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正文 115 到底谁的身体出了问题

作者/清风恋飘雪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huwkg.com.cn ,就这么定了!
    钦慕抬起眼,倔强的目光闯进他深黑的眼里,就那么安静的仰望着他。

    仿佛是在等待一场宣判,她半个字都没有,气息都被无情的压低。

    穆熠宸漆黑的眼睨着她,过了大约一分钟才微微沉吟了一声:这事你希不希望我管,我都会尽快给你一个准确的答案,至于你打算怎么做,我不干涉,只听从,嗯?

    钦慕现在很确定他是亲自去了墓地,听他的意思是已经在找人帮忙调查了,只是她却突然觉得自己什么都不用。

    只是悄悄地伸手够到他结实的腰上,抱住他的腰的同时她也慢慢的切了上去,在他温暖的胸膛。

    房间里还是很静,她轻轻地一声:“穆熠宸,如果我变坏了,你真的还要我吗?”

    “你要跟我比坏?”

    他也轻轻地把她抱住,深情的拥着她,放低自己,下巴抵着她的耳边轻轻的蹭着,问。

    他浅浅的笑着,低眸把自己埋进她的头发里:“还是那么蠢!”

    钦慕笑不出来,只是发紧紧地抱住他。

    穆熠宸抬手捧起她的脸,抵着她的额头柔声道:“不准再哭了,不然爷爷他们都得起疑了。”

    钦慕想点头,却被他捧着脸动不了,之后还想去呼吸,他的唇瓣突然贴了上来,让她一时忘记了怎么喘息,直到他的吻在转瞬后霸道起来,她才又回过神。

    很快两个人又开开心心的下了楼,眼尖的人都发现穆熠宸回来后钦慕的心情好了很多,却是也没人再拿她开玩笑。

    这晚吃的最多的就是孕妇,的最多的就是冯芳华,穆倾心一边吃冯芳华一边碎碎念:你就不能少吃点?昨天还自己吃多了不好。

    “可是大过年的!我们时候您不是经常对我们,过年吃不饱一整年都会吃不饱么?”

    穆倾心反驳完就一个劲的往嘴里塞,那嘴都被塞满了要。

    “这话你倒是记得清楚,我过那么多重要的话也没见你记着,还给我偷偷在外面找了个男人,还把自己肚子搞的这么大。”

    冯芳华气,看着穆倾心的吃香更是被气的还没吃就饱了好像。

    “爷爷,祝您新年快乐!身体健康!长命百岁!”

    穆倾心怕冯芳华一直数落她,索性把老爷子抬出来。

    老爷子坐在最前面,穆倾心跟钦慕坐在最后面,不过也碍不着他们敬酒。

    “好好好!借我宝贝孙女吉言!”

    老爷子一听很高兴呐,端起酒杯来。

    穆倾心立即站起来端着酒杯走上前去,她的杯子里是果汁,不过照样喝的很开心。

    “那我也祝爷爷新年万福,新的一年里心想事成!”

    钦慕也站了起来。

    “我也要祝祖爷爷新年好!”

    欢欢着也像是妈妈的尾巴一样跟着妈妈去敬酒。

    老爷子多少年没有家里这么多人一起过年,更是开心坏了。

    “好好好!我好!你们都好!咱们一家人都好!”

    老爷子今晚还特意套了件红色的马甲,里面是暗色的羊毛衣,加上此时的开心,还真是很喜庆呢。

    也是钦慕第一次过这么喜庆的年!

    “爸妈,也祝你们新年快乐,谢谢你们过去一年里给我的帮助跟关心,也希望你们健健康康,长命百岁!”

    钦慕没走,又给自己倒了杯酒给穆子豪跟冯芳华敬酒。

    “嗯!咱们一家人还是要团结起来,你妈刀子嘴豆腐心你也知道,不管她什么,不准生气啊。”

    穆子豪很给面子,很和蔼的跟钦慕像是开玩笑那般起来。

    “我知道!”

    钦慕微笑着回答。

    冯芳华沉吟了一声:反正我就是坏人一个!

    “罢了罢了,今天大年夜我不跟你们一般见识。”

    冯芳华完后犀利的眼光看向钦慕:谁先喝?

    钦慕反应过来,立即先将杯子里的酒部引进。

    “像是你婆婆这种女人,在古时候,那就是女中豪杰啊。”

    穆老爷子看着冯芳华喝酒后对钦慕道。

    这话好像穆子豪也过,钦慕想她确定了冯芳华为什么脾气这么差还能让穆子豪这么体贴的原因。

    其实自己脾气又何尝好?

    钦慕下意识的看向穆熠宸,穆熠宸也正靠在椅子里睨着她。

    他仿佛置身于这一桌之外,明明穿着简单的浅色衬衫,却硬是带出一种帝王之气。

    这晚后来大家在一起守夜,看着春晚嗑着瓜子,那爷俩还在下棋。

    欢欢后来在钦慕腿上睡着了,冯芳华抬了抬眼,低声道:抱她上楼吧!

    钦慕点点头乖乖的抱着女儿上楼。

    穆倾心在冯芳华耳边悄悄:“妈,你这会儿善解人意的模样真慈祥。”

    “去去去!”

    冯芳华瞅了女儿一眼,然后把水果盘放在她怀里让她一边去。

    穆倾心一只手搂着水果盘一只手搂着冯芳华:我才不呢,我就要贴着我妈。

    冯芳华低眸看着在撒娇的女儿,心想你走了这么久都不回来,这会儿是真想我?

    当知道女儿为了个男人家也不要,并且啊现在还没名没分。

    她还以为她女儿跟江宴也是偷偷领证结婚,今天才知道,原来根不是。

    穆倾心江宴怕别人查到他结婚的事情,所以结婚的事情只能暂缓。

    其实穆倾心现在心里很紧张,她不知道江宴那边会发生什么事,她甚至现在都不敢给他去电话,不敢给他发信息,她只是想问问他那边可好。

    可是她什么都不能做。

    钦慕哄欢欢睡了以后也没急着下楼。

    很多事情表情上看上去都很简单,但是实际上呢?

    她想起她母亲的墓碑,想起钦海明答应她的事情,她不知道钦海明今晚是否还能好好地过去这个年,因为他第一任妻子的墓碑被人给毁坏了啊。

    当然,若是他这一年来对她的关心都是假象,那么他能开心的过去这个年也就无可厚非了。

    其实钦家的年过的并不好。

    吃完饭的时候已经快九点了,钦海明心情不怎么好,钦明珠便胆战心惊。

    张汝佳看着他们父女那各怀心思,钦海明那随时要发怒的样子忍不住心里一阵打鼓,还以为钦海明生气女儿昨晚后来又跑出去过夜的事情。

    “明珠啊,无论如何,以后不准大半夜在跑出去了知道吗?你走后你爸爸都担心坏了。”

    张汝佳便一边帮钦海明布菜一边对女儿道。

    钦明珠用力点头:知道,以后再也不敢了!

    钦明珠的声音有些虚弱,脸上的表情也很虚弱。

    “知道怕就好,赶快吃饭,大过年的,咱们一家也要快快乐乐的!”

    张汝佳笑着道,也帮钦明珠夹了菜放在碗里,钦明珠低着头刚要拿筷子吃饭,钦海明突然放下了筷子。

    他放下筷子的力道不算很大,但是足够她们娘俩听到,并且感受到他的愤怒。

    张汝佳看了眼又立即放下筷子的女儿,然后才又压低着声音,半哄着问钦海明:这倒底是怎么了?从下午回来就一直冷着脸,是在外面有什么不顺心的事情?如果是因为明珠,明珠不是都不敢了吗?

    “哼!她不敢?她不敢的话还少吗?我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

    钦海明来想喝酒,但是一想到墓碑的事情酒也喝不进去了。

    “明珠,你到底做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了?你看你把你爸爸气的。”

    “我没有啊,我就是昨晚上在AM睡了一晚上,不,是同学家,回来后就看到爸爸一直生气。”

    钦明珠刚完AM,转念却又同学家。

    钦海明就那么眯着眼看着她,看的钦明珠开始发毛。

    “在男同学家还是女同学家?”

    张汝佳以为肯定是女儿在男同学家住下被钦海明知道了,否则怎么会动这么大的气。

    “女同学,爸爸结婚前不准跟别的男孩子住在一起,我都记得的。”

    钦明珠立即紧张的回应道,来就有点紧张,话的时候也忍不住激动起来,只是一抬眼去看钦海明就会变得心翼翼的。

    “你阿姨的墓碑被毁了,我答应慕慕要给她一个交代,给你阿姨一个交代,你听懂了?”

    钦海明的声音很沉闷,钦明珠不自觉的心尖一紧,立即垂下眸,吓的嗓子都难受起来。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钦明珠很低很低的声音问了声。

    “没有最好,如果这事跟你有关系……”

    钦海明盯着自己的宝贝女儿,他但愿钦明珠没这个胆子。

    张汝佳也朝着自己女儿看去,眉眼间微微一蹙,垂下眼睫的时候眼内的神情已经复杂。

    张汝佳后来把钦明珠拉到自己的房间去,趁着钦海明在打电话的功夫悄悄地问钦明珠:这事到底跟你有没有关系?

    “没有!”

    钦明珠用力摇头,声音虽然很轻,但是带着些不耐烦。

    “真的没有?”

    张汝佳再次确定。

    “没有就是没有,什么真的假的?你连自己的女儿都不信吗?”

    钦明珠推开被张汝佳握着的手,转身去不与她对视,脾气却大了很多。

    “没有最好,若是有……,明珠,你最好是不要瞒着妈妈什么事,妈妈不会害你,还会替你想办法,如果你……”

    “哎呀,我对天发誓还不行?”

    请明珠眼珠子转了转,转而就回头对她老妈特别认真的举手发誓。

    虽然也没要怎样,但是那架势,张汝佳暂时信了她。

    “没有就好,发什么誓?那个女人已经死了,实在是没必要再跟她闹什么脾气,否则真的是给我们娘俩找不痛快,你看你爸爸今晚的样子就知道,他对那个女人愧疚又。”

    张汝佳想到今晚钦海明一直沉闷的样子就心里有些发恨。

    她是真的不想跟一个死了的人再去计较,她能有今天的地位,她只想保住自己的地位而已。

    当年的事情或许钦海明只以为自己是喝多了几杯,其实不然。

    当年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那个女人的死就给钦海明的心里留下了阴影,这些年她心翼翼一直在努力的照顾他,顺着他,就是想让他忘记那个女人。

    但是钦慕一回来……

    她来以为一切都会掏出自己的控制,可是钦慕的出现竟然让钦海明动摇起来,他愧疚,对他死去的妻子愧疚,对他的大女儿愧疚,他好像要忘记家里的妻子跟孩子。

    如果墓碑的事情跟钦明珠有关,那无疑,她们娘俩是自断前程。

    钦明珠眼看着张汝佳紧张也不话,她当然也知道她爸爸对钦慕那丫头愧疚,还要让那丫头住进来,钦明珠一想起家里有个房间是留给钦慕的就恨的牙痒痒。

    张汝佳后来又出去,看着钦海明一个人坐在沙发里抽着烟看着春晚,11人足球网:坐过去他身边:身体不好,少抽点。

    钦海明转头看着张汝佳,然后倾身把烟卷放到前面桌上的烟灰缸里捏了。

    张汝佳看着他还听她的心里也一暖,转而便:钦慕妈妈的墓碑什么时候被弄坏的?

    “大概是早上,或者昨夜。”

    钦海明起来,低了低头。

    “这些人真是过分,你一定要查清楚给钦慕妈妈一个交代。”

    张汝佳轻轻地摸着他手臂道,性子也一下子柔下来。

    “佳,我现在最怕的就是明珠跟这事有关知道吗?”

    “不会的,明珠跟我发誓了,她绝对不是她。”

    张汝佳摇了摇头又对他解释。

    钦海明点了点头,把张汝佳稍微往怀里揽了揽。

    来每年过年前后他就不开心,现在出了这事他更不开心了。

    但是张汝佳的安慰不是没用,张汝佳也轻轻地叹了一声:过完年我们一起去给她修墓吧?

    “不用,慕慕不会想你们插手,你能做到这样我已经很知足了。”

    钦海明低了低眸,心情比那会儿明显好了许多。

    钦明珠却在大年初一就发烧,但是因为答应同学大年初一要一起浪,所以下午趁着钦海明跟张汝佳在应酬来拜访的客人的时候便悄悄地溜了出去。

    大年初一的AM里还是人满为患。

    钦慕跟穆倾心还有赫连好约在这里喝茶,赫连好看着她的肚子摸了摸:唉!我就是跟孩子无缘啊,否则我肚子也该挺起来了。

    穆倾心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只好奇的睁大眼睛看着赫连好:你怀过孕?

    “可不是嘛,不过没保住。”

    赫连好轻笑了一声,虽然带着点失落,但是好像那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伤心事。

    “为什么没保住?是身体不好还是有人伤害你?”

    三个女人在一个漂亮的雅间里聚着,服务人员都退下,她们自己倒茶喝。

    钦慕一直保持着沉默,这种事情她也不适合替当事者。

    “虽然当时是被推了一把,但是还是我自己的身体不够好,有些人怀孕的时候跌倒很多次都不会流产,甚至有些人出车祸都不会流产,可是我……我后来想,应该就是孩子跟我没有缘分吧。”

    赫连好垂着眸看着自己手上的婚戒低喃道。

    “是谁啊?是推了你?”

    穆倾心好奇的问道,但是声音压的很低。

    “不也罢,对了,你这次回来,是打算在荣城生孩子吗?”

    赫连好转移了话题。

    穆倾心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傻傻的笑着:“我不知道呢!其实在哪儿生我都不要紧,我就是想阿宴当时能在我身边。”

    她甚至觉得,哪怕他一无所有了,但是只要他出现在她面前,她什么都不求,只要他活着出现在她面前。

    赫连好点点头,对穆倾心的事情知道的并不多,但是她大概能想到她老公那样的人此时会发生的事情,而且看穆倾心那么担心,其实她也不好再多问。

    “我们为什么不聊点开心的呢?”

    钦慕一边给她们的倒茶一边问道,眉目间带着点古怪的笑意。

    赫连好看向她,其实赫连好最担心的是她,虽然钦慕现在笑的很有神,但是赫连好总觉得钦慕此时心里有块伤。

    “聊开心的?要不要聊一下你跟我哥呀,你们俩昨晚是不是很晚才睡?”

    穆倾心突然也乐呵起来,拿着钦慕调侃。

    钦慕……

    “对了,你跟穆熠宸打算什么时候要孩?”

    赫连好突然想起来前阵子钦慕想要跟穆熠宸再生个孩子。

    钦慕听着赫连好的话也眸子低垂了一下,之后浅笑了一声:“其实我们这一个多月都没有做措施了。”

    钦慕看向她们,跟她们解释了一声。

    赫连好跟穆倾心都很激动,比她这位当事人更激动。

    “这么我又要当姑姑了?”

    穆倾心开心的问。

    “看来真的是快了!”

    赫连好也祝福的眼神。

    钦慕却无奈耸肩。

    当年穆熠宸一炮就让她怀了欢欢,但是这次,竟然这么久也没动。

    “但愿吧!”

    钦慕低声了句,有些压抑的抬了抬肩膀。

    “妈妈要是知道你们在要孩,估计会更激动。”

    穆倾心道。

    “我希望你能暂时替我保密,好吗?”

    钦慕轻声跟她请求道。

    “为什么?妈妈一直盼着你们俩给她生孙子呢。”

    穆倾心好奇的问道。

    “可是我又怎么知道自己生的是男孩还是女孩?万一还是女孩呢?再有嘛,现在都没有怀上,告诉她只会让她整天挂着,担心着,所以我想,还是怀了之后再吧。”

    钦慕轻笑着解释。

    “哈!你是怕我妈一直折腾你吧?好吧,答应你了,看在你帮我设计婚纱的份上。”

    道婚纱钦慕想起赫连好,婚纱已经做好那么久,但是新娘子却还是没有穿上婚纱。

    钦慕轻叹了一声,问赫连好:你昨天真在娘家过年?

    “没有,景峰回老宅去吃过晚饭又回去陪我过的。”

    赫连好回应。

    她想回去的,但是景峰不允,不然就去她娘家接她,她也不想让父母担心,便在公寓等到他回去,不到十点他就回了。

    两个人在一起过年也挺好的,赫连好以为他们俩会各自在各自的家里过年,她想他们的感情也会因此而渐渐的淡了,但是……

    好像感情是可以挽回的。

    因为有人在努力。

    赫连好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好了快乐的话题的,快跟我们,昨晚你跟宸少到底翻滚到几点。

    “一整夜够不够?”

    钦慕捧着茶杯在唇边,坏坏的问了声。

    “啊,女流氓啊!”

    穆倾心立即手捂着嘴,夸张的叫到。

    “肚子都这么大的人还我流氓?”

    钦慕挑挑眉,很久没有跟人开玩笑了。

    “哈哈,那我们都是妖精好了,嘿嘿,多好听。”

    穆倾心又纠正着,突然就很想念江宴,因为江宴总爱压着她叫她妖精。

    三个人一起从里面出去的时候天都要黑了,一出门就看到走廊的另一边几个男女正一起往这边走来,穆倾心看着那几个以前还算是熟悉的人,然后不自觉的嘟囔了一声:那不是钦明珠他们?

    钦慕听到钦明珠的名字眼神立即变的锋利,钦明珠看到她们的时候更是吓了一跳,接着却是非常不满的看着钦慕,仿佛钦慕跟她有不共戴天的大仇。

    赫连好也看到了钦明珠,不自觉的也脸色微变,她想这时候钦慕最不愿意见的人就是钦明珠了。

    其余几个人倒是因为见到穆倾心而有些搞笑:穆倾心,你还舍得回来?

    “哈,你们还认识我?怎么着?我一走立即转了阵营了?”

    穆倾心看着那话的男人,以前他们几个同学关系都很好的,穆倾心比较活跃的人,所以这些男孩子更喜欢跟她玩,又漂亮,更是容易让人跟着身后了。

    可是现在……

    “不是我们转移阵营,大家都是同学嘛,不过你肚子怎么回事?”

    有眼尖的男同学看到她红色的大衣里,毛衣包裹着圆挺的肚子。

    “姐怀孕了这都看不出来?”

    穆倾心轻轻地一拍自己的肚子,对他们招摇的起来。

    “你结婚了吗就怀孕?”

    跟钦明珠并肩走在一起的女孩问道。

    几个女孩来就关系很差,如今见到更是分外眼红。

    “我结不结婚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要养我啊?”

    穆倾心扬了扬下巴问道,最瞧不起那些狗眼看人低,狗仗人势的。

    “我养你?我就是有那个心也没那个力啊,谁不知道穆家姐多能花钱,一天花个几千万都是菜一碟。”

    “我们家有钱啊,你要是想花恐怕没人给你吧?”

    “你……”

    “我什么我?不过就吹鼻子瞪眼的吓唬谁?”

    穆倾心肚子一挺,可是一点都不服输。

    江宴跟穆熠宸要是在她还能收敛点,江宴跟穆熠宸都不在她简直就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了啊。

    “哈!有钱很了不起啊?有钱还不是挺着大肚子回城?那男人敢娶你吗?”

    钦明珠仰着下巴问她,连同眼神好像也很确定穆倾心是没人要的女人。

    “他当然会娶我,你还担心我?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整天不学无术,钦慕一回来你爸就要抛弃你了你知不知道?”

    “你爸才会抛弃你!”

    钦明珠最听不得这话,一听立即就恼了。

    “我爸抛弃我?我爸妈跟我爷爷都出了名的疼我这城里谁不知道?就连钦慕,哼哼,她也得疼我,不像是你,你妈妈是三上位,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穆倾心冷哼着道,还故意挽住钦慕的手臂。

    钦慕就一直半垂着眸子,此时感受着被穆倾心挽住稍微转眼看了下,然后微微一笑:“她母亲是三上位,但是她不一定有上位的那个机会呀。”

    “钦慕,你什么?你再给我一遍?”

    钦明珠着就要上前,被身边的人拉住,她还跃跃欲试着想要去跟钦慕干架。

    “我你想要三上位也不一定有机会了,不信是吧?我们走着瞧。”

    既然她不能到钦慕身边,钦慕便走到了她跟前,轻声,一字一句,认认真真的给她听。

    “你,你们放开我,我要撕碎了这个贱人的嘴。”

    “只怕你还不等撕碎了我的嘴,就先被你爸爸打的满地找牙,别以为你还能继续逍遥下去……”

    钦慕话没完,只是敏锐的眸子盯着她半刻,盯的她脸色发白后稍微抬起来,扫视了一圈她身后的这些所谓的朋友。

    钦慕就不信她妈妈墓碑的事情跟这些人无关。

    不定还可以从这些人下手,既然他们跟穆倾心也认识,她不定可以很快的就查出墓碑被毁坏的事情。

    几个人被钦慕看的都有些紧张,有的东看西看,有的故意低头不让钦慕再看。

    钦慕冷声道:“我们走吧!不要让这些人破坏了兴致。”

    赫连好便扶着穆倾心从她们旁边经过,穆倾心走到钦明珠那儿的时候故意皱了皱鼻子哼她。

    钦明珠更是气的要死,却是被人拉着没办法还手。

    几个人下楼的时候刚好遇到那层楼的主管,穆倾心看到那女人胸前的牌牌便叫了一声:你过来一下。

    女人不认识穆倾心却是认识钦慕的,立即点了点头:这位姐有什么吩咐吗?赫连姐,钦姐。

    “你只认识她们俩不认识我是吗?没发现我跟穆倾宸长的很像吗?”

    穆倾心有点委屈的问了声。

    “穆总的妹妹穆倾心。”

    钦慕知道她在生气,便轻声替她介绍了一下。

    主管立即低了低头又笑着回应:真是抱歉,从今往后我不会再忘记穆姐的美貌的。

    “哼,算你会话,我只是想告诉你,给那桌的客人下老鼠药在酒里最好,反正我不要她们好过。”

    主管……

    “怎么?我的话不好使?她刚刚得罪我,还得罪了钦慕!”

    穆倾心怕她不听,便立即拉了钦慕作陪。

    钦慕……

    主管看着钦慕,想要寻求意见,钦慕上前轻轻地搂住穆倾心的肩膀:找个机会的整一下钦明珠。

    主管立即明白过来,点点头告辞。

    穆倾心:我来也是这个意思。

    钦慕无奈的笑了笑:回去吧!

    “嗯!”

    穆倾心被钦慕跟赫连好搀着下了楼。

    赫连好一直想问钦慕墓碑的事情,但是一直没有抽出空来便也就没问成,只是看着她开车载着穆倾心走后还是有些忧心。

    “好像酒店里的人都认识你了。”

    回去的路上穆倾心坐在副驾驶上问钦慕。

    “算是吧!这一年在AM发生很多事情一时也没办法都讲给你听,等有空了我慢慢告诉你。”

    钦慕知道穆倾心八卦心很重,也不觉的有什么好隐瞒,便对她这样。

    “嗯!我问我哥,我哥什么都不跟我呢,还我烦,就会,你好好养胎吧!”

    后面你好好养胎那话穆倾心故意学着穆熠宸一正经的样子道,但是又夸张的多,钦慕不自觉的笑了。

    “哎呀,你怎么开这么廉价的车?我哥那么多豪车你随便挑一量开就好了。”

    穆倾心左看右看车子里,疑惑的问了声后又道。

    “这是我来荣城后赚的第一笔钱买的车,你知道这钱我是从谁那里赚来的吗?”

    穆倾心好奇的看着她。

    “景晴!”

    钦慕笑了声回到。

    “景晴?我想起来了,是那笔设计费吗?一笔设计费这么高?”

    穆倾心吃惊。

    “我摆明了狮子大开口,但是她有她的目的所以非要我来设计,所以我便赚了这笔钱。”

    钦慕解释。

    “恐怕这笔钱拿到的也不容易吧?”

    穆倾心想着,景晴是什么样的人啊,怎么可能随便让别人赚她的钱。

    “是有些波折,不过都是波折。”

    钦慕不自觉的挑了挑眉,最终还是拿到了那笔钱,不仅买了车。

    “怪不得景晴看你的眼神里充满了恨意,原来不止是因为我哥,还因为你占过她便宜。”

    “就算我不占她便宜她照样会恨我。”

    钦慕轻笑着回答。

    “可是景家的势力,你真的想要惹她?”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何况我现在也没空惹她。”

    穆倾心不理解的看着正在认真开车的女人,一点都听不明白钦慕的话。

    而钦慕其实在等一个人的电话,那人昨天答应要帮她查她母亲墓碑的事情,如果没有那件事或许他早就打电话给她了,因为那件事,他到现在都没打。

    钦慕怀疑钦海明猜到是钦明珠所谓,只是不愿意承认。

    又或者,他就是想要包庇他女儿。

    如果是这样,那么钦慕可就要一笔笔的账都跟他们父女算一算清楚了。

    到时候,是私了还是公了她都不会轻易罢手。

    她回去后跟简俨通了电话,互相道了节日快乐,问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她感觉的到简俨在故意疏远她,但是她也没有再去纠结的心思,毕竟,一切都已经昭然若揭。

    晚饭后她陪欢欢去睡觉,之后欢欢睡着她就回了自己的房间去画图,穆熠宸一上楼便到床上去陪她靠在床头,拥着她的肩膀看着她画的图:什么时候你也能整日的这么认真待我?

    “我待你不认真吗?”

    “一万遍你爱我!给我听!”

    他漆黑的鹰眸望着她,像是不容抗拒。

    钦慕不自觉的垂下眸子,浅笑了一下,却是没理他,继续画图。

    穆熠宸却就那么直直的盯着她,爷爷又问起他们打算什么时候举行婚礼的事情,既然两个人已经孩子都有了,爷爷希望他们不要拖下去。

    其实他告诉爷爷,他们马上就会举行婚礼。

    但是他不知道要怎么跟她谈,她一直很抗拒婚礼的事情。

    “刚刚还问什么时候不认真待我,看你现在就非常不认真。”

    钦慕忍不住又笑,转眼去看着他,闪耀的杏眸里像是有颗钻石那般。

    穆熠宸漆黑的眸子睨着她,突然就把她的眼睛给遮住,抱着她压在床上便是一顿狂吻。

    钦慕下意识的在他扑倒她的时候就把画纸抽了出来放在一旁,但是还是不心被他掀翻到了地板上。

    只是她没工夫管画纸了,因为穆总已经骑上来,蓄意待发。

    钦慕突然想起白天里跟赫连好还有穆倾心的生孩的事情。

    怎么还不怀孕呢?

    年纪也不大,该不会真的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吧?

    后来她喝完那几服药也没再去找中医看看,但是中医她在吃完那几幅巩固巩固就可以的。

    虽然她并不着急孩子什么时候来,但是当要了之后一直不来,心里竟然还是会有疑惑,甚至紧张。

    “穆熠宸!”

    暧昧的空间里,突然有个虚弱而紧绷的声音。

    “嗯?”

    穆熠宸一边吻她一边答应了一声,薄唇在她的颈上无法自拔。

    “多久了?”

    钦慕低声问了句。

    “嗯?”

    他皱了下眉,抬眼看她。

    “我们不采取措施!”

    钦慕看着他眼里的困惑提醒道。

    穆熠宸一滞,随即更是眉头紧皱:“好像,不到两个月吧?”

    “有欢欢的时候我们只做过一次。”

    钦慕忍不住又提醒了一声,声音依旧很很。

    “你什么意思?”

    穆总突然快要笑出来,误会了穆太太的意思。

    “我是,是不是身体出了什么毛病?”

    钦慕又紧张的问了一声。

    “你是担心你老公的身体不如从前了?”

    穆熠宸笑出来之前低头去咬住她的耳沿。

    钦慕疼的抬起上半身,看他那桀骜,顽固的架势,忍不住笑着跟他解释:其实我是想会不会是我的身体还有什么毛病?

    ------题外话------

    推荐飘雪的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婚前两人在西餐厅用餐,一个女侍应生跟陌生的她叫板,她冷傲的眼神凝视着那个女侍应生:“如果我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11人足球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
二分彩在线人工计划网 湖南快乐十分app 玛雅娱乐平台 宁夏十一选五技巧 内蒙古时时彩投注
浙江快乐一定牛 11选5走势图 博猫平台联盟 重庆幸运农场技巧 青海快三查询
甘肃快3开奖结果 网易彩票 河北快三开奖号码 新宝gg娱乐平台 新疆时时彩开奖结果彩票控
北京赛车pk10软件微信 深圳风采规则 2018香港历史开奖结果 山西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二八杠变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