上楼去玩。    钦慕本来就身体还不太舒服,而且冯芳华一直在发飙,所以她几乎都是沉默的。    倒是楼下那爷仨,特别的心平气和的在聊。    老爷子坐在主位上,眯着眼看着他孙子:“这么说你们俩是非分不可了?”    “当年你追她的时候就知道她不好相处,后来你们俩要结婚,我不是也问过你,明知道她的性子有问题,不好相处,将来会面临种种问题,你还要娶?你当时是怎么回答我的你忘了?”    穆子豪也提醒穆熠宸。    穆熠宸坐在单个的沙发里被提醒,被指责,总觉得自己如今这日子过的十分不容易。    “当时是当时,而且暂时分开而已。”    穆熠宸只得这么说。    “暂时分开?”    “因为钦明珠的事情,她恼我,除了让她走,我还能做什么?”    “你道歉啊!你以前能手在她身边十多年,不管她怎么跟你闹脾气也不回来,现在怎么了?”    “以前她还小,需要有人在身边,如今她早已经不是当初的小女孩,我何苦还要守着她看她脸色过日子?”    穆熠宸这话一出,那父子俩眉头更是皱的紧了些。    “你这小子,慕慕那么好的女孩子你还耍上脾气了?就凭她那在咱们家任劳任怨的,你也没资格跟她抬杠,今晚要不是你自己说什么她要去巴黎,说不定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    老爷子还是黑了脸。    “江宴那小子将来要是敢这么对你妹妹,你看我会不会轻饶他,也只有钦市长什么都不知道才会由着你这么欺负他的宝贝女儿。”    穆子豪又缓缓地说道。    穆熠宸没再说话,任由父亲跟爷爷把他数落了一顿,给他上了生动的一课。    等他再回房间的时候钦慕已经洗完澡躺下了,穆熠宸便也去洗了个澡,回来后就在她身边躺着。    钦慕侧着身,他便枕着自己的枕头上望着屋顶。    满屋子里都是抑郁跟沉默。    钦慕到了十一点多就睡着了,并没有因为要分别所以就睡不好。    穆熠宸也是。    不过第二天早上,他却是天不亮就醒了。    “要走现在就走!”    “什么?”    钦慕迷迷糊糊的爬起来,心想你就这么容不下我了?    “你不是要带孩子一起走吗?如果迟了,等他们都醒了你就走不了了。”    穆熠宸起了床,去找衣服穿。    钦慕坐在床上迷迷糊糊的看着他,在渐渐清醒的时候,也想明白了他的话,赶紧的起了床。    外面还是黑的。    两个人匆匆将小家伙从被窝里拉起来,然后全都给钦慕塞到怀里。    “行李我明天找人给你寄过去,照顾好孩子!”    穆熠宸开车送她去上飞机的时候跟她叮嘱。    此时这座城市,刚刚露出鱼肚白。    街上的车辆超少,是那种白天里几乎不可见的安静。    “我当然会!”    钦慕坐在后面,低头看着一边一个小家伙躺在她腿上睡着,有点不忍心让他们陪她遭罪。    到了机场穆熠宸才说:“祝你好运!”    “你也是!”    钦慕看他一眼,他的眼神还是那么凉薄,凉薄的她的心都寒了。    穆熠宸没再说话,看着她牵着还在揉眼睛的欢欢,抱着橙橙转身要走。    穆熠宸站在那儿,心跳的越来越用力,仿佛要跳出来似地,生疼。    如果她此时怀里没有抱着儿子,他会冲上去吻她,告诉她,在巴黎,不要随便跟别的男人约会。    但是现在这样,他只能目送着她骄傲的离开。    那俩小家伙已经在他的私人飞机上继续睡着,钦慕跟他简单告别后离开。    其实她不太懂,他干嘛突然这么急着把她送走?    过了三天,赫连好给她打电话:“你知不知道卞家出事了?卞静雯醉酒后在外面跟男孩子过夜的视频也被传到了网上,还有设计师起诉她抄袭了作品,她下半辈子是不用再想在你们这个圈子里混了吧?你在那边怎样?”    钦慕这时候才知道穆熠宸那么早让她走的原因。    那时候她还在公寓里呆着,来了三天,她没有立即投入工作,因为脑袋里像是长了杂草,她根本就无法思考。    只是交代小美跟另一个同事好好照看荣城那边的工作室,把那边工作室的事情都交代下,然后就在家里收拾,打扫,煮饭,带孩子。    冯芳华每天早晚两个视频给她,应该是给欢欢跟橙橙。    朋友们也微信里时不时的关心她。    那天下午,孩子午睡后她自己在阳台上浇绿植,望着那在坚强生长的多肉植物,她突然觉得自己该联系简俨,去工作了。    至于那个男人,既然他说他不会来,她便不会期待。    ——    一个月后!    钦慕开始进出j。    在工作室里忙着胡小彬的婚纱,简俨得知她在帮黑社会老大的女儿做婚纱不由的佩服的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那件纯洁的婚纱。    那俩小家伙跟着工作室里的其他大哥哥大姐姐跑来跑去,偶尔欢欢会捡起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头纱盖在头上,橙橙捂着嘴,抬着干净的手指头指着带着头纱的姐姐笑弯了腰。    “不打算回去?”    简俨后来站在一边问了她一句。    “在那边琐事太多,都不能好好投入工作。”    钦慕低头一边缝婚纱一边说着,像是心情并没差。    简俨抬眼,看着她拿着一颗珍珠放在自己唇间抿着,手里捏着一粒穿进线里后又把唇间的那粒也捏住,把针线穿过去,当旁边脚凳盒子里的珍珠被她穿了十多粒,她才稍微直了直腰,然后又弯下去,将珍珠缝在婚纱上。    她的作品,简俨并不打算插手,他觉得钦慕现在的状态很不错,说实话,他心里也并不想离开。    在荣城的钦慕,总是很容易被各种事情所打扰,而在巴黎的钦慕,是专注的,勤劳的,全身心的铺在他们的事业上的。    “那就不回去了!正好下个月有场时装秀,你在这里,我也轻松些。”    简俨说着拉了把简单的椅子在旁边坐下,然后忍不住抽了根烟。    钦慕看了眼已经跑远的姐弟俩,简俨看她一眼,点烟后笑着道:“我是看他们走远才抽的。”    钦慕便也只是浅浅一笑。    “听小美说了些关于你这次回巴黎的原因,你不想跟我说两句?”    简俨低声问她,眼睛那么宽容的望着她。    钦慕一边在修饰婚纱,一边动了下嘴巴:“师父,我觉得你越来越唠叨了,什么时候开始你也爱管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了?”    “你可是为师唯一的徒弟。”    简俨说了声。    钦慕不自觉的抿了下自己的唇瓣,然后转头看着他:“听说您交女朋友了?”    简俨一怔,她那眼神有些刺眼。    “如果我说不是女朋友呢?”    简俨说。    钦慕的眼神飘忽了一下,用很平常的口气问他:“那是什么?床伴吗?”    钦慕听工作室的同事说,有女孩子经常出入他的公寓里。    “算是吧!虽然她各方面都比你懂事。”    简俨看着她说了句,然后又抽烟。    “大家都很期待,希望你们关系能早点升级,我们就有喜糖吃了!”    钦慕又笑着跟他说道,然后又认真去干活。    “你有没有听说穆熠宸最近跟一位女记者走的很近?”    简俨突然说了句,然后又用力吸了口烟。    钦慕拿针缝珍珠的时候不小心把自己的手指肚给戳破了,她下意识的立即就抱住自己的手指头,眉头也皱起来。    她看着自己手指肚中间迅速的起了一个红色的小珠珠,那珠子,比珍珠又漂亮惊艳的多了。    钦慕转眼去看简俨,简俨的表情稍显严肃,但是坐在那里并没有任何移动,只是看着她的表情严肃了些。    钦慕知道他对她失望,然后转身去旁边桌子上抽了张纸巾将自己手指上的血擦掉,用力攥着一会儿。    “他的事情我不管!”    钦慕说完这话就去了外间,而简俨慢慢的垂下了眸子。    “妈妈,妈妈,你看我这样好不好看?刚刚阿姨给我绑的。”    欢欢扎了两个马尾,本来是用粉色的卡通发圈绑的,现在被缠上了粉色的布条,布条被绑成蝴蝶结的样子在她乌黑又柔软的头发上,真的很好看。    “嗯!不要给叔叔阿姨添麻烦知道吗?”    钦慕轻声问了句,在她身边的沙发里坐下,尽管旁边全是一些布料。    “知道啦!”    欢欢不喜欢听钦慕说这个,所以就又立即跑开了。    钦慕看着橙橙蹲在地上捡起一些布料,然后就拿着往那边的白色模特走去,那边有位设计师正拿着布料在模特身上绑,橙橙也过去凑热闹。    钦慕无奈的笑了下,来巴黎的一个月里,有苦也有甜。    每次疲倦的时候看着那两个小家伙她就格外开心。    中国的新年已经过了六天,在这里,没什么过年的氛围,大家都在很努力地工作了。    钦慕休息了一会儿,同事找了个创可贴给她,她贴住手指头就又去工作了。    用创可贴当然不是为了那被针尖戳了一下的原因,只是如果再流出血来把婚纱弄脏了,那可就要赔钱了。    所以钦慕贴了创可贴又去工作。    ——    简俨已经抽完那根烟,接了个电话就离开了工作室。    那个被传跟他在一起的姑娘正在他公寓里帮他煮午饭,他推开门进去后闻到饭菜的香味却不自觉的皱起眉,然后直奔厨房。    “你回来了!”    女孩子二十多岁,一张娃娃脸让她显得像是未成年,但是那双大眼睛,真真的是像极了    “不是叫你别再过来?”    “我在家又没事情做,而且你胃不好,我就想过来帮你煮午饭而已。”    女孩看他不高兴,说话都没什么底气了。    “我有没有对你说她回来了?”    简俨望着她,没有半点感情。    女孩子低下头,眼泪汪汪的,却倔强的不肯答应。    简俨就是看到她这楚楚可怜又极为倔强的样子,那晚才不小心将她当成了某人。    那年,那个女孩子就是这么闯进了他的生命里。    “薇薇,听我的,以后别再过来!”    他说了一声,很是无奈,又充满了耐心。    简俨的内心是疼痛的,但是想到夜里的温存,又不好对她大发脾气。    “她回来又怎样?我又不会在乎!”    被叫薇薇的女孩,倔强的忍着哭泣跟他讲。    “可我在乎!”    “你在乎?你跟我做的时候都叫她的名字我都说不在乎,你凭什么跟我说你在乎?”    薇薇委屈的大眼睛里盛满了泪水。    她不要名分,不要他介绍给同事或者朋友认识,她只要能煮饭给他吃,只要晚上能在他的床上,在他的怀里。    可是,她的委曲求全,他竟然为了一个爱别的男人爱的死去活来的女人对她说这样的话。    “我能给你的,只有金钱的补偿,如果你愿意接受,那我立即开支票。”    “简俨,你就是个混蛋!在别人面前道貌岸然,在我面前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薇薇将自己身上的围裙解开,然后扯下来扔在了他胸膛整洁的西装上。    简俨下意识的抬手拿住,她却走了,将门用力的给他甩上。    简俨低头看了眼手里的围裙,听着厨房里还开着火,便只得走到厨房去将火关掉。    说实话,他根本没心情吃薇薇煮的饭。    而薇薇却是立即去了工作室,然后不顾众人奇怪的目光,直接找到了钦慕面前。    钦慕一上午都在对着一件婚纱,感觉有人直挺挺的站在自己面前,她才慢慢的转了头,慢慢的直起身。    薇薇咬着牙跟,忍着眼泪直直的望着她很久,她在路上想了很多,她恨透了眼前的女孩子,可是这一刻,她却突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里。    而且,她来这里见了钦慕,简俨知道的话,那他们岂不是更没可能了?    薇薇突然惶恐起来,下巴动了动,然后转身就往外跑。    钦慕本来还诧异,不过这会儿看着那个女孩子哭着跑出去,她似乎猜到了那个女孩是谁,还有同事们的眼神,分明就是在说,这就是跟简俨一起过夜的女孩。    钦慕想到她刚刚好像红着眼,不自觉的有些抱歉,那女孩是来找她的,只是    中午过后钦慕没在去工作室,将所有的材料都抱回了公寓里。    欢欢跟橙橙自己玩拼图游戏,她便在靠近阳台的边上把婚纱套进模特里,然后开始工作。    本来还算宽敞的客厅里,因为三个人的东西,都被填的满满的。    那兄妹俩占据了整张沙发前面的地毯上,前面挂着的电视并没有开着,但是这房子里安静中却又带着一种安逸。    两个小家伙,竟然没有因为离开荣城而感觉不适应。    虽然偶尔会问起爷爷奶奶,但是欢欢已经会发视频,会打电话。    简俨晚上才到了她公寓里,欢欢去开的门,见到他就开心的找他抱着往里走。    “妈咪,j来了!”    钦慕正在厨房里准备晚饭,听着那话后答应了一声:“知道了!你们先在外面玩,我很快就好!”    简俨便抱着欢欢到沙发里去坐下,眼睛却看向阳台那边的模特。    “先在这里跟弟弟玩会儿,我等下来陪你们。”    “嗯!”    欢欢很听他的话,然后从他腿上下去陪弟弟。    简俨就去了厨房。    晚上吃的是软食,她想炒个菜根本不会,所以最后就弄了点橄榄油,把洋葱跟胡萝卜还有玉米粒都放到了锅里,看快熟的时候撒了点盐跟胡椒粉,然后搅拌一下,出锅。    “你怎么这么晚又过来?不是叫你好好休息吗?”    “她去找你了?”    “谁?”    钦慕转头,有点茫然。    “肖薇!”    简俨说着,走到她身边去,将她手里的锅子端走,直接把菜倒进垃圾桶,然后重新刷锅,煮饭。    钦慕的大眼睛望着垃圾桶里,她辛苦炒的菜,洋葱都没能把她呛哭,可是这会儿她要哭出来了。    “其实熟了就可以吃的。”    “你是可以吃,但是她们俩不行,明天开始还是找钟点工过来帮忙煮饭。”    简俨对她说道。    钦慕没有反驳他,看着他那么从容的在做菜,过了会儿突然想到他说的女孩。    “原来她叫肖薇,名字很好听。”    钦慕由心而发的夸赞。    “人也很漂亮吧?”    简俨笑了下,看她一眼问她,在他心里钦慕就是这样的人,绝不会对跟他有可能的女孩子说个不好。    “应该很漂亮,我当时穿针引线搞的眼睛都花了,而且她匆匆的跑过去一趟,却什么话都没说又离开了,所以我也没看的很清楚,有空你约上她,我们一起吃个饭吧?”    钦慕想了想,跟他提议。    “跟她?吃什么饭?”    简俨问道。    “她对我好像有些误会,我们明明就是师徒,父女,解释清楚就好了嘛!好不容易有个好姑娘看上你。”    钦慕说道,很认真的。    “这种事你就别操心了,如果有缘分我什么都不用解释她便会明白。”    简俨说道。    钦慕却看着他那样子,突然想到穆熠宸。    穆熠宸现在好像就是这种状态,以为她就应该理解他,宽容他,以为她爱他,就该什么都理解,什么都明白。    “果然天下男人都是一样的!”    钦慕这一句说的很轻,却是真的很执着。    她不懂,怎么连她师父都这样,她以为她师父在遇到感情之后,肯定是一个又负责又温柔的好男人,好老公,可是    晚饭后简俨离开,她去给欢欢跟橙橙洗澡,等他们俩都睡下已经十点了,她躺在沙发里挺尸,都没力气再去工作了。    江之远给她发微信:“小慕妹妹,安楠又跟那个男人去约会了,我该不该杀过去?”    钦慕看了下表,想着国内的时间,然后笑了笑:“大白天同事们一起吃个饭喝个茶,别那么紧张。”    “我怎么不紧张?她都不跟我吃饭了,整天对我爱答不理的。”    江之远又给她回了一条。    “那你就去,你做什么都没问题的!我支持你!”    钦慕给他发过去。    之后江之远没再给她回信息,而是真的去插足去了。    而钦慕躺在沙发里,把手机静音后放在一旁,然后就那么望着屋顶发呆。    白天简俨对她说有个女记者跟穆熠宸走的很近的事情其实钦慕知道,那天赫连好在电话里跟她解释说有位老总带着自己的女儿去跟他们打高尔夫,他女儿是电视台的一名时报记者。    赫连好也说,她这一走,很多年纪大的商人都在把自己家的女孩子往穆总眼前送,似乎是要穆总挑选出个满意的来,好把她穆家少奶奶的位置给抢走。    钦慕想,穆家少奶奶的位子本来就很多人抢。    可是心里还是会不舒服。    如果之前她还想他催着她离开是因为要对付卞家,怕她被牵连的话,那么现在,她真有点怀疑他是为了逍遥。    他们的婚姻,还没有七年,钦慕想,他们大概是痒了。    穆熠宸没给她来过电话或者信息,有时候冯芳华跟她发视频的时候,会故意把摄像头对准穆熠宸,穆熠宸有时候抬抬眼,就能将她的心给戳个窟窿。    所以,她宁愿他们不要在视频里相见。    不知道是不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所以这一夜她躺在沙发里睡着,然后一夜都在做梦,梦着穆熠宸那个傲娇大少搂着个女人在她眼前,跟她炫耀。    而她,一个人,一手领着一个孩子,像个弃妇一样看着他跟别的女人喝酒聊欢。    第二天上午,她正在咬着头发圈,帮欢欢梳着简单的发型,橙橙拿着她在静音上,但是亮着屏幕的手机来给她。    钦慕低了低眼,看到是妈妈两个字,立即就手里攥着的欢欢的头发给松开了,拿着手机接通:“妈!”    “你爷爷心脏出了点毛病,医生建议我们带他去那边疗养,那边有套房子你过去收拾一下,我们晚点到。”    “什么?爷爷他”    “现在没事了!你赶紧去准备,那边冷不冷?有阳光的话把被子什么的都晒一晒,我们现在已经上飞机了!”    冯芳华说话速度很快,像是很焦急。    钦慕一下子说不出话来,她担心爷爷,但是又不敢多问。    而且冯芳华很快就挂了电话。    钦慕突然有点慌忙:“等下你们爷爷奶奶要来了,我们现在去大房子那边帮忙收拾一下,等他们。”    “真的吗?爷爷奶奶要来?祖爷爷要来吗?爸爸要来吗?”    欢欢转头,虽然头发还被钦慕攥着,但是她已经激动的心花怒放。    “不太清楚,你先回过头去,我帮你把头发绑好,我们去等。”    “嗯!”    橙橙在旁边站着,看着妈妈给姐姐绑头发觉得很无聊,绑了那么久了也没绑起来,所以他就抱着妈妈的手机,小手忍不住一直点一直点。    梳完头发后钦慕开着她的小破车载着他们姐弟俩本着别墅去了。    那边的一切都比她这边要好很多,包括房子跟房子之间的间距。    钦慕打开门后他们俩一进去就像是青蛙好不容易跳出了井口,兴奋地到处乱跑。    “欢欢,看好弟弟别让他受伤了!”    钦慕看他们俩跑那么快赶紧的扯着嗓子喊了声,然后就开始找工具打扫卫生。    今天的天气真的很不错,她先把被子抱出去晒,然后又先在一楼的主卧里收拾,爷爷身体不好,肯定不能住楼上了。    中午钦慕直接点了外卖,已经将大家的房间都收拾的差不多,然后没敢耽误,直接收拾客厅。    钦慕都不知道穆家在这里还有别的房产,而且这地方这么空旷,呼吸这么好,有种隐居的感觉。    “妈妈,奶奶什么时候来?”    中午欢欢吃着妈妈蒸的鸡蛋羹问道。    钦慕吃着从外面点的意大利面,然后想了想对她说道:“应该再有两三个小时就到了吧,天黑前肯定能到。”    钦慕算了一下时间,她也不敢打过去打扰,怕手机铃声吓着老爷子。    钦慕吃完饭让他们姐弟俩抱着小水壶喝水,然后又去打扫。    打扫完客厅之后简直要把老腰都累断了,最近本来就因为在做婚纱所以腰很累,之大半天都在打扫卫生的她,这会儿腰简直要断了。    但是听着外面有辆车子停下的声音,钦慕还是往外面看去,一辆超大的黑色商务车。    “欢欢!你奶奶他们到了!”    钦慕慢慢的,撑着茶几那里好不容易站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她看到那辆车的时候突然有些心慌,然后下意识的叫自己的女儿。    此时,她好像懦弱起来。    “哦!”    欢欢跟弟弟在里面玩小粘贴呢,橙橙的脸上已经被她贴满了公主小粘贴,听到妈妈喊立即就把粘贴给扔到一旁去,把弟弟脸上的也尽量都扒下来:“快走了,奶奶来了!”    奶奶来了,今晚就有好饭吃了!    欢欢的内心其实是这样想的。    老爷子被冯芳华跟穆子豪搀扶着从车子里下来。    钦慕带着欢欢跟橙橙走上去,看着白着头发的爷爷被搀扶着,立即紧张的上前去帮忙。    “哎呀!我的小宝贝!”    冯芳华看到橙橙跟欢欢,立即就停住了脚步,忍着眼泪张开了双臂。    穆子豪跟钦慕扶着老爷子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三个抱在一起,钦慕下意识的朝着那辆车子那里看了眼。    “熠宸公司里有事,所以没有过来。”    穆子豪看钦慕那有些牵绊的眼神,低声跟她提醒了句。    “哦!爷爷身体现在没问题了吗?”    钦慕立即回过神,然后看着爷爷问道。    “没什么大问题,再活两年没问题。”    老爷子倒是很想得开,说这话的时候也很傲。    “先进去再说!”    在飞机上累了个半死,穆子豪怕老爷子承受不住,赶紧提议先进屋。    冯芳华拉着两个小家伙的手先走在了前面,钦慕跟穆子豪扶着老爷子走的慢些。    只是到了门边上要进去的时候,钦慕突然听到车子响了一声,是车门被关上的声音,还是被打开的声音?    ------题外话------    第二更来的晚了些,终归是来了!哈哈哈!    亲爱的们女神节快乐哦!有订阅红包可以领哦今天!(潇湘书院这边)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    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上班路上自己买了避孕药。    所谓宠爱,也不过就是床笫之间。她发誓一辈子不再回头。    只是那天夜里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她像是得了一场病,一场叫做傅赫的病。    ——    “我来送两瓶酒,祝你往后过的快活。”他说。    “我不喝酒了,谢谢你的祝福。”她说。    他走上前,抬手捏住她柔若无骨的下巴:不给面子?    “你以后都不要来了,我怀了别人的孩子。”    “是吗?孩子爹是哪个狗杂种?嗯?”    傅太太缓缓地抬眸    (真婚真爱,真宠真疼。)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11人足球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
浙江20选5游戏规则 广东11选5无错杀号 山东十一选五专家预测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香港赛马会官方网九肖lm0
体彩北京11选5走势图 新疆十八选7走势图 大赢家 幸运飞艇视频开奖直播 北京赛车pk10开奖
浙江20选5官网 极速快乐十分app下载 北京赛车技巧 博彩吧 体彩飞鱼8选3技巧解图
河北快3软件 乐天堂娱乐城博彩网 江苏7位数体彩 北京赛车pk10 江苏11选5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