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试爱:宠妻365式 正文 85 暖手

作者/清风恋飘雪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huwkg.com.cn ,就这么定了!
    “记得!”

    她舒缓的答应了一声,眼睛却依旧望着屋顶没离开。

    知道她回来后他便立即找过来了,俩人当天就发生了关系。

    只是那时候的她还想不到自己不久后会重返荣城,并且有一天入住了穆家这个庞大的家庭。

    所谓庞大并不是人多,而是他们的集团做的太大太远,他们太高太深。

    她转头朝他看去,他还是当初那个站在她面前邪魅狷狂,高高在上的穆少,而她,却已经不再是曾经那个单纯的钦慕。

    最近的她在做的一系列的事情其实都不是她愿意做的。

    老实开始她以为成为一个有名的设计师要做的不过就是会画图,会做衣服,多少再会一些周旋。

    却没有想到,原来你努力的路上会有这么多的绊脚石。

    “现在我们又回到这里,什么感觉?”

    他低声问她。

    “跟做梦一样!”

    她的声音,有些无力。

    穆熠宸轻轻地吻她的唇瓣,手也早就帮她解开睡袍轻轻地抚了进去:梦?宝贝,这不是梦,这是真的!

    他在她的耳边,一边明确的回答,一边轻吻着她美妙的肌肤。

    是啊,一切都是真的,真真实实的发生了这些,如做梦一样的事情。

    “干嘛突然带我来这里?”

    “重温旧梦!”

    穆总着,然后到她身上,双手将她的缠住,举起,就那么赤果果的看着身下的她,那双透彻的眸子里,似冷还冰,却叫他爱的要死。

    “重温旧梦?”

    她低声回问,不自觉的笑了出来。

    穆熠宸却没在笑,而是转瞬就将她的嘴巴堵住。

    长睫不得已的轻轻合上在一起,茂密又温柔,楚楚怜人。

    那亲吻,如救命的良药,深深地将两个人吸引。

    这夜,突然下起了雨,不,应该是雷雨交警。

    那声音,真是要把耳朵都震聋了,这么高档的客房里,也不能将那声音排斥在外。

    只是不知道,这么快就到了打雷的季节,床上的女人听着外面那轰隆隆的声音情不自禁的把身边的男人抱紧,脸也紧紧地贴着他的胸膛。

    “怎么了?”

    “不喜欢!”

    不喜欢打雷。

    穆熠宸下意识的将她抱紧,把被子也在她身后用力的掖了掖:我在呢!

    “嗯!”

    那低低的一声答应,是她寂寞了很多年的心,终于得到了依靠之后。

    房间里的灯都暗下去,他们的呼吸跟外面的雷雨比起来也显得微不足道了,只是钦慕因为那雷雨天气而更加需要他。

    好希望,每一个这样的日子里,他都在身边。

    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只要紧紧地抱着他,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她才会有一些安感。

    穆熠宸感觉到她在紧张,低下头去轻吻着她的额头,许久,那个吻都不离开她额头上。

    “慕慕!”

    “嗯?”

    “我爱你!”

    那低哑的声音,叫两个人都意外。

    钦慕没动,只是眼睛默默地湿润。

    “这辈子,下辈子,我都会一直这么爱你,并且绝不离开你。”

    所以,请放心,我会一直守护你,你永远都不会是一个人在战斗。

    钦慕的眼角终于还是湿润了,这么长情的表白,她只听穆熠宸的这么好。

    他的声音很低,很沉,好像随时都要被外面的雨声所掩盖,但是怀里的女人却就是听的那么清楚。

    近来,每当深夜,钦慕觉得自己不像是自己。

    好像脑海里正在被灌入什么不属于自己的思想,这些东西,到了第二天早上好像都会消失不见,但是再一个黑夜来临,又会悄悄地钻到她脑海里,钻到她心间那片田。

    早上两个人回去就被训斥了一顿,有家不回,可耻。

    不过被训斥完了就被放行到楼上去了,穆熠宸后来去了公司,钦慕去了工作室,中午的时候穆家迎来了客人,钦海明。

    “慕慕那丫头啊,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她不想见我便罢,你们别跟她我来看我外孙女这事。”

    钦海明跟穆子豪还有冯芳华在沙发里坐着喝着茶聊天,欢欢在旁边玩着玩具忍不住抬眼去看这个不怎么熟悉的男人。

    “欢欢,那是外公,叫外公。”

    “外公?外公是什么?能吃吗?”

    欢欢抬眼看着她奶奶,在她的脑海里,从来没人跟她提过这两个字,她陌生的根无法辨认。

    “哎呀,这孩子!”

    冯芳华尴尬的了一声。

    “不碍事,不碍事。”

    钦海明低声着,眼里的神情充满慈爱。

    “你们父女俩的感情,一时半会儿恐怕也难好,不过看欢欢这样子倒是很喜欢你呢。”

    “是啊,欢欢,外公就是妈妈的爸爸,快去叫一声外公,外公给你带了很多礼物呢。”

    听着爷爷奶奶的话,她眨了眨眼然后朝着钦海明走去,一双纯纯的大眼睛望着他很有陌生感的叫了一声:外公。

    “乖,我们欢欢真可爱呢!”

    钦海明抬手爱怜的摸着她柔软的头发笑着叹息。

    后来欢欢被带出去玩他才又:这孩子长的倒是跟钦慕时候有点像。

    “是啊!”

    冯芳华也点点头,其实她还记得钦慕时候,虽然那印象有些模糊了,但是那双眼睛,那个神态,总是还跟以前差不多。

    “老弟啊,今天你来到家里,我不把你当领导,只把你当亲家有些话得对你一。”

    聊别的聊的差不多,穆子豪终于还是认真起心里的一些事。

    “好,你!”

    其实钦海明这次来也不是单纯的看欢欢,他听了有人找钦慕闹事,作为父亲他不得不来这一趟。

    “慕慕这丫头可能跟景家有点不清,你得有个心理准备。”

    “是景家那丫头因为熠宸所以恨上慕慕的事?”

    穆子豪点了点头,钦海明便叹了一声,然后又淡笑了一声:我们这个年纪什么事情没经历过?只是看着他们的发生这些事……景家要是非得拿钦家一个人去泄愤,我倒是不介意把我这乌纱帽推给他们。

    钦海明着,眼神里流露出来的也是认真。

    “哎呀,我们不是这个意思,就是我们都得有个准备,跟景家以后不定会井水不犯河水,或者更不堪,只是我们都不会看着孩子白白受委屈不是?”

    冯芳华不似是平时训斥钦慕的样子,起话来也是头头是道。

    “你们老两口我还能不放心吗?你们能让那孩子来家里住,就明你们已经接受了她,你们对自家人怎样我这些年看的透彻着呢。”

    钦海明其实心里并不是这样想,但是此时为了让他们对女儿好也只能这么。

    “我们也有很多不足,也没少让慕慕受委屈,你能屈尊亲自来家里看欢欢,明你心里是真的有她们娘俩,咱们不场面话,今天咱们三个做长辈的都在,一些事必须掰扯清楚,以后对孩子,咱们也得有个共同意见。”

    穆子豪接着,端着茶杯让了让斜对面坐着的钦海明,钦海明端起茶杯,话却并没在出口。

    因为之前钦慕入住穆家后不久又离开,其实钦海明心里并不看好这家人,但是此时听着穆子豪的话却又只得从长计议。

    晚上穆熠宸回家就看到女儿抱着一个不熟悉的玩具,而且特别稀罕的样子,不自觉的在那个玩具上停了一眼。

    冯芳华看他回来,并且站在沙发旁边看着站在他旁边的女孩怀里的玩具便立即从厨房里出来去到他身边:今天欢欢她外……

    “我还有点事,去书房一趟。”

    穆熠宸立即收回在女儿身上的眼神抬腿往楼梯口的方向走去。

    冯芳华跟欢欢大眼瞪眼,又好奇的朝他多看了两眼。

    不听?

    为嘛?

    冯芳华没想明白,不过也没再想跟他多了。

    只是钦慕不能,儿子还不能,这是要憋死她呐?

    “你爸爸那个鬼精。”

    冯芳华忍不住低头看着自己孙女嘟囔了一句,欢欢突然笑开,并且跟着学:鬼精,爸爸。

    冯芳华无奈的笑了声,领着自己孙女的手:奶奶带你去厨房看看他们做什么好吃的去。

    “我要吃鸡腿。”

    欢欢抬眼看着女儿了一声。

    “好,那我们去跟厨房里的人,我们宝贝要吃鸡腿好不好?”

    “嗯,要加番茄酱!”

    欢欢点点头,然后跟着奶奶一起去厨房。

    钦慕回来后也没有发现异常,当哄着女儿睡觉的时候看着她床上有个新玩具只以为是老两口疼孙女又给多买的。

    等回房间后看着穆总在刷手机便只接到他那边去,抱着他趴在他身上,一双冰凉的手伸进他的睡衣,懒洋洋的了一声:好暖和。

    穆熠宸只是将她的手又往自己胸疼放了放,并没有因为凉而不高兴她的举动。

    钦慕抬眼看着他认真的盯着手机,一边在他胸膛取暖一边问了声:看什么呢?

    “明年领导班子可能会换人。”

    他低低的一声,然后拿开手机,两只手搂着她道。

    “换就换呗!”

    她突然一翻身,手从他身上拿出来之后就站起来朝着浴室走去。

    穆熠宸双手放在了后脑勺,靠在床头看着她往浴室走去的背影:过几天我带你去看看中医。

    “好啊!”

    她爽快的答应着,却是头也没回。

    穆熠宸不自觉的轻叹了一声,又拿起手机继续看榜单新闻。

    衣服都脱掉扔在一旁,她把自己泡进了浴缸里,那温暖的温度蔓延身,让她情不自禁的颤抖了一下,之后将自己深深地埋进了水里。

    很多事情,还没开始就能知道结局。

    很多事情,已经开始半生,依然看不透未来。

    她母亲车祸的那一幕突然在她脑海里浮现,她忘了自己在水里憋气了多久,直到快要窒息才挣扎着,一双发白的手紧紧地抓着浴缸边缘,好不容易探出头去呼吸。

    好或者钦海明是真的想要跟她和好,问她到底有没有和好的打算。

    有个父亲,有个家。

    可是父母婚姻出问题的时候她已经懂事了,那些个历历在目的,都让她疼痛的心脏都要无法承受。

    她清楚的看着夫妻两个从那么相爱到相恨相杀,到生离死别。

    如何才能把自己母亲的死当做是一场意外,父亲还是那个父亲,家还是那个家。

    她甚至都不敢回去那个家里,她甚至都不敢回头。

    这半生才好不容易活过。

    可以装作轻松的没关系啊,和好好了,但是心里,这一辈子也不可能真的做到和好。

    心里面有个伤疤,那么大那么深,天气不好的时候还会抽搐疼痛。

    晚上她抱着穆熠宸入睡,穆熠宸垂着眸闻着她的发香,感受着她身上的温度,然后将她抱的紧了又紧。

    “慕慕。”

    “嗯?”

    “把手伸到我怀里。”

    钦慕听话的把手放到他的胸膛,脸贴着手上,感觉自己好像整个的被他包围,渐渐地就入了睡。

    穆熠宸垂着眸看着她睡着后的样子,下意识的在她额上落上一个温热的吻。

    翌日。

    “今天的早饭是葱油饼跟笼包还有营养粥,我们欢欢喜欢吃什么呀?”

    “笼包!”

    欢欢跟着奶奶一起到餐厅,被奶奶抱到椅子上,然后看着那刚刚出笼的笼包差点流出口水来。

    穆子豪坐在大家长的位置,听自己孙女喜欢吃笼包笑着:我孙女跟我一个爱好。

    “切,随你行了吧?”

    冯芳华看他那骄傲的样子也不忍心打击他。

    穆子豪笑着道:来就是。

    “爸妈早安,欢欢早安!”

    钦慕跟穆熠宸一起走进来,笑着打招呼。

    “早,快坐下吃饭吧!”

    穆子豪。

    冯芳华没话,只是下意识的看向自己儿子,只是穆熠宸却并不给她眼神,叫她心里有点着急。

    钦海明到家里来的事情也不知道穆熠宸跟钦慕了没有,但是他们又不能直接问,想要跟钦慕直接了吧,又怕钦慕听了接受不了再一翻脸闹的一家人都不愉快。

    穆熠宸抬眼看到母亲的眼神后却只是又装作没看到,并不言语,冯芳华这才动了气,拿起筷子就冷冷的一声:吃饭!

    众人……

    只有穆熠宸跟他的宝贝女儿没事人一样快快乐乐的吃饭。

    老公跟儿媳妇都比较胆战心惊。

    不过后来还是吃的饱饱的,钦慕今天去上班的时候换了一身西装,里面套着白色的领结领式丝质衬衫,背着一个蓝色的包包,下楼后听着冯芳华对女儿要去买玩具她下意识的停下脚步:妈,以后还是要少给她买玩具,我上次去仓库拿东西没看到别的,就她的各种玩具呢。

    冯芳华来是弯着腰领着孙女打算走,听到这话下意识的抬眼去看她……

    等钦慕跟她们俩挨个打完招呼走掉之后冯芳华才站了起来,心里知道钦慕肯定是看到昨晚放在欢欢床上的玩具了,只是以为是她买的,不自觉的叹气。

    这样瞒着一件事让她心里特别不舒服,以前为了儿子也没少撒谎,但是那时候她儿子也不正眼瞧她,所以她心里不难受。

    可是现在,看着钦慕那傻愣的相信她一点都不怀疑的样子她还真有点难受了。

    外面的太阳有些大,哪怕到了秋天这时候除了风有点大,阳光还是那么毒辣,或者该是更毒辣了。

    钦慕开着车在去上班的路上,心里想着今天的工作,然后把车子开的快了些。

    还有人看不上她的车,可是等她到了工作室就立即被人接走了,同事开着她的车子去了服装厂那边,她们几位设计师在一起开了个会,然后就各自开始工作去了。

    美去给她送咖啡笑着问她:我们要不要给工作室打个广告,你给a的广告那么好,给我们自己做肯定也不错。

    “现在还不是时候,现在就算是有广告,可是我们接的过来吗?”

    到了办公室脱下西装外套,白色的丝质衬衣更显得她单薄的肩膀线条柔软,她端着咖啡杯靠在桌沿看着美那迫不及待的样子问了声。

    “不过我们已经有自己的服装厂了,早点投放广告不好吗?”

    “现在还不宜造势太大,等过段时间。”

    钦慕心里想着等温如暖赢得今年的影后桂冠,并且让大众都发现她的衣品改变,那时候他们的工作室自然会被人知道,就像是起先这些客户,不正是因为景晴那次穿了她设计的衣服去走红毯才有的吗?

    她想,以后温如暖会带给她们工作室的效益那更是无限多的,毕竟温如暖的外形给人以很温柔无害的感觉,那种有些邻家女孩的样貌跟气质,虽然算不上什么公主之类的,但是一旦火起来肯定是一发不可收拾。

    何况京尚有意要培养自己的人,景晴这样难以管理的女艺人迟早都要被压下去,至少几年内温如言肯定会一直是京商的台柱,只要三两年,她们工作室也可以在荣城真的占有一席之地。

    她要让工作室的根扎在这里,并且扎的结结实实。

    后来温如言发视频来问她穿什么衣服合适出门之后,钦慕就放下手头的工作看了眼视频里,然后帮她挑选了衣服。

    温如言穿上之后出来,不自觉的笑了一声:会不会太嫩?

    “你来不是也才二十四吗?”

    “虚岁二十五啦。”

    “这样穿刚刚合适,以后你橱子里太成熟的衣服就不要穿了。”

    “那我可就没别的什么可穿的了?”

    “再去买,我让美陪你去。”

    “这样啊,你没空吗?”

    “暂时没有,而且美在挑衣服这方面比我有想法,尤其是对你这种风格。”

    钦慕在某些方面还是对美很有信心的,并且以后忙起来,美作为她的助理也要帮她做很多事情。

    “那好,不过我重要场合的衣服,还是要有你亲自来设计,这是我的底线。”

    “k!”

    两个人愉快的聊完她又继续画图,其实她就是在帮温如暖设计礼服呢。

    她打算这阵子都让温如暖穿的嫩一点,这样在她穿上礼服的时候才会给人一更惊艳的感觉。

    毕竟长期穿一种衣服,会让人以为她的衣品不行,更会让人产生视觉疲劳。

    当明星真的很不容易,钦慕一边画图一边想,然后抬眼看向模特身上的那个半成品,不自觉的叹了一声。

    突然就想起穆熠宸那句话,他想让她穿上婚纱给他看。

    她也曾经答应帮他设计新郎穿的礼服,那么,什么时候着手呢?

    想着想着就有点远了,然后无奈的叹息摇头,怎么可能呢?

    她但愿他们一辈子都不要走进教堂,平平淡淡才是真。

    如果他们的感情能战胜时间,那么她也希望以后稳稳妥妥的走下去,如果不能……

    她又低头画图。

    上午穆熠宸在办公室开完会后其余人都离开,只有秦逸留下,他抬眼看着坐在对面的秦逸淡淡的问了一声:有事?

    “昨晚景晴在外面过夜。”

    “这种事也要跟我?”

    “她喝醉了,一直在找你。”

    穆熠宸没话,也不知道自己还能什么。

    她要买醉,她要发疯,那都是她的事情,他什么都不想干预。

    “熠宸,你真的不管她?从今往后她的任何事你都不管了,你过,即使不是那种关系也如兄妹那般,一定要让她那么痛苦?”

    秦逸问他。

    “你想表达什么?”

    穆熠宸心里没什么感觉,只是看秦逸那么苦恼才又问。

    “你至少可以劝劝她,让她别那么自暴自弃,这样下去我怕她会走向一条不归路,她来有大好的前程,你就不怕她这样被毁了。”

    “被别人毁是她没事,被自己毁,那更是她自己没用,我怕什么?她一不是我亲妹妹,二,我该的都了,她还是这么纠缠不清,你如果是我,难道要放弃自己的爱人,家人,然后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葬送掉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一切?”

    秦逸看着穆熠宸那么理智,那么冷漠的模样不自觉的心里倒吸一口凉气,他不是不知道穆熠宸对钦慕的重视程度,只是看着原好好地景晴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又真的不能当做自己看不见。

    “如果钦慕没回来,或许你跟景晴的一切都不会变,对吗?”

    “如果钦慕没回来,我现在人已经在巴黎。”

    棱角分明的轮廓写满了冷漠,漆黑的鹰眸里又写满了诚恳。

    秦逸就那么直直的望着对面的男人,突然觉得,自己还是不够了解他,不自觉的笑了一声,然后起身离去。

    穆熠宸依旧坐在沙发里,看着桌上放着的茶来打算再喝一口,结果端起来发现已经凉了便又放下。

    溪秘书进去帮他收拾桌子,听到他问了声:前几天让你找的老中医找到了吗?

    “哦,找到了,现在要吗?”

    “嗯!”

    相对于景晴的事情,他更关心他女人的身体状况,那女人总是手脚冰凉,叫他心疼的夜里辗转反则。

    既然身体不好就早点看看,还是不要拖的好。

    拿到地址后他就给钦慕打了电话:中午我去找你,一起去看中医。

    钦慕接他电话才好不容易抬了抬头,摸着自己的脖子用力捏了两把,听到要去看中医顿时皱起眉:可不可以改天?

    “不可以!”

    “可是我现在有点忙呢!”

    “中午吃饭时间,你忙什么?”

    “那……”

    “就这么定了,十二点我准时到你工作室楼下,挂了。”

    对于穆总这种独裁的解决方式,穆太太表示很心寒,又很快乐。

    其实她是怕喝中药,听很苦。

    她从就体寒,觉得这事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有他那个大暖炉在。

    中午他去接她的时候钦慕忍不住把手又伸进他的衣服里,丝毫不管他是否还整齐:是不是不想我把手伸到你身上才让我去看中医的啊?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11人足球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11人足球网: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