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正文 178 瓶子再贵也给老婆养花

作者/清风恋飘雪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huwkg.com.cn ,就这么定了!
    两个人开车直接去了穆宅,因为老爷子希望他们俩在家热热闹闹的,他们俩也就过上了蹭吃蹭喝的日子。

    晚上吃过晚饭后一家人在沙发里围着看娱乐新闻,就看到关于温如暖跟自己老板的报道,什么的都有。

    不过最后的画面是张总抱着他儿子从病房里出来,对媒体宣布:“我们的确在一起,并且早已经领证,是合法夫妻!找个时间温姐会开一场记者招待会,到时候会详细明,现在请大家有秩序的离开,不要耽误她休息,谢谢!”

    如果一个男人足够爱一个女人了,那么外面怎么看他们,那个男人就不在意了吧!至于前程什么的,好像都不如真实的享受在一起的时光。

    钦慕靠在沙发里抱着果盘,看着电视里的画面,真心的祝福他们。

    “哎呀,现在的年轻人,都挺能忍的啊。”

    穆子豪感慨了一声。

    钦慕觉得自己被苹果给咔到了。

    穆熠宸抬了抬眼,听到她咳嗽便抬手帮她敲背。

    “可不是,你儿子儿媳妇这孩子都三岁多,都二胎了,不是还有很多人不知道他们领证的事情嘛!”

    冯芳华看了钦慕一眼,还是没忍住出来。

    钦慕尴尬的笑了笑,冯芳华只叹了一声。

    “大家又不是傻子,那看到他们住在一起,不是夫妻是什么?”

    老爷子看着自己孙子孙媳妇,怎么看怎么宠溺。

    冯芳华听老爷子的口气便闭着嘴,她是绝不会跟老爷子辩解的。

    老爷子便伸了伸后背,一副我有理的模样。

    钦慕快要忍不住笑了,穆熠宸叹了一声:“一切顺其自然不是很好吗?”

    穆熠宸现在是特别满足,因为他们结婚的事情没再隐瞒任何人。

    昨天酒店还打电话,有位高官的女儿圣诞节要结婚,酒店拒绝后被叫了去谈话,工作人员没办法只得给穆熠宸打电话请示他可不可以他要举行婚礼的事情,他便可以。

    不是刻意的,就这么顺其自然的,渐渐地,该知道的都会知道。

    再,不知道又怎样?

    他现在觉得,那些无关紧要的人,知不知道他们俩结婚又有什么重要?

    重要的是,现在这个女人在他身边,心已经在他这里。

    当她不再排斥婚姻!

    当她不再想着分别!

    穆熠宸觉得这世上最美妙的事情莫过于此。

    “对!一切顺其自然就好!”

    老爷子也那么觉得。

    后来老爷子换了台,钦慕也吃完了一碗水果,然后便有犯困了。

    穆熠宸垂着眼看着她的眼皮开始打架,便先站了起来:不早了,大家都早睡吧!

    钦慕抬了抬眼,她在婆家是很少先困的人,毕竟是辈,觉得得陪着长辈。

    穆熠宸在自己家当然想怎样就怎样,一向被冯芳华跟穆子豪惯着想怎样就怎样,大少爷脾气上来谁也不管,直接拉着钦慕去睡觉。

    他们俩上楼后冯芳华还忍不住酸溜溜的:“这子连去睡个觉都那么冷酷。”

    “睡个觉怎么冷酷?”

    穆子豪问她。

    冯芳华转眼去看他,这几天觉得自己老公也处处跟自己唱反调。

    不,全家人除了钦慕不敢跟她唱反调,所有人都在跟她往相反的方向。

    穆熠宸把钦慕拉到房间去后关上门,然后从她身后拥着她往浴室的方向走:“我们一起洗澡?”

    “你先洗吧,我等你!”

    钦慕,然后转眼看向欢欢。

    是的!那丫头依旧睡在他们房间里。

    吃过晚饭欢欢就睡了,睡前不忘嘟囔要跟妈妈一起睡。

    穆熠宸看了眼床上,无奈的叹了一声:差把她给忘了!

    完又忍不住笑了声,钦慕也笑:“你是不是时常忘记你是父亲的身份?”

    “那还不至于,虽然不喜欢床被她占着,但是这依旧是咱们的心肝。”

    他低头,抵着她的颈窝里跟她软软的着。

    “心肝要是听到你这话,肯定会很欣慰的。”

    钦慕抬手去摸了下他的脸。

    穆熠宸:她早长大就好了!

    “嗯,那我是没什么问题,反正我还,你穆总就……啊!”

    她话还没完,突然被抱了起来,腾空后她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你……

    “我什么?我是抱不动你,还是干不动你!”

    穆熠宸嚣张的望着她问,眼神里满是宠溺。

    “你!你!你……讨厌!”

    钦慕憋了半天,了后面两个字之后自己忍不住笑出来先。

    穆熠宸也笑,直接抱着她去浴室。

    “睡衣,睡衣!”

    快到浴室的时候钦慕提醒,这可不是只有两个人在卧室里,必须穿睡衣才能出来。

    穆熠宸……

    ——

    秦逸跟江之远去AM喝酒,正巧碰到那位林姐跟苏珍也去玩,四个人就在会所里不怎么明亮的彩光下相遇了。

    林姐忍不住往苏珍身边靠了靠,苏珍便抬手搂住了林姐的纤腰。

    秦逸……

    江之远更是震惊的眼珠子都要掉出来。

    “不如我们一起喝酒如何?”

    苏珍体育。

    所有人都不明白的看着她,但是最后四个人找了个包间坐下,苏珍请客,请大家随便酒喝。

    江之远反正是不会跟她客气,看秦逸木呐的坐在那里他忍不住哼笑了一声,然后了些贵的酒,对他来当然不算什么,但是原本大方的苏珍的确是皱了皱眉,虽然之后又装作从容。

    苏珍看林姐看秦逸的眼神,忍不住叹了一声,对秦逸道:“我妹妹喜欢你。”

    秦逸以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原本低着头的他抬起头来看着苏珍,完全没办法把眼神移到她‘妹妹’身上去。

    心里搞不明白,女人到底是何种动物。

    “两个女人又不能做什么,你要是喜欢她,不是该包容她的一切吗?”

    苏珍又问秦逸。

    秦逸终于忍不住嘲笑了一声:“我没那么大度,怎么包容?”

    秦逸真的觉得自己是日了狗了了,怎么会遇到这种人?

    他原本以为自己遇到的不过是个经历男人多了的女人,她那么火辣,男人多他倒是觉得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是如果还有女人,那他就……

    真是接受不能了。

    苏珍听后笑了声:“你连一个女人都包容不了?还敢自称为男人?”

    “苏姐,我是男人这件事,不用自称!”

    秦逸眉头皱着,他有头疼,不知道怎么会跟她到这个包间里来。

    苏珍也没想到秦逸话这么直接,也是尴尬了下。

    “那我包容你还不行吗?珍珍能为穆总隐忍,我也能为你。”

    那位林姐着,又朝着他走去,站在他后面,一双手轻轻地搭在他的肩膀上。

    江之远吓的立即远离,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从D市来的女人。

    秦逸更是立即站了起来:够了!这场闹剧到此结束!

    秦逸完就往外走,江之远也立即站了起来,顺着墙边赶紧往外溜出去。

    苏珍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看着桌上的酒杯。

    林姐却是生气的坐在了秦逸的椅子里:“他脾气倒是挺大,现在都是什么时代了还那么死板。”

    “你刚刚为什么我还在为穆总隐忍?”

    “难道不是吗?你故意让他们知道我们几个的关系,不就是为了让他放下戒备吗?”

    苏珍没再话,只是敏锐的眼神看着那位林姐。

    “你回D市吧!”

    太心直口快的女人,容易给她惹祸。

    林姐抬眼看着她:什么?

    不敢置信,她最好的姐妹叫她回D市去!

    “你也看到了,秦逸接受不了双性恋,所以,你留在这里还有什么用?回D市去等我。”

    苏珍对她了一声,声音虽轻,但是,的确是命令。

    秦逸跟江之远出来后直接到负二楼去开车,却是两个人刚出电梯就听到一对男女笑着走来的声音。

    两个人一抬眼就看到溪秘书跟一位帅气的男士走在一起。

    两个人虽然没有牵手,或者拥着,但是那位西装笔挺的帅哥有意靠近着溪秘书,所以看上去依旧是情侣的样子。

    溪秘书看到他们俩也意外了一下子,但是只是那么一下子。

    这是穆熠宸的饭店,他们俩是穆熠宸的好兄弟,出现在这里最正常不过。

    “吆喝,我们漂亮的溪秘书交男朋友了啊?”

    江之远一扫刚刚的不快,双手插兜看着溪秘书身边的男人跟溪秘书打招呼。

    “这两位是我老板的好兄弟,秦逸跟江之远江少!”

    她低声跟她身边的男士介绍。

    “你们好!我是溪梦的未婚夫,钟安良!”

    江之远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看了秦逸一眼,秦逸没话,直接从他们身边走过去。

    溪秘书只是嘲笑了一声,跟江之远又了头后对身边的男士:“我们走吧!”

    “好!”

    三个人打完招呼各走各的。

    之后看着他们进了电梯,江之远从口袋里拿出烟自己含在嘴里一根,给秦逸一根,上后抽了口才问:“溪秘书真的有男人了?”

    秦逸抽了口烟,眉眼上扬了下,然后又用力抽了口烟。

    她那天的确是提了提,自己有男朋友了。

    但是刚刚那个男人介绍自己是什么?是溪秘书的未婚夫?

    未婚夫是那么随便可以担任的吗?

    秦逸又狠狠地抽了口烟。

    “你老实话,你是不是喜欢溪秘书?”

    江之远看向秦逸,洞察秋毫的发现秦逸很是郁闷。

    而这郁闷不是来自在楼上的那两个女人给他的羞辱,而是刚刚溪秘书跟未婚夫的出现。

    “怎么可能?忘了以前我们还经常一起拿她开玩笑?”

    秦逸反问。

    “是!以前我们是经常一起拿她开玩笑,可是后来咱们不都是朋友了嘛!她办事能力强,咱们不是都认可了吗?”

    江之远靠在车旁问他。

    “那又能怎么样?”

    秦逸抬了抬眼,这次脸上的表情真的是特别的欠佳。

    仿佛已经无法掩饰自己的不悦了。

    “算了!溪秘书其实也不适合你!各回各家吧!”江之远想了想,了句后先转身打开车门上了车。

    秦逸抽完那根烟也没走。

    溪秘书跟她未婚夫在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时以后,两个人依旧有有笑,秦逸的车子还停在那里,只是他已经不在外面。

    他有时候搞不懂感情该有的样子到底是什么样子。

    他从来没有认真谈过恋爱,以前暗恋景晴,那个耀眼的景晴,后来景晴消失了,他像是心里什么都没了,空荡荡的,然后突然跑出个女孩子来直接问他敢不敢上。

    一个男人岂有不干的道理?

    但是之后呢?

    那个女孩是个双性恋,并且还是有目的的接近自己。

    秦逸觉得自己真的是背的厉害,在感情这方面。

    至于溪秘书,到如今,他也搞不清楚。

    连穆熠宸那意思都是他在乎溪秘书,但是他依然不觉的。

    可是为什么看着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看着她无视自己的眼神,心里像是被针扎的感觉?

    他以前喜欢景晴,看着景晴的眼睛只望着穆熠宸,他也是这种感觉。

    所以,他是又暗恋了?

    这个不起眼的女人!

    曾经去过穆熠宸的兄弟们都拿她开过玩笑,大家还想一起追她看她到底会选择谁,但是最后被穆熠宸给冷酷的制止了。

    后来……

    渐渐地他们就成了配合还算默契的同事。

    她是真的很能干,不仅是跟穆熠宸,仿佛任何同事对她什么,她立即就能配合着做的很好,当然,也包括他。

    她跟着他去出差好几次,每一次都是无缝瑕接。

    可是这跟感情又沾什么边!

    未婚夫?

    他们的车子从他前面那条往外走的主路经过,他模糊看到那辆车子里,开车的男人在笑,看到溪秘书稍微往前笑的那么温柔。

    嗯!

    这个该死的女人可是好久都没跟他正经过话了,更别提笑。

    找她谈工作……

    穆熠宸跟钦慕刚要睡觉就接到秦逸的电话,已经十一多。

    “去出差?带谁?”

    钦慕听着穆熠宸像是不太开心就抬头好奇的看着他,就听他:不可能!

    穆熠宸无情的拒绝了秦逸的请求,直接把电话挂断。

    钦慕还是仰望着他:“谁的电话?”

    “秦逸!要带溪秘书去出差!”

    穆熠宸汇报完还皱着眉,转头看钦慕。

    钦慕想起溪秘书,好奇的眨了眨眼:秦逸喜欢溪秘书?

    “他自己都不确定,我们又怎么下定论?”

    穆熠宸完后又躺下,侧身去对着她们母女俩。

    “这么他的确是喜欢溪秘书啦!其实溪秘书很好的,总觉得秦逸不太顾家。”

    钦慕还是那么认真的考虑着,总觉得溪秘书是个好女孩,应该值得有个男人很好的对待。

    “你好像很在乎溪秘书?”

    “溪秘书挺好的,我得好好地跟她相处!”

    钦慕着笑起来。

    “哦?溪秘书穆太太在穆总身边安排的奸细吧!”

    “聪明!”

    穆熠宸隔着女儿,伸手去捏了下钦慕的脸:“鬼精!”

    “疼死我了!”

    钦慕被他捏的话变了声音。

    穆熠宸松开她的脸,又帮她揉了揉:“等他自己考虑清楚了,我再送他去出差吧!”

    “嗯!”

    钦慕答应着。

    有些事情,的确不能操之过急。

    何况这大半夜的,那家伙突然提出这个要求,肯定是受刺激了。

    不过穆熠宸第二天早上就忘了这事,却是上班后第一时间就被秦逸找了过去。

    “我周三要去D市出差,溪秘书对那边的工作情况最为熟悉,为什么不让她一起去?”

    “你不是有自己的助手吗?你带我秘书走了,我用谁?”

    穆熠宸霸道的靠到椅子里,抬眼睨着他反问。

    秦逸……

    “怎么了?”

    穆熠宸看出秦逸是真的遇到了麻烦,便多问了一声。

    “她有未婚夫了!”

    秦逸了声,出来的时候,声音好像都不自然的。

    溪秘书就站在门口,不是有意偷听,只是刚好要进来送文件。

    “那男人竟然是她未婚夫,哈!他有什么资格?”

    秦逸大吼了一声。

    溪秘书站在外面听到自己的心狠狠地颤了一下,眼泪仿佛就要落下来,她选择转了身,把文件都放在桌子上,然后去了洗手间。

    秦逸从穆熠宸办公室出来就看到她那里空着,只有文件在那里放着,不自觉的皱了皱眉,然后离开。

    他走后溪秘书便回来,用纸擦干净手,把纸巾扔在垃圾桶里,然后抱着文件去敲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进来!”

    穆熠宸正在看电子文件。

    “老板!”

    溪秘书抱着文件走过去。

    穆熠宸如平时那样:嗯!

    只淡淡的一声,继续盯着他的工作。

    溪秘书抬了抬眼,她以为他有话对她。

    “怎么了?不是来汇报工作日程的吗?”

    穆熠宸转眼看向她问道。

    然后,他就发现溪秘书的眼眶竟然是红的。

    女人都这么爱哭吗?

    穆熠宸皱起眉,烦闷的又看向电脑屏幕,顺便提醒:不要在上班时间有不该有的情绪。

    “是!”

    溪秘书着又上前两步,把需要他签字的文件都放在他面前,然后跟他汇报他这这两天的日程。

    溪秘书汇报完工作后便出去,到门口的时候穆熠宸了声:周三跟秦特助一起去D市出差,好好协助他的工作!

    溪秘书吓了一跳,回过头去看他。

    “出去吧!”

    穆熠宸淡淡的一声。

    他真是不想管这些儿女情长的事情,如果他们俩将来成了还好,成不了,他这不是乱鸳鸯吗?

    可是那子竟然把家里的一个价值几百万的古董送给他,那个古董他喜欢了很久了,看到第一眼就想拿走送给钦慕插花用的。

    秦逸是真的放了血,那是他家最值钱的一个花瓶了,并且是他奶奶最喜欢的一个花瓶。

    但是有什么办法?

    那天下午钦慕出去吃完饭回到工作室就看到自己桌子上多了个青花瓷瓶,很是精致。

    她忍不住看了好一会儿,有紧张的伸手去摸了摸,结果就抱着不舍的撒手了。

    “喜欢?”

    穆熠宸给她发了两个字。

    她看了手机后又抱着花瓶看了好一会儿:“嗯!”

    “那还不过来侍寝?”

    穆熠宸又回给她。

    钦慕一愣,抱着花瓶坐在椅子里给他发:“你在哪儿?”

    “你工作室,床上!”

    钦慕……

    她直接抱着青花瓷瓶过去,喜滋滋的:“喂!这是你从哪儿淘来的,看上去像是真的呢!”

    虽然她不懂这个,但是看色泽,还有手感,真的就是真的。

    “这是秦特助孝敬总裁夫人的。”

    穆熠宸料到她会喜欢,但是没料到她会那么喜欢,竟然抱着不舍的撒手,所以就洋洋自得的双手搁置在后脑勺下面,装作无什么所谓的跟他提了一声。

    “哇!秦兄放血了啊!”

    钦慕忍不住低着头又认真去观看那只青花瓷瓶,手去摸的时候也更加心翼翼了。

    “你我把这个瓶子放在哪儿好?”

    钦慕一边珍视着,一边问道,眼睛根本不看穆熠宸。

    穆熠宸皱着眉问她:“穆太太,让你过来干什么的忘记了?”

    钦慕转眼看他一眼:“哎呀,你送给我的我才这么喜欢的!干嘛又不高兴?”

    “我要是只看着别的女人,你高兴?”

    ------题外话------

    第一更!亲爱的们圣诞节快乐!这几章是不是很甜很腻呀!都没有书评,呜呜!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11人足球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11人足球网: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