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吹灯2 鬼吹灯2 - 第一卷 黄皮子坟 第四十一章 炮神庙

作者/本物天下霸唱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huwkg.com.cn ,就这么定了!
    我心中一惊,想不到地仙封师古竟然如此亵渎神灵,连关帝庙都敢虚设,却不知是那路邪神的庙祠,与先前的庄严气象完不同,这一正一邪,相差悬殊,真是

    乌鸦与喜鹊同在,难定吉凶,恐怕不是善处.

    我心念一动,急忙拽住正在用力撬门的胖子:别碰大门,这里供着凶神恶煞,肯定不是伏魔真君,心门墙上有销器埋伏.

    随后众人站定了脚步,拿手电筒在殿内四处一照,发现不仅是神龛里的主像,就连侍立在武圣两侧的周苍关坪,也不知什么时候变做了阴曹中的鬼差,满身披挂红袍,头顶束着冲天辫,面目惶惶可畏.

    我们还道是看错了,再次揉了眼睛细看之时,原来先前的泥像身上都蒙着一层布帐漆壳,此时都被藏在神龛后的细索扯了上去,空落落悬在殿梁高处,迷才将庙中的邪神真身显露了出来.

    刚才我们的注意力都被棺材山里的异兆所吸引,竟是谁都没有留心庙堂中的动静.其实在进来之前,就已经查看过这幢建筑外围没有销器机括,却没料到关帝庙会是个陷阱,虽然事先提着十二万分的心,可遇到这完走出了常理之外的诡变庙堂,仍是不免着了道儿.

    殿堂中死寂一片.却暂时没再有什么机括作支,只是气氛显得十分不对.我发感觉不妙.必须尽快脱身,借着战术射灯光束环顾左右,见那口冷森森,沉甸甸的青龙偃月刀,此刻依旧加在云台之上,我不禁灵机一动,脑中冒出一个念头来.

    在中国旧社会,拜文武先圣之风自古流传,如果关帝庙规模比较大,就往往会有一座单独的刀殿设在边厢里,专供那口关公刀;规模的庙堂,或是由周仓扛刀,或是平摆在金云托架上.

    我见那柄关公刀沉重非凡,心想殿门里恐有机括相贯,破门出去虽然不费吹灰之力,却有可能会是自掘坟墓的举动,何不用这口几十斤沉的大力当做破墙锁,撞破墙壁出去?于是立刻招呼胖子上前抬刀.

    众人刚刚走近几步,却见那厉鬼般的恶神泥像身后有块木匾,黑底金字,书着”炮神庙”三个大字.幺妹儿似乎识得此物,连称糟糕.这殿中不仅门窗墙壁,就连铺着琉璃瓦的屋顶和梁柱也不能碰,里面肯定藏有落地开花炮,一旦触发了,整座庙宇就会玉石俱焚,人人都得被炸为齑粉.

    胖子原仗着一股冲劲,打算立刻潜入封家老宅里倒斗摸金,此时见出师不利,不禁抱怨倒霉,估计是出门前又忘记给祖师爷烧香了.

    我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不是咱们走背了儿,而是地主阶级实在太狡猾了,但我从没听赤字世上有什么炮神庙,难道灾座殿堂是个大火药桶?当真是进得来出不去的绝户倒打门?

    Shirle杨也问幺妹儿:”什么是炮神庙?又如何断定庙中藏有落地开花炮?”

    听幺妹儿一,我们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原来民间拜炮神的习俗,就是起源于巫山青溪.最初是因为凿伐巫盐矿脉时用到了土制炸药,因为条件极为原始简陋,时常发生炸死矿奴之事,于是老百姓就暗造炮神庙.为是专在矿山里供奉的神道,初时只和低矮的土地庙相似,平常将那些炸山爆破的硝石火药,都存放在这种庙里,其作用就和炸药仓库差不多.

    后来逐渐形成了风气,除了开矿之辈,连官兵军队里的火器营,包括后来从葡萄牙红毛国引进的红夷大炮,凡是涉及火药之处,都要拜炮神.明代火器开始发达,但观念还比较守旧迷信,军中使用的主要红夷火焰,皆会被冠以将军之职,比如”神武,神威,震威”将军等等.巨炮老化或损坏后也不可改铸分解,而是要造坟墓掩埋.这些都是由拜炮神的风俗延伸而来.

    后来又因清太祖努尔哈赤在宁远城外被火焰轰击所伤,最终不治身亡,所以清朝彻底禁绝炮神庙,所有的炮王坟,炮爷庙都被除数拆除损毁,中有在其发源地还有人秘密供奉炮神,庙址多建造在地下洞窟中,外地的人绝难知道这些事情.青溪地区的百姓以炮药开矿为生,对此是老幼皆知.由于是秘密供奉,所以青溪炮神庙在清代起就常伪装成其他庙宇,以药王庙或土地庙居多,却从未见有人敢拿关帝庙做幌子.

    另外在专造销器的蜂窝山里,因为常作一些火药器械,诸如神鸦飞火,火龙出水等物,所以也有许多拜炮神的传统.据传炮神之像,形态不一,但真必怀抱佛朗机,两侧侍立红袍火衣童子.

    佛朗机即为古时西洋火炮之代称,自葡萄牙火炮在明正德年间传入中国后,便有此名,始终都是炮神爷的法器.我和Shirle杨等人虽然不知炮神之事,却也识得此物,在北京潘家园见过许多旧兵器图谱,里面就有这种火器.

    摆在泥塑炮神像怀中的火器自然都是假的,可这里边有个讲究,民间拜的炮神所持佛朗机,皆为红色,有红衣红药之意;另有一种黑色的佛朗机,11人足球网:表示炮神庙里设置有杀人的火销之物,多是五雷开花炮,或为落地开花炮.

    因为此类炸药机关,在蜂窝山里称为火销,将炮神爷所持的佛朗机漆成黑色,正是蜂窝山匣子匠使用的一种暗号,此中的区别,出了铺设炮引销簧的工匠,外人从来不得而知.幺妹儿虽然学过这些勾当,却从没真正见识过,缺少必要的经验,直到看见黑色佛朗机,以及泥像后的古匾,这才猛然记起此事.

    这座炮神庙中,必是布高了无数火销炮药,万幸刚才没有莽撞破门拆墙,否则触动炮引,众人此刻都已被炸得粉身碎骨了.

    庙中的诡雷销器多半是藏在门墙梁柱之中,殿门窗阁都是能关不能开,四壁受力重了,就会引发炸药.虽然所埋皆是几百年前的土制炸药,但在棺材山这片藏风聚气之地,可能至今仍能爆炸,火销一旦炸将开来,就绝不是血肉之躯所能抵挡的.

    想那火药是古时四大发明之一,到了时代的时间,火药火器的应用,便已经趋于成熟完善,原始的土制炸药威力虽然不及现代,可杀伤力绝对不容视.落地开花炮类似于子母弹,顾名思义,炮药炸开之后,里面所藏的铁钉,铁片,会像天女散花般对周围进行覆盖杀伤,而五雷开花炮则会连续爆炸.众人听了此,都觉束手无策,这殿门一开整个庙堂恐怕就要炸上天了,但不想办法出去的话,纵然插翅也难逃了.念及周围都是炮销,更是使人心乱如麻,好似热地上的蛐蜓,一刻也立脚不定.

    我按捺不住焦躁的情绪,冷静下来一想,此次到青溪来寻地仙村古墓.几乎每一步都与预先所料相去甚远,这都得归功于孙教授始终不肯托出实情,以至于最后将众人拖入了绝境,但现在责怪任何人都已经于事无补,唯一有意义只有竭尽所能应付眼前的危机.

    我正要同Shirle杨商议冒险拆掉炮引是否可行,却听一旁的孙九爷忽道:”险些忘了,地仙村里是阴阳宅!”

    我们未解此意,奇道:”什么是阴阳宅?难道地仙村不是座古墓阴宅吗?”孙九爷道:”不是不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我心神大乱,忽略了此节.记得当年听我兄长过,地仙村里的所有房屋都是阴阳宅.”所谓阳宅是活人的居所,而阴宅则是埋葬死人的墓穴,地仙村封师古有搜集古墓珍宝的瘾头,而且更有一个怪癖,不仅是墓中陪葬的珍异明器,就连棺椁.古尸.墓砖.壁画等物,也要据为己有,视如身家性命一般

    他在棺材山里建造地仙村之时,曾把观山太保所盗古墓都按照原样造在地底,上为阳宅,下为阴宅,所有的房舍院落下层,都是真正的墓室.墓室的种类上至三代,下至元明,

    无所不包,那些墓室在底下也各有门户和墓道相通,便如阴阳宅街道一般不二,但谁也不知他为什么要如此作为.

    这座炮神庙地下,肯定也会有片地窖子般的墓室,从墓道里一样能通往封家老宅,就是不知地底下会不会也藏着落地开花炮.按理应该不会,因为地仙封师古绝不会轻易毁坏阴宅,但是据墓室里的机括暗器,悉数依照旧法设置,如果从墓道里走的话,就要想办法对付历代古墓里的种种机关.

    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在孙教授以自家一字列祖列宗在天之灵的名义发过毒誓后,加上前后诸事的印证,我此时已暂时打消了对他的怀疑,否则必然寸步难行,当即便赞同:”这倒是个办法,总强似困在这里苦熬.有道是,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摸金倒斗的手艺人,有什么墓室是不敢进的?”

    炮神庙中看似寂静,实则危机四伏,在进退无门的情况下,众人当即决定孤注一掷,准备从地下墓道中脱身,但孙教授家里一代代传下的秘闻,连他自己也不敢保证是真的,庙堂地下有没有古墓尚属难言.

    于是五个人一字排开,心翼翼地用工兵铲和精钢峨眉刺一块块撬开地砖,发现殿内临墙的地面都有炮销,一排排暗藏铺设,密集无间.那五雷开花炮并非地雷,没办法拆除引信,只能设法避过,整个庙堂中只有炮神爷泥像周围一圈,没有埋设火销暗器.

    众人唯恐触动火销,谁也不敢用力过度,缓缓挪开最上面的几块青砖,见砖下是层清泥夯土,工后铲长度过短,挖凿夯土使不上力,胡夯土中可能混合了糯米和童子尿,土质坚密细韧,我们用铲子挖了没几下,额头就已冒了汗.

    我只好和胖子去抬了关公刀过来,按搬山道人所留”切”字诀里的穴陵古方,先在地面上淋了些随身带的烧酒,将夯土浸得疏松了些,然后倒转了刀头,用那三棱铸铁的刀往地上猛戳.这关公刀就如同一根数十斤沉的铁锹,凿起坚硬的泥层来十分应手.

    把这一层夯土戳碎了挖开,果然是一层一尺多厚的膏泥,泥下又有一层枕木.挖到这里,已足能证明庙堂下确实存在墓室,所用的木料大概都是出自真正的古墓,方柱般的木材都已经半朽,晦气扑鼻,用关公刀戳得几下,排列齐整的朽木便从中下陷,露出黑漆漆一个地洞,里面往外嗖嗖地冒着阴风.

    胖子喜道:”看来民兵们已经把村里的地道连成一片了”他话音未落,就听炮神庙里的那尊泥像轰隆晃了一下.原来地底的枕木早在原址就已受地下水所浸,朽得不堪重负了,一处木桩塌陷,竟然带动得附近几根横木一并折断.断裂塌陷的几根枕木,刚好位于怀抱佛朗机的炮神泥像底部.神仙晃动,沉重的泥像一头撞栽向后墙,炮神爷的脑袋当场就被撞掉了,身首轰然砸落在地,只听后墙随即发出咔咔一声怪响。

    众人心中都是猛地一沉,知道这是落地开花炮的销簧发作了。我赶紧推了一把呆在原地的孙九爷:“走啊,还等什么?”

    此时庙中墙壁梁柱间都是炮簧作动之声,我招呼他的同时,也顾不上墓里是什么情形了,连推带拽就把孙教授推了下去,随后其余几人也紧跟着跳进墓室。胖子觉得关公刀沉重结实,用着挺顺手,虽然一个人肯定抡不起来,但劈个棺椁可正好用得上它,舍不得弃之不顾,匆忙中也不忘拖了这口大刀。

    这座由数百根枕木叠成的墓室空间十分狭窄,人在里面不能站直了,其中还摆有好大一具古老的木椁。我最后一个跳进来,正好落在木享盖子上,还没等落地的力量消失,就听头顶闷雷般轰鸣一声接着一声,泥土碎土不断落在身上。

    上面的炮神庙里,一枚枚落地开花炮在殿中不断爆炸,硝磺土悄横飞,墓室中的古旧朽木受到冲击,纷纷断裂开来,一时间砖木齐塌。我在一片浓重的烟尘中翻倒在地,感觉到墓室随时会完塌陷,哪还来得及起身,在混乱中翻滚着摸向墓门,撞到同伴也分辨不出是哪一个了,只能拼命把他推向外边。

    慌乱中不及细辨,只是见那木椁椁室之外,似乎是条遍布青砖的狭长墓道。我冲将出来,满头满面都是砖泥碎土,一看身边的人也都在,只有胖子脑袋上被一根木桩砸中,虽然戴着登山头盔,可还是把脸上划了条口子。他并不在科,彪呼呼地胡乱抹了一把,也分不清是泥污还是鲜血了。没等我再去检查其他人的情况。后方的椁室便已被断木泥土彻底掩埋了,慢上半步都得给活活闷死在里边。就在众人惊魂兀自未定之际,忽见漆黑的墓道远墙。亮起了一簇簇鬼火般的惨淡光芒,映得人脸色发绿。()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11人足球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
11选五 澳洲幸运10全天开奖嘛 云南11选五5开奖结果 梦幻麻将 通博彩票骗局
重庆快乐十分幸运农场 在线二八杠 北京赛车论坛 北京pk10软件华军 乐天堂娱乐网站
重庆时时彩缩水器黄金版 七星彩开奖 北京体彩十一选五开奖 湖南体彩赛直播网 平特肖最佳公式算法
香港六合彩官方 江苏福利彩票快3 天空彩票 上海快三20180403052 河南专技在线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