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正文 91 口红事件

作者/清风恋飘雪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huwkg.com.cn ,就这么定了!
    “怎么会有口红?”

    因为没有开大灯所以光线很暗,但是女人怎么可能分不出那是什么东西来?

    她又问了一遍,凝重的眼神看向面前的男人。

    穆熠宸也看着自己的衣服上,然后抬手也摸了摸那个地方,因为是黑色的西装所以看不出上面有什么,但是再看自己手上,一个长期吃女人口红的男人又怎么会分辨不出那是什么,只是……

    他的衣服上怎么会有口红?

    “相信我绝对没有!”

    “以往是不会,但是今晚你喝了这么多酒。”

    钦慕皱着眉从他身子底下退到里面去,嫌弃的看着他: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否则别上这张床。

    完就转身自己去浴室。

    穆熠宸……

    特么的,衣服上怎么会有口红?

    转身看着那个女人进了浴室后用力关了门,更是不自觉的沉吟了一声。

    喝酒的时候他把外套脱下来让人给挂起来了,后来就出门的时候再穿的,倒是有个臭子叫了两个美女去作陪,但是绝对没有他。

    穆熠宸想是窝火,找到手机就给那子打电话,结果竟然打了两遍都没人接。

    可是他老婆生气了,问题很严重,现在怎么办?

    今晚可能连床都上不去,宸哥一想来不能抱着她睡觉就觉得烦躁。

    才过了没几天好日子,好不容易把她哄的忘了自己的心,好不容易让她要把心交出来,可是这一件事后……

    穆熠宸想懊恼,然后继续给那边打电话,这次那边索性关机了。

    “该死!”

    他将手机往地上狠狠地甩过去,在洗澡的女人听到外面那一声巨响后更是转头竖着耳朵好半天都没再洗,直到过了会儿听到外面很安静才又继续。

    洗完澡出来后就看到房间里没人,心里砰地一声,他呢?走了?

    下意识的就去找他,却是刚要往外走就被人从后面紧紧地抱住。

    “我发誓,我要是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就天打雷劈。”

    这么狠毒的誓?

    钦慕被他抱的动弹不了,头发挡住了视线,她一只手去把头发别到耳后,转脸去看着他的侧颜:你刚刚干什么了?

    “手机死了。”

    他嘟囔了一声,然后唇瓣在她的颈上一番折磨,把她颈上的头发都给蹭到一边去,他张开嘴就在她颈上狠狠地咬了一口:你到底信不信我?

    “我也想啊,找出证据来给我看。”

    明净透彻,灿若繁星的眸子望着某处,话也无比清楚。

    “那今晚呢?让不让我抱着睡?”

    钦慕……

    他现在的样子像个孩,钦慕不自觉的笑了声。

    “让你抱又怎样?不让你抱又怎样?”

    “不让我抱我会失眠。”

    他嘀咕,情不自禁的去吻她的耳后。

    钦慕被他吻的有点难受,不自觉的想要挣扎,但是他一双手抱着她的两只手在怀里,她根动不了。

    “穆熠宸,我们冷静一点好不好?”

    她还没怎么他呢,他就开始跟她这儿黏上了。

    “我冷静不了,除非……”

    “除非什么?”

    后面没有话,他把她横抱了起来,一边堵着她的嘴啃咬着,一边抱着她上了床。

    所有的问题,都留到她没了力气之后再最好。

    因为她没力气后打他也打不动了,做别的事情让她费力气他还真是心疼,但是这事情他就不那么心疼,还挺有成就感。

    所以这夜,他又把她压在身子底下翻来覆去的不知道蹂躏了多少遍,直到她气喘吁吁,满身湿汗,他才放开她,趴在她背上轻吻着她的寸寸肌肤对她:我保证,我绝对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并且以后,永远都不会做。

    这话,其实他过。

    其实她一直是信任他的,他或许没有跟别的女孩发生关系,但是难保没有女孩主动爬到他身上去献媚啊。

    “你今晚去了哪里喝酒?”

    她筋疲力尽,声音也有些哑了。

    “斐然!”

    “斐然?”

    她抬起已经累惨的美颈,皱着眉不敢置信的看着他,那么乱的地方。

    “景峰要庆祝,江之远就主动请缨订了斐然,还叫了几个女孩。”

    钦慕现在特别想让他从她身上滚下来,但是被他压的死死地,而且他特别温柔的吻着她的肌肤。

    “穆熠宸,你给我滚下来行不行?”

    她快哭了,完没力气反抗,声音也又软又苏。

    “得到原谅前我会继续努力。”

    “宸哥,你饶了我吧。”

    她感觉自己的眼角已经不得劲,应该是湿润过后又干了。

    总之这晚,他简单的解释之后,后来她昏昏沉沉的,在被他服侍的过程中睡着了。

    早上醒来的时候穆熠宸已经不在,她抬了抬眼看了看房间周围,也竖着耳朵听了洗手间里,都很安静,他应该是早走了。

    钦慕忍不住心想:肯定是怕我秋后算账。

    不过这笔账怎么都得算,到底怎么弄的身上是口红。

    丫丫的,她的男人竟然也有女人干硬上,她要是知道是谁,一定得狠狠地教训一顿,最好打的那女人毁容才罢休,把那女人的嘴弄成很丰厚的那种,肿的比驴唇还要厚。

    钦慕脑子里幻想了一阵,然后打起精神从床上爬了起来:钦慕,你一定不能就这么算了。

    然后起床,洗漱,精神抖擞的下楼。

    家里人都不在了,只有她自己在。

    阿姨太太带姐去上早教课了,穆子豪去见客户,至于少爷因为走得太早,所以也不知道干啥去了。

    上午去上班,简俨看到她的时候多看了她两眼:怎么眼睛肿了?

    “嗯?有吗?”

    钦慕确定自己今天没有认真的照镜子,实在是被那个唇釉给折磨的有点抓狂,但是眼睛肿了吗?她昨晚睡的还挺好的,连个梦都没有做,而且吃早饭的时候阿姨也没有提一声。

    只是当她在会客区跟简俨一同坐着,从包里拿出化妆镜来看了一眼之后瞬间把镜子放了回去,然后惊心动魄的眼神看着简俨一眼,立即起了身:我先上楼一趟。

    简俨无奈的苦笑了一声,心想你什么样子我没见过?

    钦慕却是立即回了休息室去找了个眼膜然后就去了洗手间。

    敷十分钟就好,敷好眼膜后她就在房间里躺着,然后拿起旁边放着的手机就要给穆总发信息兴师问罪,但是眼神一闪,她又轻轻地将手机放下。

    她这是怎么了?

    从昨晚知道他衣服上有个口红开始就好像吃了枪药一样得理不饶人,有必要那么跟他较真吗?

    他都保证没有对不起她了。

    然后想着想着,才突然发现,自己最近有点轻飘飘的,好像完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那么依赖他,那么欺负他,那么……

    那么没有自己。

    为什么突然变成这样?

    心在渐渐地沉沦,她紧张的靠在了椅子里,动也不动。

    穆熠宸给她发微信,问她去上班了没有,她看了一眼,心就跳漏了一拍,然后打了两个字出来:在了!

    只是之后想了想却没发出去。

    手机被轻轻地搁在桌上,她自己走了出去。

    美端着咖啡给她:你怎么了?

    因为刚差点撞上,而钦慕魂不守舍的样子才是叫她最好奇的。

    “没什么,咖啡放到办公室去吧!”

    她没什么精神的吩咐了一声,然后自己就下了楼。

    简俨还坐在那里,看她再坐过来的时候不自觉的抬眼又看她,只是刚刚那个还有些冒冒失失的女孩突然变的有些冷酷。

    “怎么了?上去一趟再回来成了冷美人。”

    “不是,我在想一些事情,我们商量一下年底的春装秀吗?”

    “嗯!”

    简俨看她不想多谈自己的事情便也没勉强,钦慕谈起早就在计划的年底秀来更是滔滔不绝,这方面简俨倒是很放心。

    这一次秀场钦慕突然改了主意不再去AM。

    “不在那里在哪儿?”

    “就在这儿!”

    钦慕想,11人足球网:这里山清水秀,应该是个看秀的好地方。

    “你确定?”

    简俨不太肯定她这样做对不对,这是她在荣城发展的第一场秀,如果条件达不到,这场秀也做不好,到时候问题会接踵而至,对她的事业发展有着最直接的影响。

    “我确定!”

    她有什么不确定?

    她现在最不确定的就是过去那阵子她到底在做什么,她怎么会跟他就那么走的近了呢?

    不是两个人的身体,是心,她的心怎么那么情不自禁的就被他俘虏了呢?

    太可怕了,她只要一想起来自己这些日子,这些个晚上在他怀里撒娇释怀,像个被他疼的忘乎所以的娇妻都觉得不真实。

    不该是这样的。

    但是之后,又会变成怎样?

    她回了办公室,美从楼上下来,走到简俨身后去:师父,钦钦她好像有心事。

    “嗯!”

    简俨何尝不知道她有心事?

    只是上了趟楼,大概去敷了个眼膜吧,她想到了什么?突然不打算用AM做秀场,而坚持要在这里。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心里竟然没有那么难受。

    反而,好像希望她做出这样的决定来。

    “那现在……”

    “做好你的职工作。”

    简俨拿起报纸的时候对她吩咐了一声。

    “哦!”

    美失落的答应了一声,就算钦慕没看出简俨的心思,但是她这个旁观者却是看的一清二楚了。

    同事们也只是看着,很多事情心里明白却并不好多什么。

    直到简俨发现有人在看自己,然后放下报纸坦然的看向看他的同事。

    后来大家都认真工作他才又继续看报。

    美却还是到钦慕的办公室去:钦钦,你有没有发现师父最近瘦了些?

    钦慕慢慢抬眼看着她,好久才反应过来,他们有段日子没见了,但是再见面她依然没发现他有什么变化。

    倒是美,捕捉到他的一切行为。

    “好像是!”钦慕想着想着嘟囔了一声,他好像的确瘦了些。

    大概是一个人吃不好所以才瘦了吧?

    “不是好像,分明就是。”

    美低声替简俨抱怨。

    “那今天开始每餐饭多注意一些,首先是点菜的时候点一些比较营养的,然后再监督师父多吃点?”

    “嗯,那我这就去打电话先跟餐厅定好餐。”

    美一听到这话立即开心的用力点了点头,然后真的出去打电话帮简俨订比较有营养的午餐。

    钦慕这次是真的确定美很爱师父。

    如若不然,怎么会为师父不平呢。

    不过她首先要检讨,作为徒弟她的确不太称职,只忙着自己的事根没有关心师父过的好不好。

    整天嘴里挂着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可是哪里有把人家真的当父亲待过?

    后来她一直没带手机,中午从AM订的餐,钦慕一看到食盒就忍不住皱了眉:怎么是从这里订餐?

    “我们是穆总的朋友,所以打三折,经理只收我们的伙食费,所以如果不从他们那里订我们岂不是太亏了?”

    美一边把食盒依次打开一边解释着。

    钦慕心里叹了一声,想到要给师父补身子便没再多。

    倒是简俨,吃饭前了句:以后还是不要从他们家订了,打个八折九折那是看面子,打个三折你还敢吃?

    “为什么不敢?白给的便宜岂有不占的道理?”

    美把最后一个食盒打开,然后在钦慕身边坐下,三个人守着一桌子菜。

    “你以为会让你白占便宜?如今你钦钦姐姐跟他们老板好,给你打三折,以后要是不好了呢?”

    简俨问。

    “怎么会?”

    “算了,吃饭吧!”

    钦慕有些听不下去,她现在都怕想起他。

    “对啊,先吃饭,师父你多吃点。”

    美着就给他夹菜,满脑子都是让他吃得好。

    “了多少遍了,不要叫我师父,你要是非要找个人叫师父,那喊慕慕也最合适不过,毕竟这几年你一直跟着她。”

    “不让叫就算了,叫简哥行吗?不然叫简叔?简伯伯?”

    钦慕……

    简俨也被她气的够呛,被堵的不出话来只得拿起筷子吃饭。

    钦慕晚上都不想回穆家,来还怕难跟长辈解释,谁知道宸哥刚下班便开车到他们工作室楼下。

    简俨站在办公室的窗口抽烟,看着那辆车子停下,穆熠宸迈着大长腿从里面出来,直接走进了他们工作室。

    之后的一切他不用再多想,穆熠宸肯定是直奔着钦慕的办公室去。

    没有敲门声,钦慕听到有人推开门便抬了眼,然后就看到他冷着脸进来,门被用力的关上,他到她办公桌前,双手扶着桌沿冷眼看着她:为什么信息不回电话不接?

    “你给我发信息了?”

    钦慕转头去在桌子上的纸张下面找手机,但是找了半天后她突然放下所有的纸张,茫然的眼神看着他:抱歉,我手机没在这里。

    她表现的真的很无辜,但是她面前的男人却一个字也不信她,只是冷冷的笑了一声。

    “昨晚江之远去送朋友的时候拿错了外套,就因为这点事你就一整天不理我?”

    钦慕没话,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狡辩,狡辩的话有很多话可以,但是不狡辩的话岂不就被误会。

    钦慕看着他俊美的脸上此时愤怒的表情,突然之间就无法再做出别的反应,就那么一直仰着头看着他。

    穆熠宸用力的拍了下桌子,冷酷的转身,掐着腰在她面前走来走去,像是想要发火却又不得不压制。

    钦慕知道自己让他生气了,她终于肯低下头,在她不确定自己能残忍的看着他一直愤怒下去的时候。

    “你到底怎么了?突然又变成这样有意思吗?”

    “手机真的没在,你一定要因为我一天没联系你就这么跟我大动干戈?”

    她试探着,心翼翼的方式把这些字出来。

    “到底是手机不在还是故意把手机扔掉不接我电话,你心里比我清楚。”

    他用力的戳着自己的心窝子,将近一米**挺拔的男人此时被气的仿佛一个受到巨大打击的稚气的大男孩。

    “钦慕,我知道你心里想什么,我知道的一清二楚,我……”

    他还想下去,但是他却不得不把那些话都咽下去,因为他知道自己等来今天有多不容易,他不想因为一时的愤怒就把这么长时间的努力都浪费掉。

    “不早了,收拾一下回家吃饭吧。”

    最后他压下所有的脾气,低着头对她了那一句。

    所以,她也没来得及找借口不回穆家,甚至都没能力开口自己开自己的车回去,看他站在车前等着她,她便慢吞吞的走过去打开了副驾驶的门。

    简俨在楼上静静地看着,一切,都跟他想的毫无差池。

    简俨听着隔壁办公室里的争吵,他甚至能联想出当时他们俩的样子。

    还有此时钦慕坐在穆熠宸身边的心情。

    简俨想,无论如何自己还是要祝福的吧,毕竟那是他唯一的徒弟。

    嗯,手机还是忘了拿走。

    路上。

    那么大的车厢里,空气却很稀薄,不知道是因为天冷了还是怎么,总有种快要喘不上气来的感觉。

    钦慕转头看着他:我好像又忘了带手机。

    穆熠宸……

    转头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钦慕觉得他那眼神好像在骂她是不是没带脑子。

    她今天的确是没带脑子,她今天都要崩溃了,想到自己这些日子来完落入他温柔的陷阱就抓狂。

    钦慕突然想,他是不是故意的啊?

    故意每天晚上那么哄她,让她不知不觉的就到他怀里紧紧地抱着他。

    她现在晚上要是没有他,大概都睡不着了。

    心里想的多,脸上就是倔强。

    每次她心里有点什么九九他好像都能猜的准准的,钦慕都有点害怕了。

    可是此时那棱角分明的轮廓上的冷厉,又不自觉地心疼。

    “要不要回去拿?”

    “不要了吧。”

    他突然了一声,钦慕觉得简直就是恩赐,声跟他。

    “让你助理有事联系这个手机。”

    他把自己的手机送到她眼前,一边认真开车一边交代。

    钦慕看着眼前的黑色手机冷了半秒就立即接了过来,然后给美打电话。

    “是我!”

    “嗯,有事打这个电话找我。”

    “嗯,挂了!”

    穆熠宸还在认真开车,她抱着他的手机看他:谢谢啊。

    穆熠宸看都不看她,努力压制着性子在好好地开车。

    “那边有个花店,我们买点花儿回去怎么样?”

    她突然看向他那一侧的路边,穆熠宸看向那里,然后把车子拐了过去。

    钦慕……

    她其实只是不想他生闷气而已,没想到他二话没就把车子挺了过去。

    钦慕只好下车去买花,走到一半又倒回来:我钱包也没带,你跟我一起去吧?

    “你自己去!”

    他着从西装口袋里掏出钱夹给她。

    钦慕没办法,只得从窗口接过钱夹,失落的转头走去。

    穆熠宸无奈的轻叹了一声,她刚走了没几步他就下了车。

    钦慕听到转头,立即笑盈盈的又跑过去搂着他大半条手臂,一起跟他往里走。

    穆熠宸……

    这妖精想要折磨死他啊?

    无奈的轻叹了一声,跟着她走进花店。

    “欢迎光临!”

    门口挂着的挂件在他们一到门口的时候就开始叫,钦慕低头看了一眼,喜滋滋的:好可爱啊。

    穆熠宸只是用匪夷所思的眼神看着她,钦慕抬头看他一眼,立即跟他推开门进去。

    “两位想要买什么花?”

    “问我先生。”

    钦慕百分百微笑着道,然后抬眼看穆熠宸:你喜欢什么花?

    “你要送我?”

    穆熠宸眉头动了动。

    “对啊!”

    “你带钱了吗?”

    他又问了一声。

    钦慕看着他那满眼绝望的样子又低头看了看手上的黑色钱夹,呵呵。

    最后两个人买了一大捧百合抱着从里面出来,穆熠宸依旧双手插兜,倒是钦慕不忘一只手搂着他的手臂。

    嗯,是习惯了。

    好像,自己的心情已经没有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的心情。

    相比上午的紧张,现在的她竟然放松下来,然后搂着他的手臂回到车上,把花儿放在后面后给自己系好安带回头看他:你要喜欢我明天就买给你。

    “哼!”

    穆总笑了笑没再别的。

    钦慕觉得比较冷,之后又没再话了。

    回到家钦慕就把百合送给了管家,管家喜滋滋的抱着百合,虽然不敢表现的太激动,但是一把年纪第一次收到花儿,一得空就立即找了个花瓶放到自己卧室去,非常珍惜。

    吃过晚饭钦慕哄着欢欢去洗澡睡觉,穆总破天荒的都没理她,直到她哄着欢欢睡着后一个多时他也没去找她。

    钦慕知道,穆总是真生气了。

    只是却不知道自己会躺在女儿床上睡着。

    来是想着等女儿睡踏实了就回去,结果醒来的时候看了看表,竟然已经五点多,抬头看着女儿还在熟睡她大气不敢抽一口悄悄地掀开了被子往外走。

    回到房间后更是猫着腰,很轻的步子走到床边,然后心翼翼的躺倒床上,掀开被子把自己盖进去。

    心想等他问起来就自己是半夜回来的,他那时候就睡了肯定什么都不知道。

    只是……

    她才刚躺好,安抚了自己慌张的内心,他就突然的转了个身。

    钦慕下意识的转头去,明亮的眸子望着他宽阔的后背。

    因为昨晚她没回来所以他没拉窗帘,外面的月光照进来,她能看到他的后脑勺。

    不自觉的又紧张起来,他难道是醒了?

    还是没睡?

    钦慕想害怕,索性就转了身伸手大胆的去搂他。

    “拿开!”

    穆总傲娇的了一声。

    钦慕……

    “不要!”

    现在不抱,以后没机会了怎么办?

    能抱的时候就多抱抱吧。

    突然的任性,执拗的想要就那么一直抱着他,直到某一天他真的狠心的将她推开。

    但愿这一天晚一点到来。

    穆熠宸很想发脾气,可是人被紧紧地抱着,很快所有的脾气就都化为乌有。

    “不是不想回来吗?”

    寂静的房间里,他终于认真问了她一声。

    “不是,是不心睡着了,你都没有像是往常一样过去抱我。”

    “你那么不稀罕,我勉强有什么意思?”

    钦慕忍不住脚上踢了他一下。

    心里突然委屈。

    以前怎么不勉强没意思?

    以前恨不得拿根绳子绑着她,突然又这种伤人心的话。

    “穆熠宸,你不准再这种话,不然……”

    “不然什么?”

    他突然扭着身子转头质疑的眼神看她。

    “不然我就真的走了!”

    她倔强的完,一双眼睛里却是雾蒙蒙的。

    “走?家门口都让你出不去。”

    他暧昧的抱着她,在她耳沿用力的咬了一下,疼的她情不自禁的咬住自己的下唇,他才又在她耳边了一句。

    她情愿。

    情愿这一生都走不出他的心门口。

    果然,黑夜里容易让人忘我,她任由他抱着,也伸手去摸他,一双雾蒙蒙的杏眸笑的弯弯的。

    房间里似乎又悄悄地温暖起来,大床上一双男女情难自拔的缠着彼此,暧昧旖旎。

    早上两个人甚至都不想起床,像是刚刚才失而复得,紧紧地相拥着。

    只是还是要去上班,穆熠宸送她去工作室,故意在工作室门口吻她,钦慕被亲了一下后把他推开,娇嗔的目光看他一眼然后转身进门。

    简俨正站在窗口抽烟,钦慕一进去就看到他,下意识的喊了一声:师父早!

    “嗯!”

    已经不早了!

    但是他还是轻轻地推敲了下烟头,然后低着头轻轻地答应了一声。

    温如暖十点多去找她,让她帮忙做衣服是一,其二却是跟她了些景晴的事情。

    “景晴的确很极端,当年有个导演碰了她一下,后来她好像就闹了自杀。”

    办公室里就两个人,温如暖出这话来的时候,在裁剪布料的女人忍不住抬了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框疑惑的看着沙发里坐着的女人。

    “你若是想知道她的过往,不妨先坐过来休息会儿,关于她的事情我应该知道的不算少。”

    温如暖在京尚好些年一直隐忍着没有出头,钦慕想这或许跟景晴的关系也最大,后来便跟她坐在沙发里喝茶。

    “也就是她闹过自杀以后,城里就传出她跟穆总要订婚的消息,自打那以后,我是再也没敢跟她争过,今年播出的我的一部戏也是那时候拍的,当时穆总跟景家都压制着京尚,所以张总只得将我的戏压住,在好几个台连续播放了她的好几部戏。”

    也的确,景晴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走红的。

    “是哪一年?景晴自杀的事情。”

    “好像就是两三年前吧,是一个冬天。”温如暖端着茶杯寻思着,看着里面的上等茶叶闻着茶香,虽然喜欢但是还是放下了茶杯。

    钦慕想到自己跟穆熠宸第一次发生关系之后,穆熠宸天还没亮就离开了,之后很长时间都没再去看她。

    也就是,可能就是那时候,景晴自杀。

    钦慕没想到景晴竟然还有那胆量,自杀那种事她是不敢做的。

    “怎么不喜欢吗?”

    回过神后垂着眸看着温如暖放下茶杯轻声问了句。

    “不是,是我准备要宝宝了。”

    温如暖并不觉得自己需要隐瞒她,却是把钦慕吓了一跳,这时候是她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这时候生宝宝合适吗?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可是张总年纪不了。”

    “那你们是打算结婚了吗?”

    钦慕好奇的问。

    “那倒不是,你跟穆总不是也没结婚吗?一个女人不只是结婚后才会想要给一个男人生孩子的,对吧?”

    钦慕没办法反驳,也没办法点头,只是虔诚的微笑。

    当年她生下欢欢其实是为了自己,不是因为穆熠宸。

    但是自己也曾想,如果当时自己有温暖的家庭,难道就不愿意把孩子生下来了吗?那必定是他们俩的孩子啊。

    想到从到大的情谊……

    “你觉得值得就值得。”

    钦慕低声。

    “嗯,我觉得值得,怀孕后我会暂停一年拍戏,但是我想这一次我不会再销声匿迹的吧?”

    温如暖委婉的问道。

    钦慕点点头:是!

    温如暖也对她笑,却是在她们俩正在聊天的时候,美突然跑上来:钦钦,钦明珠跟她母亲来了。

    钦慕质疑的眼神看向门口,转而却是从容的应了一声:知道了!

    “看来我们得改天在继续聊了。”

    “也好,这两天我会先把你这套礼服做出来,到时候见。”

    “嗯!”

    温如暖起身,跟钦慕并肩下楼,坐在楼下会客区的母女俩再看到此情此景的时候都吓了一跳,两双大眼睛都盯着钦慕跟温如暖。

    “告辞!”

    温如暖在门口跟钦慕招呼过后离去,钦慕站在那里目送她上了保姆车离开,然后才转头回到会客区。

    “刚刚那是温如暖?你跟她很好?”

    钦明珠下意识的问出心中所想。

    “这跟你恐怕无关,明来意吧。”

    钦慕坐进她们一侧的单个沙发里,双手轻轻地搭在一起望着她们母女。

    “既然你这么坦白我也不废话,听你旗袍做的不错,我下个月要跟明珠爸爸去参加一个重要的活动,来找你做一件。”

    钦慕……

    美刚好拿着文件走过来,听到这一声后也不自觉的用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张汝佳。

    “你那是什么表情?我妈妈来找你做旗袍是看得起你。”

    “可是我们钦钦不是什么人的旗袍也给做的呀。”

    在钦明珠不高兴钦慕那木呐的表情的时候,美抱着文件霸道的了一声。

    钦明珠立即抬了眼怒视着她:你算什么东西啊?这里有你话的份吗?

    “她是我最得力的助手,你她有没有话的权利。”钦慕清冷的声音问了声。

    钦明珠立即不高兴的跺脚,抬手去捏着张汝佳的手臂:妈,你看她总这么讨厌。

    “好了好了!你们俩不管怎么也是姐妹,一定要这样吗?钦慕,你爸爸有意让我们母女跟你和好,我这才来找你做套旗袍让你爸爸安心,你总也要表示表示吧?”

    张汝佳瞅着钦慕不高兴的数落到。

    人家竟然是来跟她和好的?

    “哈,你们母女做的那些事,来找我们钦钦做套旗袍就想和好?你们把我们钦钦当什么了?再了,我们钦钦为什么要跟你们好?”

    美忍不住噗笑了一声,看着那母女俩恶心的嘴脸她就觉得搞笑。

    “喂,你是不是傻啊?不知道我跟我妈妈什么身份吗?你是不是不想在荣城待下去了?”

    钦明珠实在是气急,腾地从沙发里站了起来。

    “我们来这里这么久了,没有一杯茶水也就算了,竟然一个的助理还对我们言语羞辱,你这是大不敬知道吗?赶紧给我跟我妈妈道歉,不然姐可是要翻脸不认人了。”

    钦明珠当真是眼珠子很亮,那气的要跳脚,那眼珠子要瞪出来的模样却是着实叫人痛恨。

    “有权有势了不起啊?有权有势不用遵循法律吗?你在这里威胁我我也是可以告你的,像是你们家犯了法律该罪加一等。”

    美毫不谦让,更是字字相击。

    “你,你敢恐吓我?”

    钦明珠张大了嘴吧,丝毫不管自己得体的穿着与精美的装扮。

    钦慕终是听不下去,看到她挽袖子慢悠悠的站了起来:你想怎么着啊?

    “我……你没看到那个浪蹄子多么不尊重我吗?”

    “你叫我什么?钦钦,我忍不了了我。”

    美气的满脸发白,回头看了钦慕一眼就真的把文件往后面的桌子一放,然后就要去跟钦明珠干架的样子。

    “给她道歉!”

    钦慕抬手拦住了美,敏锐的目光看着钦明珠冷漠的吩咐了一声。

    “道歉?凭什么?”

    钦明珠翘着脚尖,咬牙切齿。

    “就凭你没有口德。”

    钦慕厉声道,眼神更是杀气腾腾。

    “我不!”

    钦明珠坚决不同意,张汝佳也站了起来:钦慕你这就过分了,别人欺负你妹妹你不帮着也就罢了,怎么还帮着外人呢?

    “我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钦钦你别拦着我,让我跟她们一决雌雄。”

    钦慕甚至都没有空管她这话合不合理,只是手臂用力挡住她身前不让她往前再走一步。

    有些事她做可以,美做就不行。

    “外人?谁才是外人?”

    钦慕犀利的眼神看着她们。

    “钦慕,你实在是太过分了,我就该让爸爸来看看你这幅可恶的嘴脸,让他知道,你,还有你工作室的这些贱人们都……啊!”

    钦慕没再话,只是弯身将桌上的一大杯凉水朝着钦明珠狰狞的脸上泼了过去。

    美顿时解了气,想笑又努力忍着,看着她家钦钦冷着脸对着那母女俩。

    “要做衣服可以,第一我不会动手,第二既然是来设计旗袍的就把嘴巴放干净点,否则滚出去,我工作室不再接待你们美女,永远。”

    钦慕完后就转身离开。

    美更是因着钦慕帮自己出了气而冷哼了一声,也往外走。

    而钦明珠还伸开着一双手,张着嘴张到下巴都要脱臼,她怎么也没想到钦慕竟然又这么粗鲁的对她,她现在怒火中烧恨不得上去撕烂了钦慕。

    张汝佳看着女儿被泼了一脸水,胸口也湿了,更是一下子气坏。

    “钦慕你给我站住!”

    张汝佳着就从沙发那边绕过去,在钦明珠气哭之前大步走向已经走出会客厅的钦慕背后。

    钦慕停住步子,转眼冷冷的眼神射向朝着自己走来的女人。

    钦慕想,真的该庆幸八岁那年被送走,否则留在钦家可能真的命也没了。

    眼看着那个女人气势汹汹的朝着自己走来,想起自己的母亲,心想,这就是当年害死她母亲的罪魁祸首,就是这个女人,当年利用年轻的身体虏获了她父亲的心,让她家破人亡。

    被遗弃在国外十多年,再回来这个女人竟然还不停的找她的麻烦,这个女人到底哪儿来的勇气?她就不怕午夜梦回是噩梦缠身吗?

    这就是让她父亲鬼迷心跳的女人啊,她真想问问那个男人,当年到底是看上了这个女人哪一点?论德行,这个女人根不能跟她母亲相比,论模样这个女人也不过就是狐媚了些,却是一点端庄的德行都没有。

    此刻,这个女人又想做什么?

    “今天你爸爸不在,我这个当长辈的就替他好好教训教训你。”

    ------题外话------

    推荐飘雪自己的完结文《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超级好看,飘雪强推哦!

    整天瞧不上你的男人一直拐着你在床上纠缠是种怎样的体验?

    ——

    婚前两人在西餐厅用餐,一个女侍应生跟陌生的她叫板,她冷傲的眼神凝视着那个女侍应生:“如果我我是简少的妻子,你可以收起你的好奇心立即从我眼前消失?”

    尽管不相爱,但是决定回国跟他举行婚礼的那一刻她就绝不容许任何人对她这个简家少奶奶有任何的质疑,有任何的不敬。

    ——

    “虽然感情游戏不好玩,但是我们可以玩玩床上的游戏。”深冬,他不再睡沙发,提出这样的要求。

    傅缓浅笑一声:别过了那条线,一栋豪宅。

    “一晚一栋的话,你可以去挑个几百栋先玩着。”他突然抬手勾住她的后脑勺,性感的薄唇欺压覆盖在她柔软的唇瓣。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11人足球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
11选5出号精准规律 最准金牌三尾中特 唐山海港开发区人多吗 泳坛夺金中奖结果查询 广东快乐十分1号球计划
秒速时时彩是哪里开的 博金冠平台注册页面 重庆幸运农场快乐十分 北京金港国际赛车场 pk10最牛稳赚5码计划
欧泊彩票 广东11选5投注 11选五山西开奖结果 特码资料2018马会资料 秒速彩票 平台大全
体育彩票七星彩预测 国彩彩票正规的吗 今天快3走势图 河北快3开奖结果 辛运28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