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正文 99 偷偷回来看她

作者/清风恋飘雪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huwkg.com.cn ,就这么定了!
    “这几张设计图跟你的如出一辙,盗用者是一个叫杨倩茜的女孩,资料显示是刚从国外回来的留学生,你要立即追究其法律责任吗?”

    钦慕手机里那位韩老师的意思是立即追究其法律责任,钦慕其实另有打算。

    后来钦慕坐在旁边的椅子里,简俨好奇的问道:是钦明珠盗用了你的图?

    “嗯!她以为我不知道,更不知道我办公室里有安装监视器。”

    钦慕点了点头,还没从简俨的事情里,根对抄袭的事情提不起兴趣来。

    “恐怕这个女孩是被别人利用的吧?以她的头脑大概想不到这些。”

    简俨想起自己跟钦明珠见面的时候,钦明珠看似鬼精,实际上应该是常被人当枪使的那种。

    钦慕抬眼看着简俨,看他还有心情管别的事情不自觉的叹了一声:“你都这样了,这些琐碎的事情就别操心了,等身体好点就赶紧回巴黎去才是重点。”

    听着徒弟数落的感觉是怎样的?

    “我打算等你年底的秀办了之后就回巴黎去。”

    简俨看她较真起来跟她起自己原的计划。

    “那你怎么没撑到年底?”

    这会儿看着他好点她才能凶悍起来,伶牙俐齿的不想饶他对她隐瞒病情的事情,想想那时候他一个劲的自己是发烧,恐怕那时候就是病情在恶化吧。

    简俨被她堵的不出话来,无奈的轻叹了一声:那你怎么办?

    “给你一周时间,把身体养好立马给我回巴黎去,另外我把美派过去照顾你。”

    钦慕道最后的时候声音没那么犀利了,还抬眼观察简俨的表情,简俨无奈的浅笑了一声:好!

    这时候,只要她能安心,他觉得让他做什么都可以。

    赫连好知道穆熠宸去出差所以才给钦慕打电话想晚上一起吃个饭,结果听她在楼上陪床,等赫连好到了后看到她们师徒俩在不自觉的皱了皱眉,敲门的时候却是已经微笑着。

    “听简哥在我们医院养病,可真是我们医院的荣幸啊。”

    赫连好已经听了简俨的病情,但是也不好多表示什么,便只无伤大雅的笑了一句。

    简俨跟她不熟所以也只是礼貌的笑了笑。

    “简哥你先休息,我跟慕慕出去两句话。”

    “好!”

    简俨一答应赫连好就拉着钦慕往外走,钦慕看她眼色有古怪便没多问就跟了出去。

    门被从外面关上,赫连好透过窗口看着简俨在里面翻手机没留意外面才对钦慕:“无论如何晚上你不能在这里陪他啊。”

    “为什么?”

    钦慕疑惑的问。

    “你为什么?你现在是穆太太,在这里伺候别的男人传出去会被人怎么?”

    赫连好郑重的提醒。

    钦慕想反驳,但是想到穆熠宸后又不自觉的叹了一声,下意识的看向里面:那简俨怎么办?他在这边没有亲人。

    “我们医院有的是专业医护人员,她们都比你懂得多,你担心什么?”

    赫连好的声音并不大,但是钦慕却觉得有点不安。

    简俨来就没别的亲人了,她作为他现在唯一亲近的人再这么一走简俨心里肯定会不是滋味。

    “那不一样!”

    钦慕低着头,眼眸里有些东西在闪烁,她不是没有顾虑,尤其是在赫连好对她了这些之后,她恍然想起冯芳华来,想起景晴她们来,她今晚要是在这里陪着简俨到天亮,不管是景晴那边的人还是冯芳华,都不会饶了她。

    可是如果她走了……

    他给她那么多,她却连个受他的胆子都没有吗?

    “可是你现在结婚了啊,别人不知道,你公婆不知道吗?景家不知道吗?我听景晴还一直找人跟着你,你今晚要是在这儿过了夜,我保证明天一早就会传出那种绯闻来。”

    赫连好继续声跟她,然后拉住她又往耳边凑了凑:再了,穆熠宸再大方最多给你师父请个护工,让你这么没日没夜的陪着,换做是景晴出事穆熠宸要是这样陪着,你想想你的心情大概就明白他的了。

    钦慕抬眼看着赫连好,没想到这丫头平时不教,一起来还真吓人,把她的心肝都快吓的蔫了。

    “你好好想想吧!别人你都可以不在乎,穆熠宸那儿你可得有心理准备。”

    赫连好又低声了句,然后就走了。

    钦慕在门口站了会儿才进去,简俨转眼看着她:“怎么出去一趟回来不开心了?”

    简俨好奇的问了声。

    “没有啊!”

    钦慕努力堆起一个微笑给他,走过去坐在他身边:要喝水吗?温的?

    “你回去吧!”

    钦慕刚拿起杯子准备去倒水,听着这一句后下意识的看向病床上的人。

    “我还不至于不能动,你在这里我也不方便。”

    简俨笑,声音很轻柔。

    “可是……”

    “别可是了,快走吧!再晚了我也不放心你。”

    钦慕点点头,还是去帮他倒了杯水,走之前低声叮嘱:水温了再喝,现在太热。

    “好,路上注意安!”

    他答应着,从容的很。

    钦慕心里始终放不下,出了门后给他关上门还在旁边站了会儿,才背着包往外走去。

    要是过年那会儿,她大概还会义无反顾的照顾简俨,可就是这么几个月的时间……

    她没想到自己会变得这么自私,这么可怕。

    简俨现在是最需要她的时候,她却已经开着车在回穆家的路上了。

    老实她对自己有些失望,大概前面那么多年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有这么多的顾虑,自己的恩师病重了,还要考虑她的心情。

    回去后阿姨已经煮好中药,看着她回来便立即去端药了。

    欢欢从奶奶怀里跑到她怀里:妈妈!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表情做的不好,欢欢看她的眼神略带担忧,她下意识的在欢欢去模她的脸的时候笑了一下:欢欢今天在家有没有听奶奶的话啊?

    “欢欢很听话哦!”

    欢欢着还不忘对奶奶笑,冯芳华更是很暖心的:“我的孙女,哪天不听话过?特别疼奶奶,是不是啊?奶奶的宝贝。”

    “是!”

    欢欢用力点头,两只手肘在钦慕的腿上用力压着,腿挑起来,特别无拘。

    钦慕抬手轻轻地摸着她的头发,眼神也一直很温柔,直到阿姨把重要端过来。

    “咦!”

    欢欢立即捂着鼻子跑了,冯芳华也有点敬畏。

    “少奶奶!”

    阿姨把药给她,钦慕只好把包放到一旁去,然后接过那一大碗汤药。

    老实,再喝下去她大概会吐了,哪怕是后来这几服药被大夫减了量,但是还是苦的要命。

    只是她还是屏着呼吸几口就将那一碗药给喝完,喝药的时候突然想,这点药的苦又算什么?

    人生在世,比这苦闷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钦慕喝完后将碗给了阿姨,阿姨立即寄上一块糖,钦慕轻笑着:不用了!

    “不是很苦吗?”阿姨问。

    “一点都不苦!”

    阿姨吓了一跳,转眼看冯芳华,冯芳华看着对面的儿媳妇,平日里吐槽这药吐槽的她都能背过那些词了,但是今天竟然突然一点也不苦。

    “是不是熠宸不在家不敢喊苦了?你还真当我是个恶婆婆啊,儿子出差去了,我就在家虐待儿媳妇不成?”

    冯芳华瞅她一眼道。

    钦慕忍不住笑了下:“怎么会呢?您是怎样的人我心里再清楚不过了,只是今天发生些事情,突然觉得这点药,真的没什么好让我喊苦的了。”

    她只是调理身体而已,只是一些毛病。

    而简俨……

    她真是怕啊,正如简俨的,他父亲死在了手术台上……

    她虽然嘴上坚持叫他动手术,但是动手术要经历的风险,并不是你一个病人家属所能决定的,甚至主刀大夫人可能也不会知道手术途中将要发生的事情。

    “发生什么事情了?看你眼眶有些肿,谁出什么事了?”

    “我师父——”

    钦慕不觉的这事需要隐瞒,可是这事情要出来也是需要巨大的勇气的,先不冯芳华高不高兴听,就她自己心里也过不去那个坎。

    “你师父?简俨怎么了?”冯芳华一听师父两个字就瞬间想起景晴的事来。

    “他被查出胃病恶化,有些不太好。”

    她后面不出来,低了头。

    冯芳华看着她一双手互相揉搓着,很艰巨的,不自觉的更疑惑了。

    “每次报道上他都是好好地,那是……胃癌?”

    冯芳华试探着问出来,有些紧张。

    “现在只是在往那方面发展,他会尽快会巴黎去接受治疗。”

    钦慕根不想听到那两个字,但是碍于冯芳华的面前,她也只能继续好脾气的解释。

    “这种病是拖不得,是得赶紧去治,怎么现在才发现呢?这种病早期应该有症状的啊。”

    冯芳华有朋友因为胃癌离世,所以并不算是很陌生。

    “妈,我等下再跟你讲好不好?我想先去洗个脸。”

    她实在是不想再谈下去,便柔声跟冯芳华告假。

    冯芳华看着她眼眶里的水雾便点了点头,垂下眸:去吧!

    钦慕起身的时候打过招呼便上楼去,冯芳华在她走后无奈的叹了一声。

    阿姨还站在旁边,嘟囔着:“看少奶奶的样子应该是担心坏了。”

    “简俨是她师父,手把手教她那么多东西的人,也难怪她会这样。”

    冯芳华听后无奈的叹了一声道。

    “也是,我们少奶奶又是个重情义的人。”

    阿姨也认可,冯芳华却是有朝着楼上看了一眼,这么大的事情,她突然觉得该跟儿子,依照她对钦慕的了解,钦慕大概还没告诉穆熠宸。

    “拿我的手机过来!”

    冯芳华吩咐了一声,阿姨点点头立即去房间给她找手机。

    这时候钦慕刚回到房间里洗完脸,听着手机响的她立即就去床边接了电话,是穆熠宸。

    “穆太太,你老公现在有点想你呢!”

    钦慕坐在床边接着他的电话,听着里面传出来的他的声音不自觉的鼻子一酸,抬手用力的捂着嘴,眼泪就那么突然的冒了出来。

    如果他现在在该多好,他一定会跟她一起想办法,他一定不会叫她一个人扛着。

    从来都是,虽然那么多年里他总是不温柔,但是每一次她遇上事,肯定是他替她摆平。

    钦慕下意识的朝着窗口看去,他们现在隔着大洋彼岸,他还依旧爱她吧?

    他一定能理解她的,虽然他爱吃醋,但是也不至于不分迟缓。

    “穆熠宸,师父身体出了状况!”

    她低声出来这话的时候,心内也在缓缓地淌血。

    实话,她怕极了,尤其是在这样的夜晚,她怕极了失去一个亲人,就像是当年她失去她母亲,11人足球网:如今要是再失去师父……

    “嗯?怎么回事?”

    穆熠宸来正要去工作,听到这话后立即停下了步子,一侧是漂亮的大玻幕,阳光从前头照射到窗口,还有楼下那一片绿色的高尔夫球场。

    走在前头的工作人员看到他停下立即也停下来站到一边等待,穆熠宸后来放下手机又给医院打了电话,在了解简俨的具体情况之后又给钦慕发信息:别太紧张,我马上联系巴黎那边的医院预约手术医生。

    钦慕依旧坐在床边,看着微信里流出来的那一条信息后心里无比宽慰。

    晚上睡觉之前她让阿姨早上多准备一些粥,回房间后跟欢欢躺在一张床上,给欢欢讲故事书讲到欢欢睡着,之后她才又打电话到医院的护士台询问简俨此时的情况。

    第二天一早她便背着包,拎着保温盒出了家门。

    她站在门口透过那个的窗口看着里面,那么大的病房里他一个人在那里,她想起自己时候在医院的情景,那种孤独与无助,那种害怕跟紧迫。

    那是别人所不能理解又不能体会的。

    她轻轻地推开门走进去,把保温盒放下的时候也是心翼翼的,两只手捧着,生怕发出一点声音打扰他的睡眠,昨晚给护士台打电话,护士他的病房里关着灯,已经睡了,但是她猜测他没有睡着。

    也果不其然,放下保温盒后一抬眼就看到旁边放着的纸,那几张平凡的白纸上是他画出来的最有价值的东西。

    白天才在鬼门关走了一趟,晚上画这些的时候应该也很晚了吧?

    她静静地坐在他的病床前,低垂着眉眼看着他画的图,直到太阳升起到那么高。

    简俨醒来后一翻身就看到钦慕坐在那里,正在注视着他。

    那脸上的忧伤那么明显,眼神更为难过。

    她好像在怀念什么,又或者是回忆什么。

    他嗓子里发出来难受的声音,钦慕终于回过神:师父你醒了。

    “嗯!帮我把床抬高。”

    旁边有按钮,钦慕帮忙摁了一下,在他费力的想要挪动的时候替他把头上的枕头放到腰上去,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脑子此时却很灵活,完知道他要什么,手上的力道也很始终。

    简俨靠着枕头后她才又坐下,清透的眸子看到眼前人在看自己才发现自己表情有点僵硬,立即扯着嘴角微笑:“我特意来了个大早,是不是很像个好徒弟?”

    “是啊,来了个大早一直盯着我后背,你可真是个好徒弟。”

    简俨无奈的笑着回应。

    “我刚刚是走神了嘛,您现在要起床去洗漱,或者上厕所吗?”

    钦慕又起来,把凳子挪到旁边的同时问他。

    “是!不过你就坐在这里别动。”

    他吩咐了一声,然后便要起床,但是他的身体状况,自己起床根就是很费力。

    她不知道昨晚她不在的时候他有没有叫护士,但是现在她知道她不能坐视不理。

    “你不是总我整天叫师父却又不像是徒弟那么孝敬你吗?现在我表现的时候到了。”

    她着的时候已经上前去,低着头弯身将她的一只手臂给抱住:“快起来!”

    简俨抬头看着她认真的模样,那时候他的眼眶莫名的有些湿润。

    却只是微微笑了笑,然后认命的被她扶着站了起来。

    “厕所你就别进去了吧。”

    到了洗手间里钦慕回了声。

    “你先等一下。”

    钦慕一只手用力驾着他,另一只手去帮他打开厕所的门,然后又把马桶盖掀开。

    “好了,你过来,我出去,在外面等你。”

    她很执着,她知道这会让他很尴尬,但是如果她一出门他再不心摔了那就麻烦了。

    她倒到洗手台那里,低着头看着自己手上的婚戒,心想穆总要是知道这事估计得气的抽她,嗯,那她就让他抽好了,抽到爽够为止。

    却是没想到自己突然走神,也避免了一些尴尬。

    简俨从里面出来的时候虚弱的扶着墙,看上去脸色差了点。

    钦慕抬眼看着他这时候的表情立即上前去扶住他:累了?

    “还好!”

    他一只手抚着墙壁,一只手臂被她架着,在洗手间勉强洗漱后回到床上。

    他真的躺在床上大喘气,而钦慕却已经在帮他准备早饭了。

    简俨忍不住一边喘气一边笑,他怎么能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在热爱的徒弟勉强这么没面子,竟然虚弱到要她来这般照顾。

    恐怕她对穆熠宸也还没到这份上过吧?

    “穆家厨房里的粥,熬的比餐厅的还好喝,等再凉一会儿再喝。”

    钦慕着把碗端到床上的桌子上,然后在旁边坐下:师父,你干嘛这时候还画图?

    “脑子里有想法要是不画出来会手痒,脑子也受不了。”

    简俨的回答她信,记得有次穆总正玩的开心呢,突然她就从他身上跑了,她还记得当时穆总的脸色到底是有多可爱。

    简俨看着她,那眼神,柔软中带着些遗憾,但是最后却又只是笑笑就过去了。

    钦慕却是在认真的看图,简俨喝了两口粥后告诉她:你等下还是要回工作室去,早上晚上允许你来探视,别的时间忙正事。

    “你以为我愿意一大早跑过来啊?不过是想着三五天你就得去巴黎了,我就能甩掉你,所以我才来献殷勤。”

    钦慕那双眼很敏锐,又黑又亮,每次简俨都忍不住多看两眼,这回也是一样,她分明的那么绝情,他还是忍不住笑。

    “你给穆总打电话了吧?”

    他问了声。

    “是通过电话了,——师父,你不会不高兴我跟他你生病这事吧。”

    钦慕突然收敛起刚刚的顽劣。

    “不会!既然你叫我师父,做师父的岂有不知道徒弟在婆家不容易混的事情?只是这样给穆总好像添了点麻烦——,不过既然你是我徒弟,他是你老公,那他为我做点事也不过分?”

    简俨又喝了口粥,如墨的眼神望着桌上的粥盒想了会儿又问她。

    “当然!”

    钦慕立即答应。

    简俨没再话,他心里想的很多,但是也不是个爱表达出来的人,何况是跟他最热爱的徒弟。

    “师父,你动手术的时候我会飞过去,带着欢欢一起过去。”

    钦慕看到他脸上极力想要掩去的凉薄跟悲伤,那是因为孤独才有的东西,或许是因为自己经历过孤独绝望,所以她格外的想要在这时候对简俨尽心。

    简俨没话,只是笑了笑,低头把粥喝完。

    钦慕就没再多,病房里一时陷入了安静。

    他这两天换上了病房里的病号服,整个人看上去都苍白了很多,不过又有种很沉静的感觉。

    其实他就是个沉静的人。

    不过很快,病房里就再次有了声音。

    美点了外卖,拎着来了。

    只是推开门的时候看到里面钦慕正在收拾饭桌不自觉的心里一疼,钦慕听到声音下意识的回头,就看到美站在那里愣愣的。

    “愣着干嘛?”

    钦慕好奇的问了一声,却是问完一垂眸看到她手里的外卖,不自觉的又看向美,美尴尬的笑了笑:看来老板已经吃饭了。

    “我还没吃,你吃过没?”

    钦慕把饭桌收起来,把保温盒放到旁边后转头问她。

    “没!”

    美很用力才好不容易摇了摇头,眼神有些飘忽。

    “那你们俩去那边吃!”

    简俨指了指对面的沙发,谁也不看,只是那纸巾擦了手后就拿出手机靠在那里看手机。

    美便拿着外卖去跟钦慕吃,不过失落感还是无法隐藏。

    “别难过,明天我不送了!”

    钦慕稍微歪头,吃饭前在美耳边。

    美眼眶湿润,也不看钦慕,只低声:别,外卖哪有你们家的有营养。

    钦慕忍不住看她,美已经低着头在吃饭。

    简俨也抬了抬眼,看着那两个女孩在吃饭又垂了眸,至于她们嘀咕的话,他是听到了,却又没听到。

    白天美留在医院照顾简俨,钦慕回到工作室。

    这次的设计比赛他们工作室也有两位设计师参加,钦慕回去后他们俩就拿着发下来的证书到她办公室,一位是第二,一位是第四,名次都非常不错,她自然也很欣慰,抬眼看着他们很郑重的道贺:先恭喜你们两个获奖,晚上在AM设宴庆贺怎么样?我私人请你们。

    “还是不要了吧,简俨现在身体不好,我们也没心情这么庆贺,大家准备下午下班一起到医院去探望他。”

    的是法语,但是他们交流并没有障碍。

    那位巴黎来的女孩很认真的道,她们都很热爱简俨,毕竟是简俨带着她们一路走到今天,虽然没有被收做徒弟,但是她们都得到过他的提点。

    钦慕听了后垂着眸想了两秒:也好!下班后我们一起过去!

    她想简俨或者不喜欢这么煽情的画面,不过大家的心意也不能这么忽略了。

    不过这次的比赛,最出挑的不是有名次的人,而是被判第一名的设计师是一位抄袭者。

    当抄袭的图跟被抄袭的图同时出现在评选的屏幕上,当时在场的所有设计师都为之震惊,而媒体早就对这种事情见怪不怪,到设计比赛的评选现场也是为了抓住这种事大肆的报道,所以很快这件事就被曝光了出来,并且媒体还把这位新回国的设计师过去的一切都曝光了出来。

    她虽然是设计学校的一名学员,但是绝对不是什么名校的学生。

    这事也在钦慕回到工作室不久后被媒体曝光。

    第一名因为牵扯抄袭也被曝光,抄袭的图出来,被抄袭的也在报纸上刊登了图,时间日期,草图跟投到比赛的图几乎都一模一样。

    ——

    景晴正在拍戏,接到荣城的电话后只淡淡的一声:你找钦明珠,她现在应该在AM跟她的朋友喝酒呢。

    那位抄袭的设计师听到这话之后立即就从公寓里拿着外套出了门,去找钦明珠。

    钦明珠怎么也想不到钦慕会知道她偷拍那些图的事情,直到那个叫杨倩茜找到她去喝酒的地方。

    包间的门被推开的时候,钦明珠正跟两个男孩三个女孩在一起呢,还是前几次那几个人中的,听到‘砰’的一声,几个人都惊吓的朝着门口看去。

    杨倩茜,身高不算太高,但是也还算是顺眼的女孩子,此时紧皱着眉头朝着钦明珠走去。

    钦明珠手里还端着酒杯,正要跟其中一个女孩喝酒,看到杨倩茜虎视眈眈朝着自己走来的她慢慢的放下杯子,不解的问:你干嘛这幅表情?比赛没得第一名?

    “第一名?是第一名,抄袭第一名!”

    女孩低头从包里掏出来报纸跟材料,然后用力的甩在了钦明珠眼前的桌上。

    钦明珠一下子弹了起来,因为纸把杯子给打倒了,杯子里的液体都流了出来,她生气不已,却是下意识的站在那里弯着腰捡起桌上的报纸跟材料一一的翻看。

    “这是怎么回事?已经跟评委打过招呼了啊。”

    “这就是你所谓的打过招呼?有个评委当着那么多媒体跟行内人把事情曝光,你到底是怎么打招呼的啊?”

    杨倩茜简直要疯掉,忍不住对她大吼,觉得眼前的这个女孩子简直是个办事不利的蠢货。

    “可是,景晴呢?是她找的关系。”

    钦明珠也懵了半晌,一双大眼睛里一点神也没有,好久才突然想起景晴来,是景晴找的关系啊。

    “景晴?就是她让我来找你的!我不管你们俩到底怎么回事,但是我才刚来荣城现在就弄成这样,你必须得对我负责。”

    杨倩茜很是愤怒的对她吼着。

    “我对你负责?我对你负什么责?”

    钦明珠心里更是咚咚的只响个不停,心想她才不会对任何人负责。

    “我的前程都被你毁了,是你找的我,你不对我负责谁对我负责?”

    杨倩茜更是生气的理论起来。

    “我是找了你,可是你不是也不会出问题吗?你不是你很会抄吗?”

    钦明珠一双大眼睛瞪着她,然后又低头看手里报纸上的对比,她身边的三个女孩也走到她身边去看图,这事她们不了解,但是找茬她们还是很在行的。

    杨倩茜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刚来荣城就被这两个信誓旦旦要送她坐上荣城第一新锐设计师椅子的人收买,结果却弄成这样,这两个女人的态度都是在荣城没有她们办不成的事情,而且她们的身份也的确特殊,但是杨倩茜没想到她们的行为也这样特殊。

    “再了,景晴让你找我你就找我?都是她找人去弄的,我只是找了你给了你设计稿而已。”

    钦明珠懊恼的望着她,此时脑子里一团乱麻,甚至快要疯癫,景晴竟然就这样把事情推到她身上来了?

    怪不得张汝佳景晴不靠谱,她现在才知道,那是真的不靠谱,一点都不靠。

    “你们俩都推卸责任是吗?你们都在吃喝玩乐,我呢?我才刚刚出道就这么被毁了。”

    后面那几个字杨倩茜的尤为的重,两只手抬起来又用力的放下,她恨,却又没办法改变这一场的结局,料到钦明珠会推卸责任,她一个人来到荣城又没人帮,所以只得转身走人。

    “神经病!”

    钦明珠在她走后刚坐下,发现裙子都湿了又立即站了起来:该死!

    “你回去换衣服吧,不用管我们。”

    朋友们跟她,钦明珠看着自己的衣服上,也只好回去换衣服,却在她走后,一群人都不约而同的交头接耳起来。

    外面的天气有些阴沉沉的,在杨倩茜打车离开后,钦明珠的车子也从地下停车场里开了出来。

    钦慕正在办公室里工作呢,接待的同事上来找她:钦钦,有位姐要见你,杨倩茜。

    钦慕听后把正在看的文件合上,转而朝着门外看去。

    杨倩茜果然来找她。

    并且看上去像是已经跟那两个女人撕过了。

    钦慕的眼睛当然敏锐,只是从杨倩茜的脸上就能捕捉到她此时的心情,不过之所以预料到事情的发展,却只是因为她更了解钦明珠。

    她怎么会料到这件事跟景晴也有关系,景晴正在外面拍戏,她一直以为是张汝佳给钦明珠出的主意,毕竟那母女俩都恨她。

    “钦明珠告诉我是景晴找的评审团,一定会给我第一名,并且会把我推到荣城第一设计师的交椅上,所以我才一时鬼迷心跳……”

    杨倩茜着着低了头,有些不下去。

    钦慕也不多问她,只是听她,杨倩茜始终听不到钦慕开口知道自己最终可能还是要靠钦慕才能翻盘,所以又道:我猜测你们肯定因为什么关系才会这么差,我愿意帮你对付她们,只希望你能赏我一口饭吃。

    钦慕听到这里才抬了抬眼,依旧坐在椅子里淡定如初。

    “我一回国就背上了抄袭的罪名,如果连你都不帮我,那我就真的在这一行无路可走了。”

    杨倩茜继续道,看着办公桌后面那个沉着睿智的钦慕,她几乎一下子就后悔了当初答应钦明珠抄袭的事情。

    “我这个人有个毛病,一向是疑人不用。”

    钦慕抬眼看着她,敏锐的眼神直戳站在对面的杨倩茜眼里。

    杨倩茜毕竟刚刚出道,各方面气质都差了不是大半截这么简单,此时听着钦慕的话更是紧张的倒吸凉气:“我可以先做事,不拿薪水。”

    “你刚入行就犯这方面的错误,我这里实在是容不下你。”

    钦慕看着她那着急的模样却并没有半点难受。

    忍不住想,曾经以为自己绝不会绝情到这步,然,有天她竟然绝情起来,丝毫不会困惑。

    就那么干脆的拒绝,就那么没有任何负担的,哪怕眼前这个女孩真的从此之后再也没路可走。

    杨倩茜不自觉的提了一口气,许久才放下。

    钦慕的绝情让她不自觉的笑了声,好久,她慢慢的退后了一步。

    “原来你们都是一类人,都是自私自利的一类人,你们的世界里根没有别人,只考虑自己的利益。”

    杨倩茜抬了抬手,沮丧到笑出来,那么绝望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女人,然后转身就要走。

    “杨倩茜!”

    钦慕垂下绝冷的眸子,望着手头的画纸轻启了性感的唇瓣。

    杨倩茜瞬间转头,含着泪的眼神看着她。

    “一个抄袭者是没有资格委屈的!”

    钦慕着转眼朝着门口看去,杨倩茜的眼泪刷的从眼眶里掉下来,此时她的所有脾气都被眼泪浇灭了。

    办公室里的暖风热烘烘的,钦慕从椅子里站了起来,慢慢的绕过了办公桌里。

    “你若是实在没地方可去,我倒是可以介绍份工作给你。”

    “真的?跟设计有关吗?”

    钦慕不自觉的又看她一眼,那眼神冷漠,霸道,又带着不容怀疑的锐利。

    再仔细一看,举止里有些某时候穆总的模样。

    “也算是有关,我有个助理最近有些忙,她主要是负责帮我整理整理文件,接待接待顾客,还有帮明星订制衣服之类的一些琐碎的事情,如果你能受得了这份苦就先干着吧。”

    钦慕看着她低低的了几句,杨倩茜立即捂着嘴巴哭出来: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以为不管过去怎样,只要未来我能拿出好的作品所有的过往都能被一笔勾销,我以为只要有她们俩在我一定没问题的。

    她着着就低了头,把脸就要埋进胸膛里。

    “可是你忘了,这世上没有那个人会无缘无故的捧你,更没有任何人想要替你背黑锅,除非是爱你的人。”

    杨倩茜用力的点头。

    “你的试用期是一个月,从现在开始?”

    钦慕不再废话。

    她用力点头,她当然希望马上开始,钦慕没再别的,只是领着她出去。

    “大家停一下,从今天开始杨倩茜暂时代替美的职务。”

    钦慕带她去一楼后击掌提醒所有人,只是做了简单的介绍后便离去。

    杨倩茜站在众人面前,看着那些并不友善的眼神心里更是慌张起来,肯定现在他们所有人都知道她的黑历史,她想,这段时间内她可能并不会好过了。

    晚上下班后钦慕带同事们去看简俨,简俨看到一群人捧着花去看他的时候也是一怔,他还真的不喜欢这么煽情的画面。

    要他的想法是,等到他死了以后最好,这些人再抱着花在他的墓碑前,这么淡定的站着最好。

    别哭出来,也别悲伤。

    只是给他送行,当他只是去了远处旅行而已。

    ——

    医院的停车场一辆暗色的高级跑车缓缓的停下,挺拔的男人从里面站了出来,漆黑的眼看向医院里。

    ------题外话------

    推荐飘雪完结文《婚后霸占娇妻》

    他是高高在上的大总裁,霸道强势,不可一世。

    她是被逼上梁山的鸟,外表柔弱,楚楚动人。

    婚床上,他轻啄着她红透耳沿低喃要求,翻云覆雨中她几次频临崩溃,第二天一醒来面对大床上的空荡,她自己上班路上买了避孕药。

    旷世婚礼,无关情爱。

    ——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11人足球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