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大小美女花 正文 第一千九百六十五章 见死不救

作者/明日复明日 看小说文学作品上精彩东方文学 http://www.huwkg.com.cn ,就这么定了!
    “你有事啊?那我也走了。”乔禹彤对宋晓冬说道。

    “那好,晚上请你吃饭。”宋晓冬对乔禹彤说。

    “不要。”乔禹彤拒绝。

    “为什么啊?”宋晓冬问。

    “我不要一整天都和你在一起。”乔禹彤说道。

    “好好好。”

    “我送你回警局。”

    “嗯。”

    宋晓冬送乔禹彤回警局,然后直奔林苏儿医院。

    一楼大厅里到处都是水痘患者,空气中散发着腥臭的味道,让其他患者、工作人员都捂着鼻子绕路而行。

    宋晓冬看见大厅里到处都是人,一个转身就走向了后门,从后门上了楼,找到自己办公室。

    门口已经有一个工作人员在候着,看见宋晓冬赶忙迎上来,对宋晓冬说道:“宋先生,您终于回来了,一楼大厅都被水痘患者挤满了,都要求要挂你的门诊,您可回来了,快去看一看吧。”

    “嗯。”宋晓冬点点头进了自己办公室。

    “宋先生,我去找我们赵副院长。”

    赵副院长听说宋晓冬终于回来了,赶紧一溜小跑来到宋晓冬办公室。

    “宋先生,你快想想办法吧,一楼办事大厅都让水痘患者挤满了,影响我们开展工作啊!”赵副院长对宋晓冬说道。

    宋晓冬对赵副院长说道:“赵副院长,这样吧,你空出一件会议室来,让他们都在一起等着。”

    “好好好,我这就去办。”

    一楼大厅里,一个工作人员就对水痘患者们喊道:“水痘患者,来跟我走,上楼,二楼207室。”

    一群水痘患者没精打采,双手不停在身上挠搓,表情痛苦,一言不发,全身上下都是大水泡,跟着工作人员,仿佛一群僵尸,浑身散发着腐烂的味道,缓缓走上二楼。

    来了大概有120人,在二楼的会议室内坐好,议论纷纷。

    “宋先生,都安排好了。”赵副院长通知下去,安排好之后,对宋晓冬说道。

    “走。”宋晓冬招呼赵副院长一起去。

    “宋先生,我去,恐怕不妥。”赵副院长并没有动。

    宋晓冬轻轻一笑。

    这老狐狸,害怕宋晓冬搞的小动作牵连到自己,不想和宋晓冬一起去见那些患者。

    “好,赵副院长您忙。”

    宋晓冬就自己来到会议室。

    “就是他,就是这位大夫,我们四个吃了他给开的中药,现在已经不痒了!”昨天来看病,宋晓冬给开了药的四位患者说道。

    这些患者都是这四位患者带来的,这些人都住在稻花村,消息传的很快。

    宋晓冬给这四个患者治好,就是想让这些人都来这家医院。

    “大夫啊,你一定要救救我们啊!我们给您跪下了!”

    已经不堪水痘折磨的患者们纷纷离开了座位,要给宋晓冬跪下。

    宋晓冬神情凌厉,如同巡视的帝王一般,站在会议室的讲台上,像看一群蝼蚁一般的,看着台下这些人,对众人的跪拜不为所动。

    “大夫啊,我们实在是太痛苦了,我死的心都有了啊!”

    宋晓冬沉默了许久,终于冷冷地开口说道:“你们知道你们为什么生病么?”

    一群人听得不明所以,私下对视,然后开口说道:“不知道啊...”

    “既然不知道,你们就都回去吧,我不给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病的人治病。”宋晓冬转身就走。

    “哎?大夫,你这是什么话?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你怎么能够这样呢?”台下一个全身大泡的大妈喊道。

    “你们看没看过《倚天屠龙记》?”宋晓冬问大家。

    台下的人没有说话。

    “不知道那个号称见死不救的神医?”

    宋晓冬说完就走了出去。

    “哎!大夫!”

    宋晓冬就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一群患者自然不能善罢甘休,可是宋晓冬动作飞快,转眼就来到了三楼,进了自己办公室,还把门给锁上了。

    一群愤怒的患者从二楼浩浩荡荡的爬上三楼来,找到宋晓冬的办公室,“咣咣”凿门。

    “你出来!”

    “你当大夫的凭什么不给人治病?”

    “你怎么这么缺德呢?”

    “你不出来我砸门了啊?”

    “你出来!”

    “你凭什么不给我治病?”

    “你有本事治病,你有本事开门啊?”

    “开门开门开门啊!”

    “他二婶,要不这样,这大夫虽然不给咱们治,可是,昨天给我们看病的药方还是在的,不然咱们就按照这个药方抓药,回去自己吃?为什么非要求这个傻*大夫啊?”昨天宋晓冬给治病过的一个患者说道。

    “也行!”

    “那咱们就去抓药。”

    “哼,你们尽管去,管用算我输!”宋晓冬坐在自己的转椅上,端起保温杯来,喝了一口水,看着门外渐渐散去的患者们,嘴上说道。

    一群患者就又雄赳赳气昂昂的去中药房抓药。

    一连几位患者都抓那几味味道特别恶心的药,抓的中药房的大夫也非常疑惑,问患者们:“哪位大夫给你们这样开的药方啊?”

    “不是哪位大夫开的,是我们自己用药!”

    “你们可别乱买啊,吃坏了怎么办?”中药房的大夫好心地提醒道。

    “不用你管!昨天他们都吃了,不仅没有事,还把病治好了,你也给我开他们一样的药。”

    “那不行!没有医生处方,我不能给抓药。”中药房大夫说道。

    “凭什么?我吃死了也不用你管!”

    中药房大夫听完也是一声冷笑,要真死了人,他可是吃不了兜着走,所以也不松口:“我不能给开药,你们让一让,别耽误别人抓药。”

    “你给我开药!不开药我砸了这里!”

    “你砸,你随便砸!我看看!”中药房大夫更是暴脾气,一拍桌子就站起来,对大家喊道:“你砸,把中药全砸了,我更不给你开药了!”

    赵副院长知道情况之后又去找宋晓冬。

    “宋先生,这些患者全身痛痒难忍脾气暴躁,你开始想想办法吧,别再把我医院砸了,这么多人医院可拦不住啊,要是再闹出点事情来,到时候咱们俩都要倒霉!”赵副院长对宋晓冬说道。

    “你慌什么。”宋晓冬又喝了一口水,把保温杯放在桌子上,不慌不忙地说道。

    第一千九百六十六章妙啊

    “不是,我不是怕出事么,现在他们正在中药房闹呢,万一把我药房砸了怎么办?”赵副院长对宋晓冬说道。

    “他敢,你让他用力气试试!痒死他!把皮剥下来都不解痒!”宋晓冬眉毛一立说道。

    赵副院长听完,头皮也是一阵发麻。

    “你就跟他们说,这个宋医生,不是你们医院的,是外聘医生,不属于医院编制,你们医院没有办法就行了。”宋晓冬眼睛一闭,表示送客。

    赵副院长没有办法,走出来,悄悄来到中药房外面看情况。

    “你以为我们不敢?你知道我们是谁么?我们是专业医闹,你们医院不敢惹我们的,赶紧给我们开药,不然我真的砸了这里!”

    “你砸,你都砸了,药也不会给你开,你们这种人,天天到处讹人,生了恶病就是遭了报应,活该你们!”

    “你说什么?”

    “我说你们活该,报应!”

    “我砸了你这窗口!”一个暴脾气的大妈伸手就要砸中药房窗口的玻璃,结果手刚抬起来,突然全身仿佛触电一般,一阵奇痒袭来,大妈也不管自己胳膊上的一片片水泡,用指甲在胳膊上挠出一条条深深的血道,被挠破的水痘流出黄色的脓水,流到血印中,刺激的疼痛难忍,大妈就伸手去捂住,胳膊一碰手,又是一阵痒,大妈全身无力额头冒汗,,倒了下去,在全身上下挠痒。

    “哎?”

    “他二娘,你这是犯病了?”

    刺痒会传染,一瞬间,中药房外的走廊里,有几十个人都上下其手,在自己身体上不断搔抓,看的赵副院长也忍不住挠了挠头发,叮嘱人盯着,自己赶紧溜走。

    过了好一会,刺痒终于过去了,一群人全身上下都血粼粼,没精打采的或坐或站,有几个实在是不堪忍受的小年轻来到窗口前对中药房的大夫求情:“大夫,你看看我们这样,你就可怜可怜我们吧,给我们开药吧,我们现在简直是生不如死啊,你不给我们开药,我就一头撞死在这里!”

    中药房大夫没有办法,就给赵副院长打电话:“赵副院长,他们一定要开昨天宋先生开的那服药。”

    “那副药根本就不管用,管用的是宋先生自己制作的,掺在那副药里的中药丸。”赵副院长回答。

    “那怎么办啊?患者说了,再不给开药,就要一头撞死在这里。”

    “你先让他们等一会,我去找宋先生再商量商量。”

    赵副院长就来找宋先生:“宋先生,你就给他们治病吧,不然患者就说要撞死在这。”

    “我不给治,患者要撞死是你的事情。”

    “为什么不给治疗啊,宋先生,你看看这些患者多可怜啊。让他们吃个教训就完了呗。”赵副院长对宋晓冬说道。

    “你看他们像是吃了教训了么,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得病,还要砸中药房,这样的患者,我不治。”宋晓冬说道。

    “哎...”赵副院长叹了一口气,走出门去给市卫生局吴局长打电话。

    “喂?吴局长啊?”

    “嗯,赵副院长,是我。”

    “吴局长,是这样的,我问了宋晓冬,他说这水痘确实不会传染。”赵副院长说道。

    “嗯,现在已经基本可以确定了,其他医院也没有新增病例,患者总数大概在二百人左右。”吴局长说道。

    “那实在是太好了,不过,我这里还是有一些麻烦。”赵副院长说道。

    “怎么了?”吴局长问。

    “宋晓冬宋先生不是在我这里做客座医生么,昨天宋先生接诊了四位患者,患者今天症状好了很多,带了足够一百多名患者都要来找宋先生来看病。”赵副院长对吴局长说道。

    “嗯,我猜猜,宋晓冬不给人看病?”吴局长问。

    “是啊,那些患者说了,不给治,就要砸我的中药房,还要一头撞死在墙上。”赵副院长说道。

    “求人看病还这么嚣张?”

    “是啊...”

    “嗯...”

    “你这样,你就说医院这些中药储备不足,让他们自己去找中医药房买去,吃坏了和医院没有关系。”

    赵副院长一听,心里感叹:“妙啊...”

    赵副院长赶紧给中药房打电话:“告诉他们,医院没有这些药,没有这多人的量,让他们自己去想办法。”

    中药房的大夫们就对窗口外的患者说道:“你们这么多患者都要这些药,我们医院药房没有这么多,你们不要赖在医院了,自己出去找中药房买!”

    赵副院长打完电话又回来问宋晓冬:“宋先生,这药方不会吃死人吧?”

    “吃不死人,恶不恶心的死人我就不知道了。”

    “那就好那就好。”

    一群患者终于自行散去。

    宋晓冬就准备回家,路上,张东方给宋晓冬打电话。

    “干什么?”宋晓冬没好气地对张东方说。

    “宋先生,是这样,我老丈人在我这一次来之前,找到了我,让我把一些东西亲自交到宋先生手上,所以想问宋先生晚上有没有时间啊,想请宋先生吃一顿饭啊。”张东方恭恭敬敬地请宋晓冬。

    “有什么东西要送我啊?”宋晓冬不以为然。

    “这个我不知道,我老丈人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亲自交到宋先生手里。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应该也是非常贵重的东西,希望宋先生一定赏光啊,我还邀请了咱们韩副市长,那天晚上的王鸿飞,也想当面给宋先生道歉啊。”

    “既然这样,那好吧。”宋晓冬一听韩副市长也在,只得点了点头。

    宋晓冬眼珠转了转,拿起电话给乔禹彤打电话:“乔局?”

    “干什么?一天天总缠着我?”乔禹彤在电话那头语气很不耐烦。

    “请你吃饭啊。”宋晓冬回答。

    “哼,无事献殷勤,好端端地,为什么要请我吃饭啊?”乔禹彤问宋晓冬。

    “不是我邀请,是张东方要请。”

    “谁?”

    “之前让我给赶走的那个华侨。”

    “哦我知道他,他请你吃饭,你叫我去干什么呀?”乔禹彤问宋晓冬。

    第一千九百六十七章哪个王老板啊?

    “王老板也在啊。”宋晓冬回答。

    “哪个王老板啊?”

    “就那天和你言谈甚欢的那个王老板啊!”

    “哦...你又打什么鬼主意?”乔禹彤问。

    “他们要给我道歉,所以请了我,还请了韩副市长。”宋晓冬回答。

    “韩副市长也在啊...我不想去...”乔禹彤不情愿地说道。

    “怎么,你害怕韩副市长啊?”

    “嗯...”

    “怕什么,有我呢。”

    “哦,那你接我。”乔禹彤回答。

    “好嘞!”

    乔禹彤穿一身警服等在警局门口。

    “怎么还一身警服,让我们多有压力啊。”宋晓冬打开车门,笑着对乔禹彤说。

    “你还说呢,带我玩什么水啊,衣服都湿了,我才换的警服。”

    “哦...可是,是你说要去游泳的啊。”

    “我问你,投资商请你吃饭,你叫我干什么呀?你怎么不带你老婆们啊?”乔禹彤问宋晓冬。

    “韩副市长也在,带着你,我比较有底气。”宋晓冬看着钻进副驾驶的乔禹彤说道。

    “真有意思,你想让我当你靠山啊?我这副局长的位置不还是你从韩副市长手里夺回来的么,不然,我岂不是要为韩副市长做牛做马了。”乔禹彤对宋晓冬说道。

    “人家副市长不屑于搞这些抓着别人小尾巴的事情,只是想吓唬吓唬你。”宋晓冬回答。

    “那不也是你去了才知道的么,应该是有你在,我比较有底气。”乔禹彤说道。

    “嗯,有道理,所以你应该请我吃饭。”宋晓冬点点头说道。

    “哪有要女生请男生吃饭的?我赏你个面子来凑的人头就已经不错了。”乔禹彤对宋晓冬翻白眼。

    “是是是。”

    宋晓冬和乔禹彤到的时候,张东方和王鸿飞已经在席上候着了。

    “哎呦,宋先生,乔局,快请坐请坐。”张东方和王鸿飞看见宋晓冬和乔禹彤,赶紧离开了座位走上前来迎接。

    “嗯。”乔禹彤礼貌地对张东方和王鸿飞点头示意,嘴上说到:“哎呦,王老板,又见面了啊!”

    “是,是,是!”王鸿飞连连点头,唯唯诺诺,没有了那天晚上的气势。

    宋晓冬则趾高气昂,没有搭理两个人,直接在桌子旁坐下。

    “宋先生稍等,韩副市长马上就到。”

    正说着,韩副市长就来了。

    “韩副市长来了!”宋晓冬乔禹彤张东方王鸿飞都离席来迎接韩副市长。

    韩副市长满脸笑容,对宋晓冬和乔禹彤说道:“宋先生来了,乔局也来了,真是太好了,久等了吧?”

    “不不,韩副市长,我们也是刚坐下。”乔禹彤回答。

    “那就好,快快快,坐下说话,坐下说话。”韩副市长也不客气,让几位都坐下来。

    “我今天就不喝酒了,前几天去体检,胆固醇有点高啊。”韩副市长对几位说道。

    “你喝吧,我开车,我就不喝了。”乔禹彤看着宋晓冬说道。

    “好好好,两位领导日理万机,还是要注意身体,像我们这些土老板,一天到晚应酬,到处跑,还是要喝一点,不然办不成事啊!”张东方笑着示意王鸿飞倒酒。

    王鸿飞给宋晓冬倒上,战战兢兢地送到宋晓冬跟前。

    宋晓冬低着头看了一眼,没有什么表情。

    “乔局,就算不喝酒,也是要喝一点什么的啊。”张东方笑着问乔局。

    “嗯,那就要一点果汁吧。”

    “好嘞,韩副市长呢?”

    “我和乔局一样就行了。”

    “好嘞。”

    酒菜上全,酒杯倒满,张东方开口说话:“韩副市长,说点什么?”

    韩副市长开口道:“你请来的客人,当然要你说。”

    “好!我说!”

    “邀请两位领导和宋先生来,确实是有事,主要有两件事情。”

    “哪两件事情啊?”韩副市长问张东方。

    “第一件事情当然是咱们明河北山区开发区的投资建设了,我是得到了老丈人的命令来明河投资的,结果得罪了宋先生,让宋先生把我给赶走了,我老丈人大怒,把我臭骂了一顿,让我回来继续找韩副市长商议投资的问题。”张东方说到。

    “这件事情你已经和我说过了啊。”韩阳问张东方。

    “是的,韩副市长,今天宋先生在,我要当着宋先生再说一次。”张东方看了一眼宋晓冬。

    韩阳也意味深长地看了宋晓冬一眼。

    宋晓冬脸色平静,老实卖呆。

    “嗯,你是华侨,我们招待不周,惹你生气,也是我这做副市长的做的不够周全,既然张先生又来了,我一定会给张先生提供一个最宽松的投资环境,到时候,你可一定要干出一番成绩来啊。”韩副市长对张东方说道。

    “一定一定!”张东方连连点头。

    “另外一件事情呢?”韩副市长问张东方。

    “另外一件事情,是我老丈人拜托我的。”张东方看了一眼韩副市长说道。

    “哦?”韩副市长不知道是什么事情,问道。

    张东方就对外面的随从一挥手,从外面进来了一个女助理,手里拿着一个礼盒。

    “这是我老丈人要我送给宋先生的礼物,老丈人说他年老体弱,不便行走,就不亲自来看望宋先生了,所以让我把这件礼物亲自送给宋先生。”张东方接过礼盒,对宋晓冬说道。

    韩副市长在一旁听了也是大吃一斤,他知道张东方的老丈人是瑞土联合银行的行长啊,11人足球网:所以才拼命巴结,想着这行走的ATM提款机能撒一点钱在明河,好建设一下北山区的棚户区。

    现在看来,完全不需要啊,巴结宋晓冬就行了啊,不知道宋晓冬和张东方的老丈人是什么关系,居然还送给宋先生礼物,而且还对不能亲自来表示遗憾。

    韩副市长看着宋晓冬,仿佛看着钱一样。

    “难得他老爷子还记得我。”宋晓冬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表情。

    “老爷子现在已经不管事了,整天在家研究中国的古书,什么《道德经》,《周易》,一开始还是看翻译的版本,现在已经开始看文言文版本的了,因为宋先生,我老丈人现在对中国产生了无穷的兴趣,天天想着要来中国,可惜实在是路途遥远。”张东方回答。

    第一千九百六十八章别随便给别人当大哥

    宋晓冬一想,八成张东方这女婿,可能也和老爷子对中国人的好感有关系。

    换句话说,张东方是靠宋晓冬才当上了的上门女婿。

    “这送的什么啊?”宋晓冬接过盒子,看起来很大,可是没有什么重量。

    “我不知道,老丈人不让我打开。”张东方老老实实回答。

    “不过,他说,宋先生一定会感兴趣的。”张东方又补充一句。

    宋晓冬一听,更好奇了,当着大家的面打开。

    盒子里面有一个绸缎做的袋子,好像过去老人家的装烟丝的袋子。

    宋晓冬闻到盒子里传来一阵淡淡的香气,脸色突然凝重起来。

    韩副市长、乔局、张东方、王鸿飞看见宋晓冬这幅表情,也好奇起来。

    “什么呀这是?”韩副市长问。

    宋晓冬没有回答,拿起这个绸缎袋子来,非常重,底部有一个钢珠一般大小和重量的东西。

    宋晓冬把袋子反过来,倒出来一颗灰扑扑的丹药来。

    像极了小时候吃过的麦丽素。

    “这什么呀?巧克力豆啊?”乔禹彤问宋晓冬。

    “这是丹药。”宋晓冬看了一眼韩阳,回答道。

    “丹药?”韩阳有些不相信。

    “嗯。”宋晓冬点点头。

    “宋先生对道家炼丹术也懂一些?”韩阳问。

    “我不懂,我祖上有人懂。”宋晓冬回答。

    “看来,张先生的岳父大人,送的这礼物,确实合宋先生心意啊!”韩阳说道。

    宋晓冬不敢用手碰,小心翼翼地把丹药重新装回绸缎袋子,对张东方说道:“你回去和老人家带个话,就说东西我收到了,很珍贵,对我很有帮助。”

    “那可实在是太好了,我回去就联系。”

    “宋先生,这丹药有什么稀奇的,难道真的能长生不老啊?”韩阳问宋晓冬。

    “是这样的韩副市长,我懂医术,这丹药虽然不能让人产生不老,可是很多炼丹用的药材都有保健功效,有很大的研究价值,尤其是这种一看就已经好几百年的丹药。”宋晓冬说道。

    “好几百年?”乔禹彤有些惊讶地说道。

    “嗯,这颗丹药少说也有三百年了。”

    “哇,早就过药品有效期了。”乔禹彤吐槽道。

    “对了,既然宋先生懂医术,懂炼丹,我倒想向宋先生请教一下,像我这样,每天接触投资商,喝酒太多的人,怎么预防酒精肝啊?我也听说过宋先生医术高明,不知道能不能也给我看看啊?”韩副市长问宋晓冬。

    “韩副市长,您满面红光印堂发亮,说话中气十足,走路虎虎生风,正值壮年身体倍棒,有什么好担心的啊,要预防酒精肝,方法也很简单。”宋晓冬回答。

    “什么方法啊?”韩副市长问。

    “少喝酒啊。”宋晓冬回答。

    “嗨!这我当然知道了,可是你说,我这一天不知道有多少个饭局等着,四处打点上下求索,不喝酒也不行啊。”韩副市长叹了一口气。

    “韩副市长,您可是领导啊,哪有您不得不喝的酒啊,倒是我们这些投资商,得四处求人,不喝酒才不行呢!”王鸿飞说道。

    “有的时候我就说我不喝,意思意思,可是这一天,光意思意思的量,就已经很多了。”

    “你让许秘书替你喝就完了呗!很多领导的秘书啊,司机啊,都特别能喝的。”宋晓冬笑着对韩副市长说。

    “是么?好主意...”韩副市长笑着点点头。

    “如果韩副市长还是不放心,我回头也可以送您一点保健品。”宋晓冬对韩副市长说道。

    “是么?真的么?我可听说过,宋先生给很多老干部治病,要是能吃上宋先生的保健品,那可实在是太好了。”韩副市长说道。

    “好,等有时间,我再专程给您看看。”宋晓冬说道。

    “那就这么说定了!”

    “好!”

    “对喽,我最近也不舒服,你能不能也给我看一看。”乔禹彤对宋晓冬说道。

    “你怎么了?”宋晓冬上下打量了一下,问道。

    “算了,不说了。”乔禹彤又突然不说了。

    “宋先生,实不相瞒,我还有一件事。”张东方说道。

    “嗯?”宋晓冬斜着眼睛,知道张东方要说什么。

    张东方站了起来,端起一杯酒来,对宋晓冬说道:“宋先生,回到瑞土之后,我老丈人狠狠地骂了我一顿,要我给宋先生道歉。我现在就给宋先生道歉,宋先生,我为我之前的所作所为,对宋先生说一声对不起,我自罚三杯。”

    张东方说完一饮而尽,然后要倒第二杯。

    “行了行了。”宋晓冬不耐烦地摆摆手。

    “少喝一点吧。”

    张东方就停下了倒酒的手。

    “你坐下说话。”宋晓冬示意张东方坐下。

    张东方就坐下。

    “你好好和韩副市长谈合作,把开发区建设的像模像样,就算为我道歉了。”宋晓冬看了看韩副市长。

    “一定,一定!”

    在一旁默默看着的王鸿飞看见这架势,也倒了一杯酒,站起来对宋晓冬说道:“宋先生,我也想向宋先生道个歉。”

    韩副市长在一旁斜着眼睛看了一眼王鸿飞,问:“你给道什么歉啊?你也惹了宋先生了?”

    王鸿飞听见韩副市长说的话,头都向下一缩,嘴上说道:“是这样的韩副市长,我之前...和宋先生闹了一点矛盾。”

    韩副市长似笑非笑地看了一眼王鸿飞,又看了一眼宋晓冬,宋晓冬表情平淡。

    韩副市长就说道:“宋先生,这王先生也要向你道歉,你给个态度啊。”

    宋晓冬抬头看了一眼韩副市长,转过头来也不看王鸿飞,而是对张东方说道:“王老板说你是他大哥啊?”

    “不不不,我和王鸿飞也是开发区投资交流会上第一次见。”张东方矢口否认。

    “嗯。”

    宋晓冬点点头,又对张东方说道:“以后别随便当别人大哥。”

    “是是是,一定一定。”张东方的点点头,擦了擦鼻尖上的汗。

    宋晓冬这才转过头来,对王鸿飞说道:“好你继续说吧。”

    王鸿飞就继续说:“好,我继续说...”

    第一千九百六十九章自罚三杯

    王鸿飞紧张的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会重复宋晓冬说的话。

    “宋先生,你就放过我吧,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王鸿飞吓的有些神志不清,开始说胡话,仿佛宋晓冬会杀了他一般。

    “说什么呢?宋先生还能把你怎么样啊?”韩副市长也看不下去了,对王鸿飞说道。

    “是是,我给宋先生道歉,是我有眼无珠,是我不识泰山,是我不自量力,我自罚三倍!”王鸿飞也要罚酒。

    这一次宋晓冬没有叫停,王鸿飞就真的自罚了三杯。

    “宋先生,王老板不知道和宋先生有什么矛盾啊?你看王老板都已经罚酒,宋先生不如就这样算了?”韩副市长来打圆场。

    都是投资商,少得罪一个是一个。

    “嗯,韩副市长,是这样,我和王老板,因为乔局闹了一些矛盾,既然韩副市长发话,我要是不表态,就显得我太消气了,那这件事情就这样吧。”

    韩副市长脑子转的飞快,乔局和王老板是在上一次的饭局上第一次见面,自己那一次先走了,可能是之后宋晓冬和王鸿飞闹了矛盾。

    忘了叫许秘书在那里盯着了。

    乔副局长在一旁非常尴尬,解释也不是,不解释也不是,索性什么都不说。

    王鸿飞又倒了一杯酒,站起来要敬乔局。

    “乔局,我也敬您一杯。”

    乔局端起自己黄色的果汁来和王鸿飞干杯。

    “我也向乔局说一声对不起,我不知道您和宋先生是...”

    “我和宋先生只是好朋友。”乔禹彤连忙打断王鸿飞的话。

    “是是,我知道我知道,那也向乔局说一声对不起。”

    两个人就干杯。

    韩副市长斜着眼睛看了看王鸿飞,心里道“真是不开眼,你惹乔禹彤干什么呀。”

    “好,既然大家事情都已经谈完,道歉的话也说了,那我就先走了,几位慢慢聊,好好聊。”韩副市长起身就要走。

    “韩副市长再喝一杯,吃一口菜啊。”张东方挽留韩副市长。

    “不了,回家晚了,家里首长不开心啊!”

    “是是!”

    “那我们也走吧。”宋晓冬给乔禹彤一个眼神。

    “宋先生也走啊?”

    “嗯,乔局家远,还是早点回去。”

    “好,好!”

    就各回各家。

    乔禹彤给宋晓冬开车。

    “下次你请我吃饭我不来了。”乔禹彤撅起嘴来。

    “为什么呀?”宋晓冬问。

    “来吃饭,吃完我还要送你回家。”乔禹彤回答。

    “嘿嘿嘿...”

    “你笑什么?”乔禹彤歪过头来问宋晓冬。

    “我本来打算让龙六开车的,后来一想,有乔局呢,所以就让龙六回家了。”宋晓冬回答。

    “你真是!”乔禹彤埋怨了一句,没有说话。

    “哎我问你,上一次你来我家,怎么突然跑了啊?”宋晓冬问。

    “我...怯场了行不?你家那么多老婆,瞪着十来双眼睛打量我,你说我能不跑么?”乔禹彤说道。

    “也是啊...你走之后,她们都检讨了。”宋晓冬点点头说道。

    “你说你家里那么多老婆,多吵啊,晚上怎么睡觉啊?”乔禹彤问宋晓冬。

    “吵倒是没有多吵,但是大家睡的确实都比较晚。”宋晓冬回答。

    “为什么啊?”

    “因为晚上侍寝需要的时间比较长。”宋晓冬回答。

    “咦!——当心我把你这个地方当成卖淫窝点给查封喽!”乔禹彤吓唬宋晓冬。

    “哇,警官,我们是爱情啊,是纯洁的爱情啊,没有金钱交易啊!”宋晓冬控诉乔局。

    “哼,抓扫黄,各个都这么说。”乔禹彤冷笑着对宋晓冬说。

    “乔局,扫黄你也抓啊?业务也太全面了。”宋晓冬挖苦乔禹彤。

    “嗯!”

    乔禹彤脖子一拧,对宋晓冬说道:“当然了,我是我们警局的十项全能标兵,人称乔青天,让不法分子望风而逃!”

    “真是大言不惭,还青天,今天下午还瞪着眼睛说瞎话,那位李先生的两颗大门牙是不小心跌了一跤摔掉的么?我可不信。”宋晓冬笑着挤兑乔禹彤。

    “我帮你,你还说我!哼,好心没好报,早知道,就让你和龙六去拘留所住一宿。”乔禹彤说道。

    “你好意思吗乔局,你都让我住过一回拘留所了,你还要抓我,哎,你的心是铁石做的么?”宋晓冬叹了一口气说道。

    “你说说,我屡次三番救你于危难之中,你的心,就是一颗石头,也该捂热了啊!”宋晓冬入了戏,一声幽怨的叹息,摇了摇头,擦了擦根本就没有的眼泪。

    “哼,你说说,我屡次要挽留你过夜,你都不肯,就是一块榆木疙瘩,也该知道我的心意了啊!”乔禹彤也学宋晓冬,阴阳怪气的用戏剧的唱腔对宋晓冬说道。

    转眼车就开进了苏家大院。

    “乔局,别紧张,头一次登门,都会紧张。”宋晓冬笑着对乔禹彤说道。

    “什么头一回登门?你瞎说什么呢?”乔禹彤瞪了宋晓冬一眼。

    宋晓冬的女人们正在阳台上望眼欲穿。

    “哎哎哎,回来了回来了!”

    “车里怎么两个人?”

    “开车的是乔局么?”

    “警报警报!乔局来了!”肖盈盈站在阳台上,对屋子里面喊。

    “啊?乔局来了啊?”楚仙灵在沙发上躺成一个大字,听见乔局来了,一个轱辘就起身。

    “依依你把你阳台上的内衣都收起来!”林苏儿对孙依依房间喊。

    “依依洗澡呢!”

    “哎呀洗什么澡啊,一天洗三次,当暖壶塞呢啊?”林苏儿抱怨了一声,去阳台收衣服。

    “你们快把客厅收拾一下!”宋晓茹指挥到。

    “快快快!”

    “你们都回房间里,别出声。”宋晓茹又指挥到。

    “哎呀,怎么和抓嫖似的呢!”

    “走啊!”宋晓冬和乔禹彤下车,乔禹彤看着二楼阳台上虚掩着的窗帘,不肯迈步。

    乔禹彤拍了拍胸口,大口呼吸了几口,才对宋晓冬说道:“走。”

    乔禹彤以为打开门,会有一群人围在周围,但是只有宋晓茹自己坐在沙发上,但是茶几上已经摆好了果盘。

    “哎呦,是乔副局长啊!”宋晓茹还假装成一副惊讶的样子。

【精彩东方文学 www.JcDf99.com】 提供武动乾坤等作品手打文字版最新章节首发,txt电子书格式免费下载欢迎注册收藏
百度风云榜小说:剑来 乡村艳妇 一念永恒 圣墟 好色小姨 永夜君王 龙王传说 太古神王 诱惑人的好嫂子 我真是大明星 校花的贴身高手 真武世界 剑王朝
Copyright © 2002-2018 WWW.JCDF99.COM 11人足球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小说手打文字版来自网络收集,喜欢本书请加入书架,方便阅读。